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翔昊周翔昊周】人间草木(5)

回国了!

一脚翔昊油门!速度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

放个BGM


5.

孙翔一边穿上西装外套、一边从周园的大门走了出来。舅妈在后面一路小跑地跟着,手里拿着大衣,说:“侬伐要斗五斗六额,风一吹就感冒了怎么办呀!”

孙翔回头粲然一笑:“哪能的呀,我从小到大生过病吗?”

舅妈看着他英俊的脸,嗔了他一眼,把大衣挂在手臂上,说:“你今天见到舅舅问他一句,到底还回不回家,不回家就永远不要回来好了。”

孙翔摸了摸后脑勺,尴尬地答应了。然后转身走到路边的轿车边,钻了进去。江波涛在驾驶座上敲打着方向盘,笑呵呵地看着孙翔。孙翔皱着眉头说:“舅妈也太啰嗦了。”

江波涛说:“小周少爷不在,不是只好罗嗦你了吗?”他从格子里取出一封信递给孙翔,“给你的。”

孙翔欣喜地接了过去,翻来覆去看着信封上的邮票,然后揣进上衣口袋里,说:“先去戏院一趟吧。”

江波涛应了一声,打着方向盘朝城东驶去。周泽楷走后,孙翔直接退了学,在周家的公司里搞了间办公室。周大少无心生意,干脆一股脑都丢给孙翔处理。孙翔凭着蛮力、仗着周家的背景,在上海的名利场上耀武扬威。没过多久,竟然也真的有了大老板的气势。

轿车穿过白天静悄悄的洋场,孙翔让江波涛先去公司,他等下自己坐车过去。江波涛隔着座位薅了薅孙翔的头发,让他老实点。孙翔躲开了,笑嘻嘻地下了车,径直朝戏院里走。

唐昊混得很好,从周泽楷给他找的房子里搬出来,现在住在戏院楼上。孙翔常来找他,戏院里的工人都认得孙翔。见了孙翔正要打招呼,他竖起手指在嘴前比了个“嘘”,然后轻手轻脚地上了楼。唐昊房间门虚掩着,孙翔走到门口推开一条缝,听见里头传出来交◘媾的声音。

他换了个角度,看见唐昊正把一个男人按在桌上干,裤子挂在半边屁◘股上。唐昊垂着头,喘着粗气,干得那人抠着桌角呻◘吟。孙翔不动声色地靠在门口看了半天,看着唐昊的汗一颗一颗砸在对方背上,然后“啪啪”地猛◘插◘了几下,射◘在对方身体里。

唐昊撑着桌面平复了一下呼吸,把性◘器抽出来,穿上裤子。他一抬眼,从镜子里看见了门缝中的孙翔。他挑起嘴角笑了笑,“好看么?”

孙翔望着他,没说话。唐昊拍了拍身前男人的屁◘股,示意对方出去。孙翔扭头看了眼从自己身前走过的人,认出是戏院里某个角儿。他走进闷热的房间,皱着眉说:“把窗打开,臭死了。”

唐昊裤腰都还没系上,歪着身子推开窗户,惊起了房檐上的几只鸽子。孙翔坐在椅子上,听着翅膀扑棱扑棱的声音,说:“我还不知道你也搞男人。”

唐昊带他去过几次窑子,每次都是搂着女的进了屋,孙翔嫌脏,喝了酒就走了。唐昊靠在窗边,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他的头发有点儿长了,在后脑勺胡乱绑了个马尾。“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还要我一件一件通知你?”

孙翔哼了一声,“关我鸟事。”他从口袋里掏出信,“周泽楷寄信来了。”

唐昊笑起来,“你都盼了多久了,终于盼来了。”

孙翔掩饰不住眼角眉梢的喜悦,修长的手指翻飞着拆开信。他抽出一张薄薄的信纸展开来,周泽楷的字写得很好,狂而有力,孙翔觉得有点儿不像他这个人。他读的书都喂了狗,一封信看下来有一半时间都在皱眉头。唐昊知道他的德性,在一旁抄着胳膊看着,半晌,问了句:“写什么了?”

孙翔讲了个大概,“说天气好,东西吃不惯,上课不累。没了。”

唐昊“哦”了一声,只听孙翔又说:“还问你好不好。”说着,孙翔把信递了过去。唐昊接过来,一个字都不认识,在信的末尾看见自己名字只觉得眼熟。周泽楷的一笔一划都很锋利,唐昊只觉得看了满页的小刀子。

他扫了两眼,把信纸还给孙翔。

“生意怎么样?”唐昊换了个话题。

“还能怎么样,”孙翔一提起生意就眉飞色舞起来,“小白楼的老板亲自给我开车门,见了我点头哈腰地把我迎进去,你说怎么样?”

小白楼是洋场上一家豪华的大饭店,孙翔上周请了几个主要的生意伙伴吃饭。他最近在上海出尽了风头,在公司门口还有女学生给他递情书。孙翔拈着香喷喷的信封,挑着眉看两眼信封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转手丢在办公桌上。

唐昊看着孙翔,笑着骂了句:“老三老四。侬老家尚呢?”

孙翔听了这话又冷下脸来,“老头一直都不待见我,谁让我不姓周。”

唐昊便换了个话题,“玩不玩枪?我老板最近发了把枪给我,我带你去校场打几枪玩玩。”

孙翔还没摸过枪,闻言来了兴趣。唐昊从抽屉里把手枪掏出来丢给孙翔,孙翔单手接住了,随着手枪的重量往下弯了弯腰。唐昊看着他扯了扯嘴角,带他走出房间。唐昊一边下楼一边系裤带,一边头也不回地对孙翔说:“拉着保险,你看着点玩,别等下走火崩到我身上了。”

孙翔把枪握在手里,然后抵上唐昊的后腰,借着楼梯的高度俯下身在唐昊耳边问了句:“要钱要命?”

唐昊拿胳膊肘拐了他一下,说:“老子不要命。”

孙翔跟他闹着,把手枪揣进兜里,在街上叫了辆黄包车去了校场。唐昊跟那里的人熟,寒暄着就跟孙翔一块儿进了靶场。唐昊把孙翔手上的枪拿过去,一边拉开保险一边说:“就像这样,”他把枪举起来,架势瞄准了靶心,嘴里轻轻说了个:“砰。”手往后扬了扬,“有后坐力。”

他把枪递还给孙翔,看着孙翔垂下去看手枪的眉眼,突然说:“我们来比比?”

“比什么?”

“四发子弹,一人打两发,谁环数越高谁赢。”

孙翔也抬起胳膊,瞄准了靶心,“输了怎么办?”

唐昊抄起胳膊,随意地说:“输了的给赢了的干一次。”

孙翔愣了愣,飞快地看了唐昊一眼,咧嘴笑起来,“行啊。”说完,他毫不犹豫地甩手开了两枪,“你翔哥我会走路就会玩儿枪了,跟我比这个?”

唐昊转头看了看远处的靶子,红心处冒着烟,他沉默了两秒,拿过孙翔手里的枪,瞄准了靶子,然后突然掉转枪头抵在孙翔的太阳穴。



TBC

评论(8)
热度(63)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