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翔昊周,周翔昊,昊周翔】人间草木(2)

换个cp说法(爆笑)已经不认识这三个字了

昊昊出场了!我给昊昊爆灯!


2.

周泽楷跟孙翔握手言和之后关系突飞猛进,到哪儿都黏在一起。周泽楷练钢琴,孙翔就趴在钢琴一角看着,偶尔使坏伸手摁一个低沉的白键。周泽楷警告地看他一眼,他就收回手冲周泽楷笑。

周泽楷喜静,孙翔好动,上午憋着劲儿陪周泽楷弹琴看书,下午就拉着人家满园子跑。孙翔喜欢玩儿将逮兵的游戏,捡了两根树枝削成枪的样子,跟周泽楷轮流当逮人的那个。周泽楷身体没他结实,在大太阳底下跑了一下午,再回屋里脚步发虚,抱着酸梅汤大口大口地喝。孙翔在一旁看着,又问:“你到底是不是小姑娘?下次我们玩英雄救美,你就不用到处跑了。”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把冰凉的瓷杯贴在孙翔脖子上。孙翔喊了一声,把周泽楷推开,咯咯发笑。

周老爷对孙翔的态度依然冷淡,但周园上上下下都很喜欢孙翔。孙翔脸蛋儿可爱、童言无忌、上蹿下跳,与安安静静看书的周泽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长大一点儿,舅舅舅妈会带着他俩去参加朋友聚会。孙翔跟周泽楷都穿着小礼服、抹着发胶,往那儿一站,竟有人笑他俩像贾宝玉和林黛玉。

孙翔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听人家一口一个“宝”一个“玉”,只当人夸他。舅妈捂着嘴笑,推了那位朋友一下,说“别瞎说”。周泽楷看了看孙翔红扑扑的脸,抿了抿嘴唇。

时间过得很快,四季仿佛只是一天里太阳从东墙挪到西墙。这年方明华在年初去了外地办事,夏末回了上海,到周园来吃饭。江波涛接周大少下班,顺道接了方明华。他们到的时候大少奶奶和阿嬷在厨房做饭,两个男孩在自己房间里玩,听见汽车驶入林荫道,便一前一后地跑了出去。

方明华看着孙翔穿着短袖从屋里跑出来,恍惚了一下,仿佛从前他带着两个小孩儿裹着棉衣趴在院子的雪地里捕麻雀还是昨天发生的事。

孙翔很久没有见方明华了,欢呼了一声跑到方明华面前。周泽楷安静地跟在后面,对江波涛笑了笑。方明华看着他俩,都长高了不少,头顶能到方明华的肩膀。

他们一起进屋吃饭,阿嬷和舅妈把菜端出来,让他们去洗手。周大少从前跟自家小妹感情最好,看到孙翔就眉开眼笑地搂着他。孙翔搭着舅舅的肩膀亲亲热热地说了几句话,周老爷咳了一声,严厉地说:“吃饭怎么吃的!坐没坐相!”

孙翔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周大少把他放开,让他在自己旁边坐好。阿嬷端了汤从厨房里出来,见气氛有些不对,奇怪地问:“怎么回事呀?是不是有什么菜做错了?”

江波涛一本正经地答:“是的呀,老爷子说你炖豆腐的盐放多了。”

阿嬷从来以自己的手艺为荣,现在听了这话脸都白了,手足无措地说:“那,那我重新去做一个好吧?”

周老爷子对下人不摆脸色,闻言摆了摆手,说:“小江逗你的,你坐下吃吧。”

阿嬷松了口气,拍了江波涛一巴掌。一桌人笑起来,气氛这才稍微松动了一些。孙翔埋头啃着骨头,给周泽楷递了个眼色,周泽楷默默摇了摇头。

正事都在书房谈完了,饭桌上都由舅妈起头聊点轻松八卦。孙翔和周泽楷听不懂,闷头吃饭。过了一会儿舅舅说:“今年你们也该上学了。”

孙翔茫然地看着舅舅,周泽楷却一脸了然。孙翔说:“上什么学?”

舅舅笑起来,“念书,学写字,以前学过没?”

孙翔在北京的时候无法无天,家里给他请的先生全被他气走了,但他不好意思说,只好心虚地点点头。

“多读点书,积累底蕴,以后出去才能让人家服你嘛。”

周泽楷听话地点点头,孙翔却怀疑地盯着自己的碗。读书能服人?那以前在北京,孙翔怎么不服先生的唠叨、只服他爸的拳头呢?孙翔已经很久没想起父亲了,一时间竟然想不起爸爸的脸,他忍住发酸的鼻子,埋头吃饭。

夜里孙翔又挤到了周泽楷的床上,抱着周泽楷的脖子聊天,“你爷爷真的讨厌我。”

周泽楷听他私底下都不肯叫外公,皱着眉否认:“没有。”

“就有,我觉得他恨不得我明天就摔下楼梯死掉。”

周泽楷打了他一下,“你别乱说。”

孙翔又说:“上学好玩儿吗?”

周泽楷没什么感觉,只好说:“还行。”

“什么叫还行呀,就是不好玩儿,我不想去上学。”

“你想干什么?”

“我要当大英雄!”

周泽楷的思路很简单,问:“那你要去武馆吗?”

孙翔想到武馆里的人都光着膀子黑着脸,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说:“不是,哎我说不清,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们很快就被送进了上海一所私立中学,江波涛每天早晨在周园门口等他们。周泽楷的制服扣子扣得一丝不苟,孙翔睡过了头,胡乱地把衣服披在身上,手里还抓着早饭,跟在周泽楷后面慌慌张张地跑出了大门。

江波涛看他俩上了车,自己也钻进驾驶座。他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看两个少年,孙翔三两口吃完包子,周泽楷便自然地掏出手帕递给他。孙翔接过去敷衍地擦了擦手,然后挤在周泽楷跟前看他摊在膝盖上的课本。

有好多字孙翔都不认识,看着看着就打起了瞌睡。周泽楷抬眼看向后视镜,跟江波涛对上了视线。江波涛笑起来,“小翔估计坐不住,你得看着他点儿。”

周泽楷点点头,让孙翔靠在自己的肩上。

孙翔第一天还算老实,第二天开始扯女同学的辫子,第三天午休过后便不见了人影。周泽楷也没出去找他,放学的时候看见他从学校附近的弄堂里跑出来,头发乱飞,制服的衬衣胡乱塞在裤子里。

孙翔见了他很高兴,拉着周泽楷的胳膊说:“我今天去了个好玩儿的地方。”

周泽楷看了看孙翔脏兮兮的手,孙翔不好意思地放开了,说:“你怎么不说话啊,上学不好玩儿吧?”

周泽楷摇了摇头,说:“今天先生问我你去哪儿了。”

孙翔紧张起来,他虽然管不住自己,但却总怕惹周家人生气。周泽楷又说:“我说你不舒服,回家了。”

孙翔眉开眼笑地,想去扒住周泽楷的肩膀,又怕自己弄脏了周泽楷雪白的衣领。他亲昵地撞了撞周泽楷,说:“太好了,今天冰激凌都给你吃。”

周泽楷严厉地看了他一眼,孙翔又心虚起来。他们在街头等着江波涛开车过来,孙翔讨好地给周泽楷拉开车门。

接下来孙翔老实了几天,终于在一个昏昏欲睡的下午坐不住,猫着腰溜出了教室。他背着书包翻过学校的铁栏杆,踩着树影跑到附近弄堂里,在弄堂深处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哎!唐昊!”他打着招呼,踢了蹲在墙边抽烟的男孩一脚。

那男孩抬起头来,不耐烦地看着孙翔:“你怎么又来了?”

孙翔熟稔地蹲下来,去抢唐昊手里的半根烟,有模有样地吸了一口。

唐昊看着他,说:“小少爷能不能好好读书?你总来找我干什么?”

孙翔一本正经地说:“我不是什么少爷。”

唐昊嗤笑了一声,脸上是与年龄不符的成熟。“你哄鬼呢。”

孙翔说:“真的,我也没有爸妈。”

“什么叫你也,你就知道我没有?”

“你有吗?”

“没有。”唐昊说得一脸坦然。他是从南京流落到上海的孤儿,在混乱的穷人地界里艰难地生存着。他什么活儿都干过,但都是短工,居无定所,有上顿没下顿。碰上他的时候,孙翔正在弄堂里四处游荡,结果被一群小混混截了道。

唐昊从弄堂口经过,见细皮嫩肉的孙翔色厉内荏地护着自己的书包,他便没安好心地走过去“帮了个忙”。孙翔见他一个人打跑了那几个混混,掩饰不住脸上的惊艳。唐昊甩了甩拳头,朝他伸出手:“给我。”

“什么?”

“包给我。”

孙翔还以为唐昊是跟他同一战线的,老老实实地把书包递了过去。唐昊看了他一眼,接过来粗暴地翻了翻,然后皱起眉头:“没钱?”

孙翔一头雾水:“什么钱?”

“没钱你护着干什么?”

孙翔没有被人截道的经验,茫然地看着唐昊,然后灵机一动,问:“你是不是要吃的?”他从衣兜里掏出点心递过去,“给。”

唐昊翻了个白眼,把书包丢还给他,然后一把抓过孙翔手里雪白的酥皮豆沙饼。孙翔看他吃得狼吞虎咽,问:“你住哪儿?”

唐昊吃完东西,从衣兜里掏出捡来的烟屁股,擦了一根火柴点上,说:“大街上。”

孙翔见他动作娴熟地点烟,非常新奇。他接着问:“你爸你妈呢?”

“关你什么事?”

孙翔自说自话:“你给我当小弟,我给你吃的,怎么样?”

唐昊莫名其妙地看着孙翔,突然笑了起来,勾着干裂的嘴唇,“我看你就是个二百五。”说完,他转身就走了。孙翔在后面追问:“你叫啥?”

唐昊停下来,已经很久没有人问过他的名字了。

“唐昊。”他微微侧过头说。

 

他们没有约好再见面的地点,唐昊本来就经常在这一带闲逛,但也接连几天都没有遇到孙翔。这天他从街上捡了半包烟,不知道是谁从口袋里滑出来的。他回到弄堂幽静的墙角,正在享受烟叶的芬芳,没想到孙翔又突然出现在他眼前。

孙翔拿着唐昊的烟不放,唐昊没说什么,又从烟盒里抽了一根出来点燃。孙翔侧头看他点火,从书包里掏出点心递给他。唐昊沉默地接过去,拆开油纸吃起来。桂花糕又绵软又细腻,带着清甜的香气。

孙翔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你没有爹妈,我也没有。你没有家,我也没有。我们俩也太有缘了。”

“你没有家?”

“不是我的家。”

唐昊嗤笑了一声,“我看你就是吃饱了撑的。”

孙翔现在学会了那个词,正色说:“寄人篱下你难道不懂吗?”

“听不懂,说人话。”

“别人的家始终不是自己的家。”

唐昊收起笑容,望向孙翔明亮的双眼。他想孙翔果然是少爷命,就这样还能挑三拣四。他的舌尖沁着桂花的清香,突然松了口:“行啊,我给你当小弟,你给我吃的。”

孙翔开心起来,装模作样地拍了拍唐昊的肩膀。

TBC


土星:你这周翔和翔周没两样了!

我不管,本来就没两样,分攻受还不是就只在开车的时候

评论(18)
热度(70)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