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昊周翔】人间草木(12)

来吧,

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12.

孙翔自己开车来的学校,轿车在路边停了一下午,他几步走过去拉开车门。周泽楷挡在他身前,孙翔把手握成拳头、关节发白,呼吸打着颤。他看也不看周泽楷,眼神不知道望着虚空中哪一点。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着声音,说:“滚。”

周泽楷没说话,也没有让开。孙翔扯着他的胳膊,把他猛地往旁边掼了一下。周泽楷打了个趔趄,孙翔拉开车门跨进去,然后砰地关上门,发动汽车离开了。周泽楷下意识往前追了几步,风吹散了尾气,鼓起他的衬衣。周泽楷停下脚步,又回头徒劳地看了一眼校园。前后无人,他孤零零地站在大道上。

乌云压在夕阳边,雨滴很快砸了下来。周泽楷被淋了半天,然后惊醒似的往前走去。他走了半条街,一辆车开过他、掉了个头,停在他身边。孙翔坐在驾驶座上,隔着玻璃窗和滂沱大雨看着周泽楷,目光陌生又遥远,仿佛与他相隔了半个宇宙。

周泽楷站了一会儿,走过去拉开车门坐进副驾。孙翔踩下油门向周园的方向驶去。沉默了半晌,孙翔突然问:“你想要他吗?周泽楷,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他不是你的。”

孙翔阴着脸盯着前方,“嗯,是我说错了,他不是任何人的,他,就他妈……”他说到一半,突然莫名地鼻子一酸,心里堵得好像巨石从山顶滚落砸在他的头顶。

周泽楷转过头看着孙翔难受的表情,仿佛在心里掂量了半天,最后说:“把他带回来。”

孙翔一脚刹了车,转过头看着周泽楷,只听周泽楷又说:“我要你去找他。”

孙翔突然笑起来,他重新发动汽车,平稳地朝前开去,没有再说任何话。

 

孙翔本以为要把唐昊从南京城带出来会很难,他带足了人手和现金。城外有重兵把守,孙翔带去的人全被拦在城外,他只身一人进了城。

唐昊不难找,孙翔随便拉着路人一打听,人家就给他指了指人流相反的方向。平民正在大量地撤离,剩下的都是走不了的、或不想走的。孙翔逆流而上找到唐昊所在的军队,跟门口的卫兵报了自己的名字,说要找唐司令,然后塞过去一大卷钞票。

小兵看了眼,没接,行了个礼转身跑进去了。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让孙翔跟他进去。

孙翔摸了摸贴身的手枪,还是唐昊送他的那一把。他们穿过这座古老的宅院长长的走廊,进了雕花的木门,跨入唐昊自己的办公室。小兵给唐昊敬了个礼,转身出去了。

唐昊正把腿搭在桌面上看电报,孙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竟是:“你什么时候认字了?”

唐昊把电报丢在桌上,很平静地说:“来之后慢慢认的,也就那几个字,看看简报没问题。你怎么来了?”

孙翔人高马大地站在屋里,自上而下看着唐昊。他说:“我来带你回去。”

“回去哪儿?”

“上海。”

“回上海去做什么?”

孙翔被唐昊不急不慢的态度搞得很烦躁,“不知道,周泽楷要我带你回去,你去问他。”

唐昊笑起来,“周泽楷要你来的?”他掏出烟点上,然后像往常一样丢了一根给孙翔,“他知道我不会留在上海的。”

孙翔接过烟,突然想起唐昊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不知上哪儿去捡的半包烟,明明自己都舍不得抽,却总会分给孙翔,“所以我要来把你带回去,绑也要绑回去。”

“你他妈就是个二百五,我走不了,兄弟都在。”

孙翔叼着烟,闷声说:“我他妈就不是你兄弟?”

唐昊透过窗格看向窗外,“我兄弟可不会操我屁眼。”

孙翔注视着唐昊硬邦邦的下颌骨和高挺的鼻梁,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自言自语似的,“他知道你不会回去,他只是不想让我后悔。”

唐昊把目光调转回来,没接话,只说:“走吧,我送你出城。”

他们取了两匹马,出了宅子慢慢地沿着街道哒哒地骑。唐昊握着缰绳,对城门的卫兵抬了抬手指,卫兵便让开、放他们通行。唐昊又送了一段,他俩离城门远了,前后都没有人。唐昊说:“就送到这里吧。”

孙翔停下来,调转了马头。他说:“有机会就来找我们。”

唐昊沉默了半晌,最后简短地回答:“好。”

孙翔抬起眼睛,悲哀地看着唐昊。只听对方说:“行了,下马吧。”

孙翔翻身下了马,把缰绳递给唐昊。唐昊回头望了望金陵城,又低头看了看憋着泪的孙翔。他想了想,又说:“要做兄弟下辈子再做,这辈子先欠着。”说完,他拉着两匹马,手里握着缰绳、双腿轻轻一夹,头也不回、轻巧地离开了。马蹄在干涸的土地上扬起黄沙,他的背影越来越远,很快消失不见。

孙翔两手空空地回到上海,把车停在周园外面,在车里坐了很久。傍晚的时候周泽楷从学校回来,黄包车停在孙翔的车后面,周泽楷付了钱下了车,走到孙翔的车边,敲了敲窗。

孙翔支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被周泽楷手指敲在玻璃上的叩叩声吓了一跳。他看了周泽楷一眼,然后打开车门。周泽楷朝一边让了让,让孙翔把车门推开然后走下来。孙翔站在周泽楷面前,伸出双臂把他搂进怀里。

他们相拥站了好一会儿,孙翔埋在周泽楷的颈侧,低声说:“我们进去吧。”

他放开周泽楷,跟他肩并肩走进了周园。谁也没提唐昊,仿佛这个人从未存在过,如果有,那也是某天各自做了个白日梦,梦到有这样一个脚步匆匆、自由狂热的灵魂,给过他们强烈的快感和安慰,并在梦醒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孙翔坐在办公室里吸烟,桌上的烟灰缸已经装满了烟头。江波涛敲了敲门,从外面探进半个身体,对孙翔说:“人来了。”

孙翔把半根香烟戳进烟灰缸,站起了身。他跟着江波涛朝待客室走去,问:“南京有消息了吗?”

“没有新消息,”江波涛沉重地回答,“南京现在已经被封锁了,进不去出不来,情况很不乐观。”

时局紧张,孙翔最近的生意也很不好做。周大少和周老爷相继过世,孙翔一个人撑着周家的生意,这才知道姓氏和血统有多么重要。今天来的这一拨人是周家长期的生意伙伴,这一家想跟日本人合作,孙翔一直不肯。谈了好几次没谈拢,但江波涛一直劝孙翔再谈谈。这是重要的伙伴,真拆伙了是对周家的重创。

孙翔在江波涛面前从不遮掩,听这话的时候满脸的憋屈。江波涛看着他那么大的个子缩在椅子里,于心不忍,只好再好声好气地劝:“再好好谈谈,公司上下养着那么多人,周园的开销也很大——”

孙翔突然问:“周泽楷呢?”

“在学校,怎么了?”

孙翔摇摇头,“没什么,那再约个时间和他们谈吧。”

于是江波涛又跟人约了半天,人家已经失去耐心了,答应了来谈仿佛已经是做了很大的让步。进门前江波涛拍了拍孙翔的背,说:“别发脾气。”

孙翔顿了一下,然后点头算是答应。他们一前一后走了进去,对方只派了个秘书来,跷着腿坐在沙发上。孙翔在他对面坐下来,掏出烟正要点上,那人皱着眉说:“我闻不惯烟味。”

孙翔看了他一眼,把烟盒收进衣兜里。那人满意地交叉着双手,说:“想明白了吗?到底要不要合作?”

孙翔说:“我们肯定是愿意跟你们合作的,但要跟日本人做生意,我觉得还是得再想想。”

“有什么好想的,世道这么乱,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缩手缩脚的还要不要做了?”

孙翔陪着笑,“这不是吃口饭那么简单的事情。”

那人笑了一下,看着江波涛,“你不吃总有人要吃,你们周家公司那么大,你去问问,有多少人想跟你一起沉船自杀的。江经理,你愿意吗?”

不等孙翔说什么,江波涛冷冷地说:“我可不愿意卖国。”

孙翔吃惊地看着江波涛,那人面上有些挂不住,“话不能这么说,这做生意,总有各种各样……”

江波涛看着孙翔,对他纵容地笑了笑。孙翔也笑起来,趁那人说话的功夫把烟重新掏出来点上,“滚。”

“你说什么?”

“滚出去。”孙翔叼着烟,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对方。仿佛又是他最风光的时候,一个眼神也能让人不敢说话。

那人气急败坏地说:“你们等着喝西北风吧。”

等人走了,孙翔把烟夹在手指间,刚才的气焰一下就熄灭了。江波涛看着他,有种这个年轻人正在被一点点消磨掉的错觉。

孙翔沉默了半晌,问:“现在怎么办?”

江波涛说:“只能强撑了。”

孙翔掐灭了烟,把脸埋在手心里,突然问:“我是不是什么都做不好?”

江波涛拍拍他的肩膀,“不是你不好,是世道不好。”

孙翔没头没尾地说:“他一直说我命好,命好的也能活成这样,我真是一事无成。”不等江波涛说什么,孙翔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两周后,南京沦陷的消息传到了上海。孙翔在公司听到的消息,周泽楷是在学校从报纸上看的。下午他俩分别到家,对此只字不提。周太太坐在沙发上等他们,然后忧心忡忡地说:“现在怎么办哦,我有好多朋友都趁早离开上海了,我们要不要也走掉算了?”

孙翔看了周泽楷一眼,周泽楷安慰地拍了拍他妈妈,说:“我们安排。”

他们简单吃过饭,一前一后上了楼。孙翔走在后面,抬头看着周泽楷的背影。走到三楼的楼梯转角,孙翔拉住周泽楷的手,让他回过身来,然后抱住周泽楷的腰、头靠着周泽楷的胸膛。

孙翔的声音闷闷的,“你想不想走?”

周泽楷摸了摸孙翔的头发,问:“你呢?”

“你别管我。”

“走吧。”周泽楷俯身在孙翔发顶亲了一口。

他们手牵手进了房间,安静地做了一次,然后相拥而眠。周泽楷睡不着,孙翔睡得很快,下意识地翻过身,像小孩儿一样抱住了周泽楷的胳膊。周泽楷看着黑暗中孙翔模糊的轮廓,希望自己能活很久。因为如果要永别,被留在身后的那个不能是孙翔。


TBC







昊昊的戏份到这儿就杀青了

前段时间写得很快,差不多一天一万,写了就给 @水菱月纱 大大看,看了再改。所以大概哈哈哈哈可读性会比后半截要高一点。后面写到昊周,基本上爽完了,再写昊昊杀青,就已经不想写了。所以读起来大概是粗制滥造……

后面还有一章,可看可不看,算是对故事完整性的一个交代。

月纱喜欢昊昊,跟我说要写好多种昊的死法,轰轰烈烈肝脑涂地,然后挑一种最合适的。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死没死

他不一定死了,也不一定没有。他只是退场了。至于后来又怎么样了,那就不存在于周翔的人生了。

这篇文的视角总归是这俩呀!

评论(23)
热度(58)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