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家庭背景

1个脑洞

唐昊在七期聚会的时候就认识孙翔了,他简单总结,觉得孙翔是个二百五。孙翔不,孙翔觉得唐昊是他的心友,至交,灵魂伴侣。唐昊要打林敬言,孙翔就要揍韩文清,这真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联盟的未来由年轻人来开创。
如果现实世界里可以随便打人的话,唐昊大概会转身就是一个耳光。

孙翔一定要和唐昊做朋友,还要罩着唐昊。不知道上海小王子孙翔是对云南有什么误解有什么成见,总觉得唐昊需要经济上的支援。
唐昊承认,自己是真的很穷。但不是孙翔脑补的那种。而且就算家里真的有八个弟弟妹妹要养,夏休还要回家种地,也比自己的真实家庭更温暖更贴心。

唐昊,生于北京,成长于一个富裕的家庭。他的父亲名叫唐书森,极其信奉“男孩要穷养,女孩要富养”这样一个荒谬的养娃标准。唐昊从小就被灌输了自食其力的思想,啃老是什么他从没听说过。小时候想要玩具,拉着他爸卖萌说爸爸给我买吧,唐老板和颜悦色地摸摸儿子的头说昊昊要为自己想要的东西付出努力。

唐昊才七岁,满头问号一脸懵逼,只听他爸说:洗一次碗给你五毛,自己攒够了自己去买嘛。然后转头问他姐姐:柔柔,你看这条裙裙好不好看,爸爸给你买。
这样的场景在唐昊的成长经历中已经是司空寻常。

如果这位被富养的女孩儿真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公主,那唐昊也就认了。实际上唐昊见到别人家的小姐妹都很羡慕,软软的嫩嫩的,动辄就哭鼻子,泪汪汪地要安慰,多可爱啊!唐昊肯定愿意爱她保护她做个好兄弟啊!

但,不,他的家姐,名叫唐柔。

唐柔从小到大,什么东西都是唾手可得。这也就算了,她还特别聪明,成绩特好,长得还特漂亮。唐昊作为一个弟弟,灰头土脸洗碗攒钱,完了还在学校挂科逃课打游戏。唐昊觉得自己真是活在姐姐的阴影里。

要是唐柔光是优秀,唐昊也不是不能接受。但唐柔还不服输,什么都要比一比。小时候跟唐昊比谁玩儿飞镖更有准头,玩儿不过就自己憋着劲儿练,飞镖尖都被扎圆了,最后拉着唐昊三局两胜。唐昊受不了她,放了水,结果放了水还被发现,唐柔气得吃不下饭。唐昊想了半天去认错,姐我错了我不该不尊重你,但是放弃吧你赢不了我的。

唐柔不服,一盘飞镖从小学开始练了快十年,高中的时候终于赢了唐昊一次,总算了了心愿。

还有就是身高。还没长开的时候总是女孩儿高一些,小孩儿也不知道,就以为自己天生这么高,一辈子都会比这个小矮子弟弟高。每次他俩站一块儿比身高,唐柔掩饰不住内心的得意。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唐昊就跟竹子似的蹭蹭地长。

唐柔开始狂吃进口钙片,有用吗?没有。她出国前唐昊比她高半个头,回国后唐昊已经好像一棵高大挺拔的小白杨了。唐柔不得不承认这方面比不过弟弟,还要敬他一杯酒:厉害,佩服,长那么高呢!

不过细数下来,唐昊占优的时刻也就这几样。大部分时候唐柔都比他好,比他美,比他聪明比他受欢迎。唐柔时不时就会觉得没意思,跟唐昊说真羡慕他这样有激情的人生。

唐昊才十五岁,已然放弃去理解他的血肉至亲。

十六岁的唐昊要去打电竞成为职业选手,唐柔高中快毕业,要出国留学。唐书森亲切地与唐柔讨论完了该挑哪家大学的offer,唐昊在旁边扒饭,见缝插针地说:“爸我也有别的打算我想退学去当职业选手。”

他爸:“好呀,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呗。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事情爸爸都不反对。”

不反对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也不支持,随便你爱谁谁吧。

十六岁的唐昊自己花了一个暑假研究各大战队,他那时候还不太出彩,算是训练生中的中游,不好不坏。王牌一线战队态度冷淡爱理不理,唐昊一气之下去了百花,虽然没拿过冠军但至少也算是一线。他一边打暑假工一边报名,机票钱都是自己攒的。好在临行他爸给了他一张卡,上面有一万块,说这是给他的第一桶金,希望他勇敢地追逐梦想,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像他爸爸当年一样。

唐昊拿着卡,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有点不高兴还有点别扭,有点热血沸腾还有点小感动。总之他收拾好行李站在首都国际机场,握住拳头在心里对不要他的战队和没怎么要过他的爹说:

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唐昊来到了昆明,进入了百花,开始了坐冷板凳的职业生涯。他心态还算好,反正从小到大坐了这么多年冷板凳,习惯了。

他认识了钦定太子邹远小朋友,人生中无法理解的事又多了一项。

唐昊很积极,有任何上场的机会都很珍惜。邹远却总是耷拉着眼皮,唉声叹气:又是我,怎么又是我。

唐昊皱着眉看着邹远,邹远说:我压力好大的,你可能get不到。

唐昊冷哼一声。只听邹远又说:真羡慕你,都没有人逼你。

唐昊觉得应该把邹远、唐柔、和孙翔三个人摆在一起,上书七个大字:得了便宜还卖乖。

或者就一个:呸!

说回到孙翔爱接济唐昊。唐昊到了昆明之后就住进百花的宿舍,一开始买了些生活用品,那一万块花了个零头。后来开始拿工资,那张卡就没再动过。他不爱买东西,什么都是用的基本款。夏天白T短裤人字拖,冬天黑色厚外套厚T恤运动鞋。左耳扣着卡地亚,右耳扣着蒂凡尼的孙翔看不下去了,一定要带唐昊去购物。

唐昊快烦死了,对孙翔说:“我爸唐书森!”

孙翔掏出手机百度一下,瞬间瞠目结舌,对唐昊的喜爱又增添几分。唐昊这小子可以啊,不动声色,深藏不露啊。

但孙翔还不认识唐柔,认识了也不知道唐柔的爸也是唐书森。认识唐柔后,孙翔有时会找唐昊抱怨:“这妹子什么人啊。”

唐昊心想这才是冰山一角。

后来唐柔跟着兴欣上窜下跳,宣布自己要一挑三。唐昊:I knew it.

再后来唐柔宣布自己没完成一挑三也不退役,那坦然的表情让唐昊想起唐柔留学回来,冲到昆明来找他。唐柔也不爱打扮,穿着白T短裤,踩着人字拖,背着双肩包出现在唐昊视野里。唐柔走近他,上下打量他一会儿,然后仰视着高大的弟弟,一脸坦然地说:哎呀,长得这么高了,我认输。

然后跳起来打了唐昊一下,“但我不服!”

亲生的,亲生的。

评论(43)
热度(540)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