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叶喻】大雪

又名当叶喻看雪时他们在瞎扯些什么

又名当我看雪时都在瞎想些什么

喻文州在窗前看雪,叶修在房间门口捧着一杯热茶,慢条斯理地吹了一口气。

“文州,我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事?”

“根据我八辈子的记忆,你每一世都非常喜欢雪。”

喻文州头也不回:“你有八辈子记忆这个事情应该在我们婚前说明吧?”

“唉,我错了,我怕我一说就把你吓走了。”

“我有那么小心眼吗?”

“当然没有,所以我现在向你坦白。”

喻文州干脆一屁股坐在落地窗前,“说吧我还有什么几辈子都改不了的恶习。”

叶修走到他身边蹲下来,把茶递给他。

“我第一回遇到你的时候你就是专程去看雪的。杭州下了三天大雪,我躲在湖心亭图清净,竟然被你打搅了。”

“嗯,原来陶庵梦忆是我写的,怪不得你非要送我一本。”

“你比书里插图上好看多了,简直无敌最俊朗,拉着我要跟我喝酒。”

“书里写的是你拉着我喝酒啊。”

“你写书的时候都老了记不清了,我哪能喝酒?”

“然后呢?”

“我当时对你一见钟情,但你光顾着看雪,没看上我,就走了。”

“我当时心情不好吧,家里破产了。”

“总之后来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但我记住你了。”

“那接下来的一辈子你怎么找到我的?”

“缘分天注定,我是遇到你的。”

“在哪儿?”

“在广州,我们在酒会上遇见了。”

“你又对我一见钟情咯?”

“准确来说我们都对彼此有好感,当天晚上我就去翻了你家窗户。”

“这个已经超出好感了。”

“你在阳台上,说月亮照在地上像雪,你说你从没见过雪。不过那年广州罕见地下了大雪。”

“我是不是看着雪就走不动路了?”

“还成吧,咱俩牵着手的,我往前走你也得往前走啊。”

“听起来还算幸福美满,我们最后什么结局?”

“好景不长,你出国了,我留在了国内。”

“那相当遗憾。”

“但没有关系,带着上辈子的记忆这辈子我又遇到你了。”

“你不是说你有八辈子的记忆吗?”

“前六辈子忘了。”

喻文州好脾气地对叶修笑了笑,朝他伸出手:“难为你了,每次都没跟我善终。”

叶修一本正经地握住喻文州的手,说:“于是我就想,是不是不应该跟你谈恋爱,免得最后都没好结果。”

“什么才叫好结果?”

“子孙满堂之类的吧。”

“那我估计我们再恋爱八辈子也没有好结果。”

叶修晃了晃喻文州的手,“但是我一见到你就没得选了,就好像你每一辈子都喜欢雪,我每一辈子都喜欢你。”

喻文州笑得眼睛都弯了,“你做这么多铺垫是不是又偷偷抽了烟不好跟我讲的?”

“哪能呢,有烟抽我肯定分你半包了。”叶修看向窗外,“我还能预见未来。”

“厉害,说来听听。”

“世界毁灭了,然后下了一场大雪。我们是幸存者,我长途跋涉找到你,敲响你的门。”

“请问是哪位?”

“你好我叫叶修。”

“有何贵干?”

“不好意思事情是这样的,上辈子和上上辈子我都答应了你要陪你看雪,这辈子还得继续履行诺言。”

“那真是十分感谢。”

“不用谢。”

 




评论(21)
热度(226)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