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周翔】暗中观察(14)

我又来了!我一天出现三次!

为什么大家都期待搞事情,能不能盼点好???我写了四年周翔(没),什么时候搞过事情,我不会啊!

13.

14.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好运已经用光了,他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孙翔。但当他慢腾腾地走到活动中心大门,就看见孙翔从马路对面左顾右盼地横穿了过来。

周泽楷在原地僵硬了两秒,转身就朝里走。孙翔也没有叫住他,沉默地跟在后面,不远不近。周泽楷迈开长腿,飞快地朝前走着,冷不防被人拉住了胳膊。他回头一看,孙翔正静静地看着他。

周泽楷低声说:“对不起。”

孙翔愣了愣,放开手,仍然一言不发。周泽楷深吸一口气,心里想着就这样吧,然后又准备转身。孙翔又一把将他拉住,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嘶嘶地说:“感冒了。”

周泽楷呆住了,孙翔仍在努力地说着话,“你别不理我。”

周泽楷垂下头,自嘲地笑了笑,说:“不会。”

“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

“好。”周泽楷答应得很快,他抬起头看着孙翔,“走吧。”

他们并肩走进了战队大楼,明天才恢复工作,江波涛他们都还没回来,楼上楼下一个人都没有。孙翔失了声很安静,周泽楷也一如既往地沉默。他们踩着窗外投进来的午后日光,沉默地上了楼。孙翔突然咳起来,咳得很厉害,周泽楷听了自己喉咙都痛。

“吃药了吗?”

孙翔点点头,见周泽楷没看他,哑着嗓子补充了一句:“吃了。”

他们走到寝室的楼层,周泽楷说:“好好休息。”然后把孙翔一个人留在了走廊上。

孙翔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看着周泽楷头也不回地进了自己的房间。

周泽楷昨天也没睡好,进了寝室像泄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地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手。他虽然不是个自负的人,但也不是一个习惯于追求的人。从小到大一切都来得顺理成章,不爱说话就不说,队长当得不够好就找江波涛,一人队就一人队、队友都真心实意地信任他。

昨天睡前周泽楷就想了,孙翔不喜欢男的就算了,自己也没必要这么倒贴。但今天看到孙翔,他的自尊和退缩都哗哗地往下掉,恨不得握住孙翔的手问他“你不是昨天还说要和我住在一起吗,你再想想好不好”。

他侧身颓然地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梦里一片混乱,他梦到孙翔结了婚,穿着笔挺的西装、锃亮的皮鞋,英俊潇洒。周泽楷心里堵,难受得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还是下午的姿势躺在床上,但窗外的天已经快黑了。

他活动着酸痛的肩膀坐起来,听到走廊里惊天动地的咳嗽。他站起来拉开门,见孙翔正从楼梯边走上来,手里拿了瓶饮料。咳嗽响彻了静悄悄的大楼,周泽楷默默地看着孙翔。

孙翔见周泽楷打开门靠在门边,尴尬地止住了咳嗽,但控制不住地耸动着肩膀,吭吭地喘着气。周泽楷一看,孙翔手里握着一瓶冰糖雪梨。

孙翔随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饮料,无声地笑了笑,嘶嘶地说:“润肺的。”

周泽楷皱起眉,问:“谁说的?”

“上网查的,冰糖雪梨止咳润肺。”

要不是心情太差,周泽楷都差点笑了出来。他叹了口气,不知道孙翔怎么一个人活到二十岁的。他说:“不是这个。”

孙翔满头问号,仔细看了看瓶身上四个大字,然后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是啊?冰糖雪梨。”

周泽楷听他说话好像耳语,也不跟他多说,直接拿出手机搜了图片给孙翔看。他指着屏幕上剔透的冰糖蒸雪梨,说:“是这个。”

孙翔一下子觉得有些丢脸,又疯咳起来。周泽楷看着他,再次对自己说就这样吧。他收回手机看了眼时间,说:“你休息。”就径直顺着楼梯下了楼。

周泽楷掏出他爸的墨镜带上,穿过夜色走回自家小区,在小区门口的水果摊停了下来。老板跟他很熟,见怪不怪地看着这个年轻人大晚上地戴着墨镜走过来。

“小周买水果啊?”

周泽楷点点头,低头伸出手戳了戳灯光下鹅黄的雪梨,挑了一个形状饱满的拿在手里掂了掂,然后递给老板。

“就买一个?不收钱了,拿去吧,侬妈妈经藏来关造吾桑意。”

周泽楷笑了笑,不推辞,说“谢谢”,然后捧着雪梨转身走进小区,进了自家的单元楼。他三两步地爬着楼梯,像往常一样冲声控灯跺着脚。他妈妈又在楼上把门打开,吃惊地冲着楼梯缝隙中周泽楷晃动的头顶说:“小楷?侬做撒又回来了呀?”

周泽楷上了楼,说:“做点东西吃。”

周妈妈看着周泽楷握在手里的雪梨,一脸怀疑,“大晚上回来吃梨?”

“嗓子痛。”周泽楷一边说一边侧着身进了家门。

“莫不是感冒了吧?”周妈妈在他身后关上门,关心地说,“要不要吃药?”

周泽楷摇摇头,走到厨房洗干净手,把梨也拿到水管下冲洗,然后从刀架上抽出水果刀削皮。他妈妈跟了进来,伸手摸了摸周泽楷的额头,“没有生病?好端端的怎么嗓子疼?”

周泽楷凉凉的额头抵着妈妈温热的手心,说:“昨天喝了酒。”

周妈妈吓了一跳,赶紧问:“喝了多少?”

周泽楷手里动作没停,削了皮又把核挖出来,然后弯腰在橱柜里找出冰糖和川贝塞了进去,“没喝多少。”

周妈妈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动作娴熟地用蒸锅接水,然后放在灶上,把梨放进碗里搁在蒸格上。周妈妈说:“以后不要喝酒了,免得喝了难受。”

周泽楷听话地点点头,开了火,跟他妈妈走到客厅去看电视。周泽楷现在情绪低迷,看电视里放婚戒广告,荧幕上偌大的一句“will you”,他又难受起来。接着跟他妈妈看了一集电视剧,本来是个喜剧,周泽楷看得一脸沉重。好在他平时就不出声,周妈妈也没注意他脸上的表情。

一个多小时后周泽楷站起来走进厨房,关了火打开锅盖,被甜甜的蒸汽扑了一脸。他隔着湿毛巾把碗端出来,大拇指被碗沿烫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摸了摸自己的耳垂。他找出保温盒,把冰糖雪梨放进盒子里,盖上盖子。

他洗了碗收拾了灶台,端着保温盒走到客厅,把挂在脖子上的墨镜摘下来放在鞋柜上,说:“我走啦。”

他妈妈盯着电视,也没看他,“嗯”了一声。周泽楷推开门走了出去,看了时间,是夜里九点多。他穿过校园回到了活动中心,跟门卫打了个招呼,爬楼梯上了宿舍。

战队其他人不知道回来没有,孙翔的寝室底下透出一丝光线。周泽楷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他拧了拧把手,门没锁,轻轻打开了。

他透过门缝看见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孙翔不知道在哪。孙翔的寝室很空,不像轮回其他人的房间,堆满了粉丝送的零食和玩具,看上去更有真切的“住在里面”的感觉。

周泽楷把门推开了一些,便看见孙翔坐在床头背对着灯光,大半个身子都淹没在黑暗里。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听见门响也丝毫没有反应。周泽楷站在门口,轻声说:“孙翔。”

孙翔被吓了一跳,慌乱地转过头看向门口,和周泽楷面面相觑。周泽楷放弃了交流,举了举自己手里的保温盒,说:“来吃。”

孙翔站起来,见周泽楷走进来把盒子放在书桌上。他疑惑地问:“吃什么?”周泽楷看了他一眼,孙翔哑得更厉害了,说话好像是从肺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来的。

“冰糖雪梨。”

孙翔又尴尬了起来,然后忍不住好奇地打开了保温盒的盖子,也被甜甜的热气熏了一脸。冰糖雪梨在灯光下反射着剔透莹润的光,孙翔四下看了看,也没找到餐具,直接用手把雪梨的盖儿拎了起来。

周泽楷靠在桌边,静静地看着他。孙翔垂着眼,咬了一口,一点点惊喜爬上了他的眼角眉梢。周泽楷知道他喜欢吃甜的,在食堂喝八宝粥都要放三勺白糖,饭后没有吃小甜汤的习惯,却总要来抢周泽楷的喝。

孙翔咔擦咔擦地啃完了盖儿,好奇地看着剩下的雪梨,川贝和冰糖化在甜水里,乘在白白胖胖的雪梨中间。他拿起雪梨,吸溜吸溜地把中间的水喝了,吃到了川贝的苦味,眉头又皱起来。

周泽楷一直在看他,见状便说:“有川贝。”

孙翔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好意思问,埋头把水喝光,然后三两口把梨肉吃掉了。周泽楷看他吃完,把盒子收了起来,起身说:“晚安。”

孙翔突然抓住周泽楷的手,周泽楷等了半天,孙翔没说话。周泽楷把手抽了出来,然后离开了孙翔的寝室。

TBC

评论(24)
热度(305)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