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周翔昊周翔昊】人间草木(3)

搞起来。搞起来。有一种攻叫闺秀攻啊!


3.

孙翔安分呆在学校的时间越来越少,成天跟着唐昊在弄堂、菜场、戏院、赌场周围瞎转悠。他觉得跟唐昊蹲在马路边分一根烟,听唐昊随口骂着脏话,要比在教室对着课本打瞌睡有意思得多。

他偷偷从厨房里拿点心的事情都被周泽楷看在眼里。一开始以为是孙翔自己吃,但后来周泽楷发现孙翔拿的点心不少、回家却依旧扯着嗓子喊饿。

一天下午,孙翔又从学校溜了出去。周泽楷不远不近地跟在他后面,见他在弄堂里熟门熟路地拐着弯,然后在一个巷口愣了一下,紧接着冲了进去。

周泽楷快步跟上,看见孙翔正蹲在墙边,他的身前半躺着一个满脸血污的男孩。孙翔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仓惶地回过头,撞见周泽楷大步走了过来。

周泽楷冷冷地问:“他是谁?”

孙翔回头看了看唐昊,说:“我朋友。”

唐昊靠着墙根,闻言还扯着嘴角笑了笑。周泽楷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一团糟的人,对孙翔说:“把他扶起来。”

孙翔二话不说便架着唐昊地胳膊,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站了起来。周泽楷转身往弄堂外走,孙翔跟在后面。唐昊嘶嘶地说:“这位少爷是谁啊?”

周泽楷还没说什么,孙翔踢了唐昊一脚,说:“少他妈废话。”

周泽楷回过头看了孙翔一眼,他还不知道孙翔会骂脏话了。孙翔避开他的目光,尴尬地咳了一声。周泽楷让他们在巷口等着,自己走到街上去叫了一辆黄包车。孙翔看他从书包里掏出钱,茫然地问:“你怎么会有钱?”

周泽楷言简意赅地说:“存的。”

他让孙翔把唐昊塞进车里,然后对孙翔说:“你去学校门口,跟江哥一起回去。”

“你们呢?”

“你回去把后院的小门打开。”

孙翔担忧地看了看靠在车里的唐昊,转身跑走了。周泽楷给车夫说了地址,一言不发地坐在唐昊身边。

唐昊找了份在赌场看场子的工作,没几天就跟人起了矛盾。他是能打,但今天人家有备而来,把他堵在暗巷里一顿猛揍。唐昊拼了命才跑出来,伤势说轻不轻,说重,他受过更重的伤。

黄包车在周园后面僻静的小巷停下,周泽楷把钱给了车夫,架着唐昊下了车。孙翔早就到了家,现在正焦急地等在后门外面,见他们到了便迎了上来。

“江哥问我你去哪儿了,我说你跟同学玩儿去了。”

周泽楷叹了口气,还好孙翔没直接来一句“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他把唐昊交给孙翔,走在前面,带他们从后门进了屋,绕过厨房。阿嬷和舅妈正在里面聊天,周泽楷探头探脑地看了看,客厅里没人,书房传来说话声。他转身对孙翔说:“你带他上去。”然后自己跑上了二楼,进了书房。

孙翔心惊胆战地架着唐昊上了三楼,好在唐昊还没失去意识,只是疼得直抽气。孙翔把他带进自己屋里,然后把他放在自己的床上。

不一会儿周泽楷上来了,还从楼下带上来了一条湿毛巾和一个医药箱。孙翔把唐昊的衣服脱下来,好在伤处都是拳脚造成的,没到皮开肉绽的程度。唐昊咬着牙,任周泽楷拿毛巾把他脸上和身上的血污擦干净。

孙翔这时找回魂儿了,问唐昊:“你今天干嘛了?”

唐昊声音发抖,说:“没干嘛,常有的事。”

“放屁,我认识你这么长时间你什么时候被揍成这样过?你要这样还能给我当小弟吗?”

周泽楷默默地听着他俩说话,把碘酒拿出来抹在唐昊的伤口上。唐昊抽了一下,看了看周泽楷光洁的额头。

他多解释了一句:“帮老板看场子,有人来找麻烦,常有的事。”

周泽楷突然插嘴说:“别干了。”

唐昊和孙翔都愣住了,诧异地看着周泽楷。周泽楷又说:“来我们家。”

唐昊还没说什么,孙翔脸色很奇怪地问:“为什么?”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目光去给唐昊贴膏药,回答:“他是你朋友。”

孙翔想也不想、反驳道:“你叫人来就来,万一他就愿意看场子呢?”

这下轮到周泽楷和唐昊诧异地看着孙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孙翔觉得心里别扭得厉害,他转头问唐昊:“你乐意吗?”

唐昊笑了笑:“算了吧,不合适。”他抬手把周泽楷手里的毛巾抽出来,递给孙翔,“翔哥帮忙给洗洗呗?”

孙翔脑子乱得很,接过去转身走出房间。唐昊收回手,平躺着看着天花板,与周泽楷同时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他哑着嗓子骂了句:“这寿头傻子。”

周泽楷把视线从窗外调回来,落在唐昊脸上。

唐昊鼻青脸肿,眼神却很清亮,直视着周泽楷沉沉的目光。周泽楷突然笑了一下,声音带着笑意,如水悦耳,说:“就是。”

 

唐昊在孙翔的房间躺了两天,孙翔说自己睡觉不老实,怕把他伤口压着了,晚上顺理成章地睡进了周泽楷的房间。

他和周泽楷还小一些的时候隔三差五睡在一起,孙翔喜欢周泽楷软软嫩嫩的皮肤,时常会忍不住抱着人家乱亲。有一回清晨,孙翔睡得迷迷糊糊的,把身边的周泽楷抓过来搂在胸前,下巴搁在对方温暖的肩窝,嘴唇鼻尖蹭着对方柔软的颈侧,鼻腔里都是奶味。

他被周泽楷推了推,后者脸很红,气息不匀地喊他:“孙翔。”

孙翔被他推开,那之后周泽楷便不跟他一起睡觉了。孙翔破天荒没问为什么,而是老老实实地睡回了自己的房间。这回托唐昊的福,孙翔躺在周泽楷身边,闻着久违的气息,也不敢多做什么,只是抓着周泽楷的手。没想到半夜无意识地翻了个身,还是把周泽楷箍进了怀里。

周泽楷一早醒来,靠在孙翔的胸前。少年人手长脚长,四肢纠缠在一起。他动了动,大腿碰到了孙翔湿漉漉的裤♦裆。

周泽楷的脸腾地红了,他猛地往后退开,孙翔被他弄醒了,睁开眼看着他,然后不确定地伸出手摸了摸周泽楷的脸。

“我刚刚……”他话讲到一半突然打住,然后跳了起来,尴尬地站在床边,双手捂着裆♦部,“我,我去上厕所。”

周泽楷目送孙翔仓惶地逃了出去,翻身平躺在床上盯着帐顶,伸出手摸了摸孙翔躺过的热烘烘的被窝。孙翔跑出周泽楷的房间,径直走回自己房间,然后猛地想起自己房间里还有个人,想转身就走。

唐昊早就醒了,坐在床边不知道想什么,他把孙翔叫住:“发什么神经?”

孙翔背对着他,支支吾吾地说:“没什么,我要上厕所。”

唐昊看了看他的屁股,说:“尿裤子了?”

孙翔急了:“你才尿裤子了。”

唐昊对他招招手:“过来,我给你看看。”末了补充道:“翔哥。”

孙翔顿了顿,转过身走近唐昊。唐昊伸手一把拉住他的裤腰,探头一看,乐了:“可以啊,小册老长大了。”

孙翔把自己裤腰扯回去,骂骂咧咧地说:“给老子闭嘴。”

唐昊竟然伸手摸了一下孙翔的裆♦部,说:“我帮侬搞搞?”

孙翔弹了起来,护住自己的下♦身,结巴起来:“你,你耍什么流氓!”

唐昊哈哈大笑:“我本来就是流氓。”

孙翔发狠踹了他一脚,从柜子里扯出一条干净裤子,走出房间去了厕所。唐昊下了床,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然后拐进了周泽楷的房间。周泽楷还躺着,听到声音,把目光聚在唐昊身上,又无声地移开。

唐昊说:“走了,谢谢。”

周泽楷半晌都不理他,在他转身要离开时才慢吞吞地问了句:“为什么?”

唐昊自嘲地笑了笑,“我不是富贵命。”

周泽楷坐起来,睡衣领口滑到一边,无意中露出白皙的脖子和肩膀。唐昊的目光沉默地掠过周泽楷的皮肤,经过周泽楷淡色的嘴唇,又看向对方的眼睛。

周泽楷说:“你不要命可以,别扯上孙翔。”

唐昊嗤之以鼻,“不用你说。”

唐昊干干净净地从周园后门溜了出去,第二天再从弄堂里见到他,他又是一身乱七八糟。周泽楷和孙翔每天要带午饭去学校吃,在看见孙翔偷偷抓点心放进包里后,周泽楷把他拦下来。

孙翔摸了摸鼻子,说:“我给唐昊带的……”

周泽楷说:“带别的。”

他把自己的饭盒打开,又往里塞了不少食物。阿嬷从外面打水进来,笑着问他:“小少爷嫌我装得不够多呀?”

周泽楷腼腆地笑笑,说:“好吃呀。”

孙翔在旁边看着,插不上话。中午午休,他跟周泽楷端着热饭一起到弄堂里找到唐昊,周泽楷把孙翔的饭盒递过去。唐昊来回看了看他俩,没说什么,接过饭盒吃起来。

孙翔把书包丢在台阶上,给周泽楷垫着坐。他俩并排分吃周泽楷的午饭,周泽楷端着饭盒吃菜,孙翔用手啃着鸡腿,三两下啃完了,周泽楷又用筷子夹给他一块肉,喂进他嘴里。

吃完午饭,周泽楷带着两个空饭盒回了学校,留下孙翔和唐昊在外面。唐昊在赌场上的夜班,白天本来应该休息,被孙翔缠着只好带着他四处瞎逛。他们蹲在闹市的百货外面,看着百货大楼和隔壁银行进进出出的人。

孙翔突然缩了一下脖子,说:“卧槽,我老娘舅。”

唐昊看了他一眼,孙翔在上海呆了几年,卷着舌头的北方话里混着沪语,指不定再过几年就讲不来北京话了。他顺着孙翔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个打着发胶、穿着三件套、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走出银行大门,钻进了路边的轿车里。

唐昊问:“你要出风头,跟周家做生意不就好了,跟着我干什么?”

孙翔坦然地说:“不会算账。”

唐昊说:“大老板哪能亲自算账?你只要人模狗样往那边一坐,自然有人帮你做事。”

孙翔收回目光愣愣地看着唐昊,喃喃地说:“还真是……”他想了半天,突然一把搂住唐昊,“以后翔哥发达了罩着你。”

唐昊笑了笑,把烟头丢进下水道。


TBC


那看似满不在乎转过身的,是风干眼泪后萧瑟的影子。不明白的是,为何人世间总不能溶解你的样子。

潇洒的你将心事化尽尘缘中,孤独的孩子你是造物的恩宠。

昊啊昊。




朋友:你要深入思考昊的结局,然后回顾他的人生。不要拿歌词搪塞!

我:……我他妈就是想飙个三轮车。

(谢谢这位好朋友!

评论(18)
热度(65)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