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周翔昊周翔昊】人间草木(7)

周翔紧随其后!

中间图打不开点我

7.

孙翔差人做了套棉被,塞在轿车后座,亲自给唐昊送了过去。江波涛无奈地看着孙翔抱着棉被,大大方方地从戏院大门一路进了唐昊的房间。他一脚把门踹开,唐昊正对着脸盆架上的镜子刮胡子,听到响动回过头,波澜不惊地看了看孙翔。

孙翔把被子一股脑丢在唐昊床上,然后吸了吸鼻子,“你这破地方也太冷了。”

唐昊的手稳稳地拿着剃刀,仰着头刮过自己的下巴,说:“那你他妈别来啊。”

孙翔走到唐昊身后,胯往前一顶,敞开大衣包裹住唐昊冰凉的后半身,说:“我他妈就来。”

唐昊差点划到自己的脸,他捞了一把水往孙翔脸上泼,孙翔被泼了个正着,闭着眼“呸”了一声,把肥皂泡泡吐出来。唐昊笑了,然后问:“你来干什么?”

孙翔把脸囫囵地在唐昊背上蹭干,说:“干◘你。”孙翔现在跟唐昊混在一起,什么荤◘话张口就来。

唐昊把剃刀丢进水盆里,一边拿毛巾擦脸一边问:“还有呢?”

“周泽楷要回来了,你来不来一起吃个饭?”

唐昊把毛巾丢回架子上,说:“什么时候?”

“年底。”

“赶不上。”

孙翔抬起头来,盯着唐昊,“你说什么?”

“我要去南京。”

“去干什么?”

“南京有位军爷请我去当司令。”

孙翔愣住了,一连串地问:“什么玩意儿就请你去当司令?你他妈识字儿吗?司什么令啊?”

唐昊嘲笑地从镜中看了他一眼,说:“这位‘什么玩意儿’占了邻省大半的地盘。打架要认什么字,认得拳头就行。”

孙翔放开他,退后几步,坐在椅子上,问:“什么时候走?”

唐昊也转过身,被放开的背后凉嗖嗖,“老总要人要得急,明天就走。”

孙翔点了根烟,把烟盒和火机抛给唐昊,说:“可以啊,去了南京我就罩不到你了,你自己发达吧。”

唐昊也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烟雾缭绕地喷了出来,笑笑不说话。

 

周泽楷赶在孙翔生日前回了上海,孙翔跟着江波涛到码头去接他。孙翔搭着两条长腿,靠在车边抽烟,目光在攒动的人群里搜寻着,然后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周泽楷。周泽楷的头发变长了,软软地搭在额前。他围着灰色的羊绒围巾,一手提着行李,随着人群下了船。

孙翔把烟蒂抛进脚边的下水道,大步走过去分开人流,挤到周泽楷面前。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把搂进了怀里。周泽楷的下巴撞在孙翔肩膀上,吓了一跳,然后闻到孙翔身上熟悉的味道,安下心来。

周泽楷拍了拍孙翔的背,孙翔抱着他不肯放手。周泽楷喊他:“孙翔。”声音还是那样沉静又动听,孙翔眼眶一下红了,说:“你回来了。”

周泽楷把他推开,拉着他的手跟他往外走。孙翔沉默地跟在他旁边,握着周泽楷冰凉的手揣进了自己大衣兜里。他们走到马路边,周泽楷想把手抽出来好跟江波涛拥抱,孙翔拉着不放。江波涛笑起来,张开双臂抱了抱周泽楷,孙翔在一旁固执地牵着周泽楷的手。

他们在寒风中上了车,周泽楷和孙翔像从前一样并排坐在后座。孙翔本来有很多话要说,现在一句也说不出来,坐着都像飘。江波涛在前面跟周泽楷聊天,周泽楷简短地回答着。孙翔还拉着周泽楷的手,放在自己大腿上,低头玩着周泽楷的手指。

他们驱车回到了周园。大少奶奶现在已经被人改口称为周太太,身材有一些微微发福,裹着厚厚的裘皮从屋里迎出来,握着自己儿子的手抹眼泪。周泽楷被她拉进去,说了半天话,自己一句也插不上。末了又上楼见爷爷。

周老爷整天窝在书房里,看起来两耳不闻窗外事,其实对周家的生意一清二楚。他的子女没一个性格像他,他们都很多情、都很心软。周大少是长子,无可奈何地撑了半辈子,似乎在孙翔插手后、乐得当甩手掌柜,天天花天酒地不见人影。

好在周老爷还有个长孙,他觉得周泽楷像他,沉着、坚韧、甚至冷漠。这几年书也读够了,现在终于回了家,周老爷准备让他渐渐接手家业。

周泽楷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老老实实听他爷爷讲了半天,最后说:“我不想做生意。”

老爷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好一会儿,才瞪着眼睛问:“你说什么?”

周泽楷平静地说:“我不适合。”

周老爷没想到被他寄予厚望的孙子这样不争气,他抓紧了茶杯免得自己失手扔出去,他压着嗓门问:“什么叫不适合?你不做谁来做?你是长孙,你有责任!”

周泽楷说:“孙翔。”

“孙翔是什么东西?他是他孙家的种!撇开这个不谈,你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德性吗?你是要让家业败在他手上吗?”

周泽楷的声音依旧淡淡的,“他做得很好。”

“那你呢?”

“我要教书。”周泽楷说得很平静,但语气是通知、而不是商量。

“你!”

周老爷手里的茶杯最终还是摔了出去,砸在周泽楷的脚边。周泽楷被赶了出来,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他走上三楼去换衣服,孙翔坐在楼梯上,手长脚长、缩在窄小的楼梯上显得有些委屈。周泽楷走近他,孙翔一把抱住他的腰,把脸埋进周泽楷的衣服里,深深地呼吸着周泽楷的气息,手掌忍不住在隔着呢子长裤,在周泽楷的臀◘部上按◘揉了一下。

周泽楷被他按得往前一扑,被他抱得更紧了些。周泽楷红了脸,拍了拍孙翔的胳膊,说:“好了。”

孙翔跟在周泽楷身后上了楼,又黏着周泽楷、看他换衣服。他俩磨了半天才从三楼下来,到餐厅去跟一家人吃饭。即使是亲儿子留学归国,周大少依然没露面。周老爷阴沉着脸,其他人不知道个中缘由,周太太拉着儿子问东问西。孙翔一直在桌下摸着周泽楷的大◘腿,然后看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跟周太太说话,在心里偷乐。

好不容易吃完饭,周太太还想拉着周泽楷说话,周泽楷打了个呵气,眼泪花都挤出来了。周太太总算心疼地放他上楼去睡觉,孙翔也从沙发上跳起来跟上周泽楷。


孙翔心满意足地亲着周泽楷的耳朵,突然听周泽楷闷闷地问:“你是不是跟别人做过?”

孙翔愣了愣,然后满不在乎地说:“做过啊。”

“跟谁?”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跟谁做都没区别,反正都不是你。”

 

孙翔急切地要把自己拥有的一切献宝似的捧给周泽楷看,带他到处吃饭、看戏。耀武扬威了几天,周泽楷实在是受不了了,终于在孙翔叫他出去吃饭时说:“我不想去。”

孙翔有些不高兴,挤在周泽楷身边看着他手里摊开的书本,问:“为什么?”

周泽楷说:“太吵了。”

“那我们去包间。”

这两天孙翔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这个宝贝一样的表哥回来了,带着周泽楷坐在餐厅最显眼的位置吃最贵的菜,一顿饭没吃一半,周泽楷已经被无数人拉着攀交情、递名片。他无奈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孙翔,后者得意洋洋地抱着胳膊,满意地对他笑。现在要带周泽楷坐进包间,可以说是让了很大一步。

周泽楷却还是不想出门,说:“算了吧。”

孙翔坐直了,盯着周泽楷看了一会儿,说:“你是不是怕别人看出来?江哥前几天还跟我说让我们低调一点,但是我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想的关我屁事。”

周泽楷摇了摇头:“我也不在乎。”

“那为什么不行?”

周泽楷跟他说了半天只觉得在对牛弹琴,只好把书放下,抓着孙翔的手说:“人多,我头痛。”

孙翔被他的软言软语说得一愣,憋了口气只好勉强答应,说:“那好吧,但是我生日会你要来。”


TBC



评论(26)
热度(69)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