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周翔】暗中观察(12)

就,口了一下。

11.


12.

周泽楷跟孙翔进了房间,孙翔用脚把门关上,挂在周泽楷肩头唱起星战的主题曲:“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叭!星历三千四百五十六年,轮回号在静安座二十二号星着陆成功!”

周泽楷啪啪鼓掌。

“舰长周泽楷在他的大副孙翔的协助下,又一次完成了完美的航行!”

周泽楷一边鼓掌一边大着舌头说:“太棒惹!太棒惹!”

孙翔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周泽楷!你怎么这么逗啊!”

周泽楷转过身,面朝着孙翔。孙翔的眼角、鼻尖、脸颊、嘴唇都发着红,皮肤反着光,上唇和下颌在凌晨冒出了柔软的胡茬。这是二十岁的孙翔,浓眉大眼,鼻梁挺直,嘴唇丰满。

他想起自己刚见到孙翔那会儿,自己人生的第十八年刚过了一半,高中毕业,当了轮回的队长。上学时因为性向与众不同,被班上女生夸“很有绅士风度”。其实不是这样的。周泽楷见过孙翔被他的小跟班们要求现场教学接吻。孙翔说对着他们下不去嘴,小弟们又是起哄又是激将,最后孙翔举起手中的饮料瓶,说:“好了好了,看好了啊,我就做一次。”他一边说,一边撅起嘴对着瓶口“啾啾”地一阵猛亲,末了还伸出舌☻头探☻进瓶口,舌☻尖灵活地上下摆动。

周泽楷咬着奶茶吸管,远远地看着,脸“腾”地红了。你拿一打女性☻裸☻照扔到周泽楷面前,他自然眉毛都不会抬一下。但那个时刻,周泽楷觉得自己在上海微凉的初秋熊熊燃烧了起来,头顶都冒了烟。

那时候孙翔未满十六岁,胳膊腿都是纤细的,个子也还没长开,一开口就是公鸭嗓。这才几年不见,周泽楷与孙翔面对面靠得很近,他才发现对方已经长大了那么多,比自己还要高一点。

孙翔开口说话,成年男子的嗓音被烟草侵蚀过,却还未遭受岁月的磨砺。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又很天真,说:“周泽楷,我觉得你太好了,以后就算退役了我也还要跟你住在一起。”

周泽楷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慌了神,只听孙翔又说:“然后我们可以天天一起看星球大战。”

周泽楷慌到一半,听了这话又想笑,酒精还没退下去,他被孙翔绕得云里雾里,脸上的表情很茫然。孙翔看他傻乎乎的,自己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歪着头念:“周泽楷,你是不是傻,周泽楷?”

周泽楷被他喊得心砰砰跳,稍微往前凑了一点,便碰到了孙翔的嘴唇。孙翔完全没跟上状况,还当十六岁跟人教学接☻吻,嗤笑着说:“你技术也太烂了。”说着,孙翔伸出舌☻头闯进周泽楷的口☻腔,牙齿擦过周泽楷的嘴唇。

周泽楷想,这酒实在是太甜了,孙翔的呼吸、嘴唇、舌☻尖、唾☻液、全都甜得发腻。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搂住了孙翔的腰,覆上了他的臀☻部。孙翔退开了一些,拍了拍周泽楷的胳膊,说:“翔哥的屁股是你想摸就能摸的吗?”

周泽楷忽然惊醒过来,也退开了一些,把手收回来乖乖贴在大腿两边,安安静静,罚站似的。

孙翔也有点晕,勾着腰去对上周泽楷冲着地面的目光,说:“你是不是喝太多了不舒服?”说着倒退几步坐在床边,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周泽楷,头渐渐垂了下去。

周泽楷看着孙翔头顶的发旋,他仿佛又置身于当年的高中校园,在角落听到孙翔他们打篮球缺了个人,却无论如何做不到大大方方走过去问我可不可以加入你们,纠结了半天,最后人家都走了。

周泽楷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今天一定要讲清,今年都二十三岁了,不能这么下去。

他抬眼看了看孙翔,后者却已经坐在床边睡了过去。他走近孙翔,把孙翔放倒在床上,然后扯开被子给对方盖上。他绕到床的另一边,坐在床边磨蹭了一会儿,反手摸了摸黏糊糊的后颈,最终还是觉得就这样直接睡觉太难受,于是跑到客房去翻箱倒柜。

吴启正裹着被子打着呼噜,周泽楷轻手轻脚地找到了洗漱用品,又溜回了主卧。孙翔还安睡着,周泽楷进了浴室,关上门,脱掉衣服跨进浴缸。

水很暖和,冲掉了他身上的紧张和黏腻。他从架子上拿过沐浴露,打开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正是孙翔身上那股柑橘的味道,看来孙翔在宿舍和家都用的同一种沐浴露。

周泽楷洗完澡,湿淋淋地踏在浴室地面上,门突然被打开了。周泽楷刷地从洗手台上抓过浴巾挡在身前,孙翔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看了他一眼,说:“洗澡?”

周泽楷点点头,把浴巾展开围在下半☻身。孙翔一手打开马桶盖,一手拉开裤链,闭着眼睛就要撒尿。周泽楷不得不叫他:“孙翔!”

孙翔刚要尿出来,听周泽楷喊他只好憋了回去,回头不高兴地问:“干什么?”

周泽楷说:“……你看着点。”



TBC

评论(37)
热度(312)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