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车库 http://www.parkinglot.cc/
【盗墓】中秋黑暗中,他独自侧躺在床上,闭着眼。窗帘的布料很薄,却没有一丝光线透进来——月亮已经沉下去了,星光也逐渐黯淡,太阳还未升起,万物皆静谧。 这些年他的睡眠很浅,这是风餐露宿的时候养成的习惯:只是靠着一块石头坐下来就能打瞌睡,却只有些微动静就能清醒地睁开眼睛。他翻了个身,把盖在肚子上的毯子稍微拉上来一些,搭住胸口。南部虽然炎热,但此处位于山谷,上半夜,热气随着谷风全散开了,下半夜免不了有些凉。 他躺了一会儿,把眼闭上,又睁开。树林里隐隐约约传来了鸟鸣,他掀开毯子,翻身坐起来,在床边弓着身子坐了一会儿,两脚够到拖鞋,站起来舒展筋骨。虽然东方已经泛白,但屋内的光线依旧很暗,几乎看不出家具的轮廓。... 5 58
【瓶邪】归乡人(9)8 九 后来我再回想这次的事情,发现自己做出去找汪茂典的这个决定可以说是相当明智的。这可以归功于我这么多年的经验和磨练,也说明我与闷油瓶之间多少还是有些默契。不过当时我并没有沾沾自喜的功夫,在心情非常焦灼的情况下,我在当天晚上九点钟抵达了汪茂典所在的村庄。 这是一个典型的黄土高原偏远山村,人口很少,农户之间隔着十来分钟的脚程。汪茂典的住所在半山腰的一个窑洞里,我抵达的时候,他正把院子里晒的玉米搬进室内。他对于我的出现并不惊讶,甚至没有多看我一眼,也没有问我任何话。而是说了一句不相关的:“夜里要落雨了。” 我走得很急,路上几乎没有吃东西,此时看到那些毫无水分的玉米棒子... 1 23
【瓶邪】归乡人(8)7 八 我最近日子过得挺滋润,一来我本来就衣食无忧,二来也不用再上刀山下火海,三来享受着与张起灵同志和谐的同居生活。各方面都滋润了,自然体型也就脱离掌控了。我洗完澡对着镜子拍了拍自己略为凸出的小腹,打算明天去办张健身卡。 说到健身卡,闷油瓶倒是有一张。只在阳台上做几个引体向上似乎已经满足不了他,他找了家社区附近的健身房,隔三差五在下班后去锻炼两个小时,七点钟回家吃饭。因此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我在做饭,他回来吃个现成就好。我倒是不在意,他也没多说什么,回家安静吃饭,吃完了自觉洗碗。 趁他洗碗的时间我看了眼他进门时丢在鞋柜上的东西,心里暗骂了一声——我就知道是套子。最近他往家里带的不是套子... 22
【瓶邪】归乡人(6-1/2&7)6 没错……这个章数…………………………让人头疼………… 上接第六章下半部分。 下次更新就首发并友了,嘻嘻! 顺便说一句,杭州下城区建国北路156号的乔胖子卤味砂锅粥,一生推。 —————————————————— 六1/2 可我总不能让他睡书房,于是我站在客厅中间,抢在他大义凛然地走进书房准备躺下不起来之前开口:“算了,我俩一块儿睡卧室。” 他毫不犹豫,迅速把他的床上用品又搬了回去。我看他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在这儿故意讹我。 我俩这么瞎折腾一通,洗了碗又在沙发上看了会儿电视。差不多该睡觉的时候我们一前一后冲了澡,他先洗,我后洗。洗澡的时候我想了想,就我这腰... 7 24
【瓶邪】吴邪的话今天刚好复习到这里,小小地衍生一下。 —————————— “第二天,我们带着行李再次出发,继续往山中走。 一路上,只有我在不停地说话,说这个世界的美好,说还有什么地方是他没有去过的,什么地方有着无比诱人的美食。他始终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 其实我并不知道他对什么东西有兴趣,我搜刮我和他在一起的所有经过,寻找一些他似乎有兴趣的东西。比如说,他总是看着窗外,我觉得他对旅行可能有一种特别的喜好。” ——《盗墓笔记•八•下册》第二十七章:圣雪山 那还没到长白山最冷的时候。 那也不是长白山最冷的一年。 但越靠近雪线,积雪就越厚、风就越大,只让人觉... 12 38
【瓶邪】归乡人(5-2/1&6)(有修改)括号里什么鬼。。 发现我第五章后半部分还有一截没发。。。。只能在括号里这么写了! 蟹蟹催更的朋友!蟹蟹蹲坑的朋友!!我更了!!我填了!!! 以及从下下次更新开始,更新的章节会首发在并友联盟,链接点我 这边也会更新,不过会比并友晚一些。大家酌情支持并友联盟hhhh。 ———————————— 5 五2/1. 我躺在书房的铁架子床上,胳膊枕在脑后。我卧室朝巷子里,安静;书房却朝巷口,晚上虽说不吵,但巷口经过的车辆灯光总是会透过窗帘打在天花板上,在房间里刷地转一圈。 我听着挂钟的滴答声,心渐渐静下来。我觉得自己大概是一下子放松了,一直紧绷的思维突然松懈下来,导致了我思考能力的退... 4 20
【瓶邪】归乡人(5)4 五 晚上我在厨房里做饭,闷油瓶在阳台上锻炼。我开始杀鱼的时候他练完了,进来洗了把脸,自然而然地捡起大葱开始剥起来。我余光看了一眼,好家伙动作还挺娴熟。 我手起刀落,砍了鱼头,状似随意地问他:“跟我住一块儿还习惯吧?” 他“嗯”了一声。 “我想了想,咱们都是大男人,虽然都是单身汉,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方便。你近期规划是什么?想买房子不?” 他愣了一下,目光从大葱移到我脸上,回答:“没想过。” 我换了把顺手的小刀,对着草鱼开膛破肚,掏心挖肺,不对,掏心挖鳃。沉默了一会儿,我又换了个话题:“你谈过恋爱吗?” 他说:“不记得了。” “你今后到底什么打算啊?” 他不说话。我看... 9 51
【瓶邪】归乡人(4)3 四 王盟手里拿着抹布,心不在焉地擦着架子,时不时偷偷瞟上我一眼。我知道这小子心里在想什么,我这几年只要坐着不动,就是在殚心竭虑算计别人,表情总是冷酷阴沉的。他很多年没看到我跟傻逼一样单纯地发着呆了。 我在电脑后坐着,目光呆滞地盯着屏幕,才反应过来我刚才正搜索:属猴配属蛇的吗? 一个做得红彤彤金灿灿的迷信网站上赫然写着:可建立起美满的家庭,当然也有天公作美尚可。 我他妈觉得还说得挺有道理。 我带闷油瓶回杭州的初衷——依照我对别人的说法,当然我自己也的确是这么想的——那就是先照顾他一段时间。现在他的生活也步入正轨了,存款虽然不多,我要是真心想给他找个房子搬出去也不是不可能。可现... 10 34
【瓶邪】归乡人(3)2 三 年底的时候,闷油瓶突然跟我说他找到了工作。 “博物馆。”他说得很简洁。 “管理员?” 他点点头。 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担心他的社交能力,我之前就说了,假扮秃子的时候他就表现得特别自然,哪能是什么生活九级残障。顶多,也就是跟我们在一块儿的时候懒得装样子。这么一想不知道是欣慰还是苦笑。 “那还挺适合你的。哪个博物馆?什么时候上班?”我想了想,“我靠,不会就是我们店旁边的省博物馆吧?不错啊你!”我推了他一把。 “下周一上班。”他一边点头一边回答我。 我又扯了一些什么五险一金,他没再理我,慢腾腾地挪到另外一个架子旁边,去翻我的拓本去了。 闷油瓶上班的地儿虽然就和我店面差了六... 6 36
【瓶邪】归乡人(2)1 二 杭州这几年房价还算稳定,但要给闷油瓶找房子却还是有些棘手。我糙惯了,一直睡书房也没什么不舒服的,找房子这事儿就暂且搁了下来。这一个多月他都和我同进同出。其实我对自己的人生早就有些超脱了,现在还活得好好的那就是万幸,其他的就没什么太多追求。目前粗略的目标是帮助闷油瓶走出自闭走向社会,看他能跟其他人一样幸福美满我就放心了。但他就算一直跟我呆在一起,我也没有意见。不过我想,男人嘛好歹都有一颗自食其力的心,老是靠着我估计他也不会踏实。 手机、驾照、保险,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办下来了,银行账户他倒是记得,里面却一分钱都没有。我先教他用电脑,他学得很快,自己在招聘网上注册了一个账号,白天... 7 21
【瓶邪】归乡人(1)零 一 我刚落地,先给家里报了平安。我妈不知道内情,我爸估计多少是知道的,电话里声音都有点儿发抖,说回来就好,叫我过几天回家吃饭。然后我又拨了王盟的电话,之前叫他开车来接,他说他现在在停车场,让我俩出去等。 我和闷油瓶一路无话,他本来就不爱说话,我却也没啥想和他说的。我们坐上车,王盟也习惯了一个人呆着,都不说话。我当年在长白和他分别的时候,还真没想到再见面大家是这么个光景。 王盟把我们送到我的住所,他再自己开车回店里。我带闷油瓶上楼,这才不得不和他交流起来。 “小哥,你以后打算干啥?” 他没说话,我顿了一会儿,继续问:“你是想就呆在杭州呢,还是有其他想去的地方?” 他还不说话... 1 27
【瓶邪】归乡人(0)今年就指着这个写了………………………………。 因为它会很长很长很长(大概……)也会很无聊很无聊很无聊 努力写成一本普通的流水账……。无聊是肯定的……总结一下就是“大家就是这么个结局” 新年快乐嘻嘻嘻。 ———————————————————— 零 我背着闷油瓶从洞口钻出,山体的温度急速上升,脚下的积雪很快融化了。我脚下打滑,深一步浅一步地往和小花约好的地方跑。胖子殿后,他手里拿着恶战之后仅存的武器——手榴弹——看准了从洞口潮水般涌出的人面鸟,拉开保险甩了过去。我被气浪推出去好几步,感觉到头顶有碎掉的血肉掉下来。 大概是知道这座休眠了三百多年的火山就要来一次... 4 47
1284
【盗墓】我的爸爸我的爸爸有一双笑眯眯的眼睛,一个圆圆的鼻子,一张爱说话的嘴巴。他很高,很壮,肚子有两个西瓜那么大。他今年五十岁了。他喜欢把我举起来,举得很高,对我说:“我的小姑娘!” 我的爸爸在潘家园开一家古dǒng店,周末的时候他经常带我去店里玩儿。我做在小板dèng上写作业,爸爸坐在店门边发呆。他告诉我他是在“想事情”。我说:“你想什么事情呀?”爸爸说:“想以前的事情。”我说:“以前什么事情呀?”爸爸说:“爸爸的朋友们的事情。” 爸爸的朋友我没有见过,妈妈说,爸爸和她结婚的时候,那些朋友们都来了。爸爸当着所有人的面在朋友们面前háo táo大哭。妈妈摸着我的头... 11 53
【盗墓】小九爷我做解家的管家几十年,到后来退休了,解家给我安排了住处,给了我不少退休金。我这剩余不多的日子,也算是能过得很安逸。 其实这住处和钱,明面儿上是解家给的,说到底,也是小九爷吩咐的。他不仅关照了我的物质生活,对我精神生活也挺关心。他总说他忙,逢年过节总赶不上来看我,只能时不时地,抽出一些空,来和我说说话儿。 他给我置办的住处,是城根儿脚下的一处大杂院。他本来还想给我弄一座四合院儿,我说那可不成。我一老头子,那可没精力去打理一座大院子。再说人老了,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地方,也很寂寞不是。 他说我说得有道理,给我找了个大杂院儿,住的都是些老北京,平时都能和我下个棋喝个茶,磕巴磕巴烟袋,扯些陈年往事的... 6 92
桥西直街不知道该写什么标题,脑洞要爆炸了。。就算是用平板打字也要写点啥不然要憋死。。。。。今天去的时候在张大仙庙给了功德钱,上了香买了对烛拜了大仙。张大仙保佑杭州冬冷夏热()四季分明,湖光山色人杰地灵,千秋万代()吴邪上中学那会儿,学校在拱墅,家在运河南边。每天早上骑车叮零哐啷德沿着运河,从南到北,去读那所全杭州最一流的中学(之一)。春秋两季还算好,冬夏简直就是要人命。杭州的夏天热得变了形,所见之景都在炎热的空气中扭曲,太阳从法国梧桐的缝隙照下来,树荫根本不起作用,反而捂得更闷,像要蒸螃蟹似的。吹来的风像烘干机,只有偶尔从河面吹来的风夹杂着凉气,依然不起作用。清早还行,傍晚,地面都被烤透了,热气泛上来... 4 17
【盗墓】潘子我准备用这种视角写个系列(。 潘子在这楼里住了快十年,总是到我店里来买烟。有时候就靠在我玻璃柜上,和我唠唠嗑。 “世界杯看了吗?” “看了呀,中国踢得那叫一个臭。” “哈哈,好歹也算进过一回世界杯么。”他一边笑,一边抖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给自己点火。然后问我:“抽吗?” “不抽。”我从冰柜里拿了支冰棍。那正是杭州六月,没到最热的时候,晚风还很凉爽。 我第一次见到潘子,他脸上、胳膊上都带着伤疤,看起来是个穷凶极恶之徒。他没啥行李,前一天跟房东签了合同交了钱,第二天背着个包就来了。他走到我店门口,丢了十块钱出来,说:“来包黄鹤楼。” 那时候的十块钱还算是挺大的票... 11 71
【练笔】盗墓王(文风挑战)(其实不是)有点无聊,做这个来玩,话剧演完了,我却一场都没看,我现在心还塞,塞得死死的…… 原作:《盗墓笔记话剧》 角色:吴邪表演者杜光祎 看到这里你们还没有意识到不对劲吗,杜光祎他妈的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我正一边翻他微博一边写这个,才知道原来他叫杜光祎yi,而不是杜光伟。这哥们儿我真不了解,我乱写的,纯脑补。算同人。 1.惯有文风: 杜光祎这个人,瘦不拉几,细皮嫩肉,倒也不娘,二十七八了吧,看起来比较小,像高中生。 有点装逼,发微博那都是谈人生,谈理想。还有点文艺,发双板鞋的照片,说要放下一切去旅行。喜欢吃的,喜欢小孩儿,比... 16 40
【盗墓G】瞎子写给三本双辛邪黑本《当我们谈论邪黑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的guest 我经营一家老字号眼镜行,老祖宗在这胡同里支起第一块招牌的时候,是清朝,老太后还活着的时候的事儿了。这店,祖传的,到现在店面不大不小,熟客多,口碑好,算是深巷子里一坛好酒。 熟客里,有个怪人,我至今不知道他名字,就叫他瞎子吧。说他怪,那奇怪的地方可就多了去了。举例,我家老爷子还当家的时候,这哥们儿就长成这样,几十年过去了,我家老爷子仙去了,这哥们儿还长这样。这么多年唯一的变化就是眼睛,眼睛越来越坏,我上一次见到他,他的眼睛差不多全瞎了。 我第一次见到瞎子,他来找我爸配眼镜,也不验光,拿了张单子,我爸边看边摇头。他自己漫... 5 68
【吴邪】生日给夏哥的生贺!顺便也给吴邪生贺一下虽然还早…… 阿夏生日快乐,有生之年再去断桥,定不负你一张火车票(× 正文 吴邪生日那天他都忘了,照常天没亮就在黑暗里睁开清醒的眼睛,然后在冰冷的房间里沉默地穿衣服。这几年虽说没什么事儿了,但他仍然找不回从前睡得昏昏沉沉还趴在被窝不想动的感觉。 他在巷口早餐摊买了豆浆包子,把塑料袋挂在车把上,骑车去孤山路开店门,然后蹲在门口边吃边看天一点一点亮起来。十点多钟的时候他接到胖子的电话,让他去机场接他。 “你他妈打个车就过来了。不想动,不去。” “我们之间还剩那么一丁点儿的革命友谊吗?” “一丁点儿都不剩,爱来不来吧,拜拜。”吴邪咔擦挂 6 43
【西湖组】晚来天欲雪(终)虽然是更新()但我觉得有必要从头一起看所以我把之前的也贴上来了() 前两部分和后一部分画风不太一样((((( 这其实不是cp文……非要说的话,这是“盗墓笔记和全职高手”,“吴邪和叶修”。嗯就是这样你们意会一下(((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挐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46 169
【邪潘】花样年华(图by 荣二)旧文最后一发,今年的成果差不多就这些了。。。吧?!总觉得还有很多?!G文肉文啥的就不发惹!好!圣诞节快乐!晚安! 突然眼神交错 目光炽热闪烁 狂乱越难掌握 我像是着了魔 你欣然承受 别奢望闪躲 连一场欲望都舍不得回避 都怪这花样年华太刺激 ——陈珊妮 那我说说我高中那会儿的事情。 我们高中对面有一所职中,职中的学生大都染个黄毛,戴许多亮闪闪的耳钉,不管是穿衬衣还是T恤,都把领口扒到胸口以下,露出没什么看头的排骨。每天下午放学都能看见他们也从对面校门口出来,三三两两地聚在马路边抽烟。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杀马特。 “离那些小混混远点儿。”我们班主任——每个... 11 89
【邪宁】匆匆(图by 空想)京片儿技术指导:bevis hhhhhhhh旧文刷屏咯!() 壹。 九月份吴邪在北京办告别个唱的时候我没去。他之前找过我,约我喝酒。北京八月夜里闷得一逼,我俩坐在路边喝啤酒吃卤菜,他塞给我一张票。 “哟,vip特等座儿?” “头排正中间。” “这能卖多少钱?我回头高价卖了。” 他看我一眼,意外地没跟我贫,眼神特认真地说:“胖爷赏个脸,我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了。” 这小子把话说的得不太明白,有点儿暧昧,我咂吧着嘴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跟他侃点儿啥来缓和缓和气氛。他的小心思咱是品出来了,整十年,现在就只剩我和他还时不时照个面,这会儿矫情呢……也不知怎么说吧。 到底我是没去。... 2 50
【花瓶】老情歌(图by 月关)总觉得发旧文有种微妙的尴尬和羞耻!!!!!!! 【总有人没看过呢?!】【我只是存文而已?!】←然后带着这样的借口发了!() 架空无考据 戏子x军阀 图是之前出本子的时候找的画手小朋友,结果双方拖拖拉拉的就没用上()在这里放出来过把瘾()他的画风我一直觉得既奇怪又特别() 肉会不会被和谐我不知道()和谐了就算了【 第一章 在本人到达之前,北平就议论了将近半年:东三省张家张起灵要来了。 张家从前是长沙那边儿的地头蛇,这几年张启山跑到东三省兴风作浪,竟然真被他搞出了很大的名堂。张启山成了某军阀头子,他儿子张起灵成了小军阀头子,美其名曰少将军。少将军脑子好做... 82
【练笔】【邪黑】冬至吴邪瞎子 无差 结果我又写了无聊的日常()完全没达到练笔的目的嘛()我赌五毛月纱想看的是那种不是这种() 高频词好像是万万没想到?吴邪大概也看万万没想到(×) 抱一起滚滚=清水=就算是冬至没有肉吃() 吴邪处理完事情站在马路边抽烟,天灰蒙蒙的,百货大楼上的巨幅电视广告吵吵嚷嚷,欢快的女声说:“……冬至到了!哇!下大雪了!” 吴邪踩灭了烟头,把手揣回兜里。今天杭州并没有下雪,中度污染,但还是有点风。气温在零度徘徊,冷进骨头里,吴邪抬腕看了看手表,跺了跺脚钻进附近的超市,买了两斤肉两斤白菜四斤饺子皮,提在手里挤公交回家。... 1 26
【西湖组】晚来天欲雪(图by Nex14)放个十四的老图刷存在感嘻嘻 叶修x吴邪=西湖组() 无差 竟然又写起了奇怪的东西…… 随便写的……写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没想好我要写啥……大概是用日常来分析一下两个人的相处模式() 两部作品时间线相差太远,这里就不纠结了…… 1. 有朋友来杭州的时候,叶修总是带着人往西湖跑。不然能去哪儿,萧山一日游吗。西湖好,一年四季都好看,总也看不腻。叶修肚子里没什么墨水儿,要是让吴邪来说,能引经据典出一大堆。叶修不行,他陪朋友逛西湖,就只会叼根烟跟在旁边,说:“哎哎哎断桥这边走,左转,对。” 断桥这边走,左转,上白堤,孤山路,那儿有家古董店。叶修自己也忘了到底怎么和店里... 13 234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