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叶喻】夜访吸血鬼(01)

叶访吸血鬼

情人节快乐!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反正先写到这里!

我其实是想写肉文der。(躺)



喻文州作为一只天生的吸血鬼,拥有完美的自控能力。也就是说,除非情况特殊,喻文州通常都像普通人类一样生活。三餐规律,作息健康,工作稳定,一年中没有几次犯血瘾,堪称新新血族的表率。

随着时间的推移,血族这种生物也经历了无数的演化。譬如他们拥有了生长和繁殖功能,也学会了夜伏昼出,有很多现代血族都是由血族父母遗传而来的。这大大减少了年轻血族们“被转化”的怨气,要比五百年前的吸血鬼友好不少。

因此喻文州作为血族,除了肤色偏白、有一点儿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以外,遵纪守法,与普通公民无异。

此时的情况却让喻文州有些莫名其妙。

他在地下停车场泊车,有一位先生正好也将车停在他车位旁边。喻文州朝对方友好地笑了笑,俩人一前一后往电梯走,又一前一后进了电梯。喻文州按了地面层,陌生人按了顶层。电梯门刚刚合上,陌生人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

“你好,我是异协检察官,请出示你的身份证。”陌生人说着,从口袋里掏出证件。

喻文州愣了一下,也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有事吗?”他异于常人的视力瞥到对方证件的姓名,“叶sir?”

喻文州持有合法的少数生物身份证,也定期打疫苗,可以算得上是绝对无辜无害的一位血族公民。异协全称异能生物协调与保护委员会,成立数百年来为人类与异能生物的和谐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当然,也绝不放过任何潜在的危险分子。其中战斗力最高、执法力最强的,就是委员会检察署。

检察官接过喻文州的身份证,翻来覆去看了两遍。电梯运行到了地面层,喻文州伸手拦着电梯门,询问道:“请问我可以离开了吗?”

检察官皮笑肉不笑地说:“现在我怀疑你携带非法物品,请你跟我走一趟。”说着,他抓住喻文州揽住电梯门的胳膊,将他带回电梯轿厢里。

喻文州看着电梯门轰然关闭,心中疑惑大于不满。“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检察官不答话,抱着胳膊看着电梯的数字跳动。

喻文州追问:“叶sir?”

检察官的视线终于落在喻文州脸上,挑了挑眉毛:“严肃点儿,乱喊什么呢,港片看多了?”

喻文州哭笑不得,改口:“长官?”

检察官表情松动了很多,要笑不笑的,“叫我叶修就行。”

“叶长官,请问我携带了什么非法物品?”

“你自己不知道?”

“我不知道。”

“撒谎。”

“我真不知道。”

电梯门在此时打开,顶楼俨然是一条空荡荡的走廊,叶修轻轻拽着喻文州的胳膊,把他往外带。

“不知道?那就搜身。”

喻文州算是明白了——

他遇上流氓了。

叶修拽着他上了天台,大义凛然地说:“转过去,背对着我,双手抱头。”

喻文州转过去举起双手,慢吞吞地说:“长官,港片看多了的人是你吧?”

“少废话。”叶修伸手按压喻文州的肩膀,手掌顺着他的背部往下滑,停在他的臀部上方。

喻文州微微侧过头,问:“搜到什么了?”

叶修的手翻开喻文州的衣摆,朝里边摸过去。喻文州高举的双臂迅速落下,钳住叶修手腕,叶修反手擒拿喻文州,将他胳膊往后一拧。然而喻文州堂堂一个血族,脚下一蹬,轻巧地翻了个身,将叶修带过肩,把他摔在地上。

叶修顺势滚了两圈,呈大字躺在天台湿漉漉的地面。

“喻文州,我现在要逮捕你,你妨碍公务。”他指着喻文州,咧开嘴笑。

 

叶修将喻文州带回检察署,二话不说把他关在拘留室。

一名剃了圆寸的警官溜溜达达路过拘留室,往里探头看了一眼。

“哎!文州!”

喻文州被收缴了手机,双手拷在一起,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发呆。他闻声抬起头,惊讶地说:“方锐?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这儿工作啊。”方锐指了指自己的制服,“倒是你,怎么在小黑屋里关着?犯什么事儿了?”

喻文州微笑:“袭警。”

“什么?咱俩一块儿上高中的时候你不是三好学生吗?”

“人是会变的。”

“还真看不出来。”方锐连连摇头,“袭谁了?”

“叶长官。”

方锐由惊讶变惊吓,张大的嘴能塞进又取出一枚灯泡。“老叶?怎么可能?”

“在路上发生口角,就动了手。”

“不是,他,他从来,都……”方锐语无伦次道,“没有什么人能碰到他一根头发啊!”

“是吗?”喻文州始终好脾气地笑着,“他被我撂在地上滚了两圈呢。”

方锐啧啧称奇,给喻文州接了杯水,转身走了。

十分钟之后,叶修亲自来做笔录。

“姓名?”

“喻文州。”

“年龄?”

“二十三岁。”

“种类?”

“血族。”

“职业?”

“XX公司普通职员。”

“住址?”

“X区X路XX号X-X。”

“电话?”

喻文州顿了一下,叶修便抬起头来看他。

“麻利儿的,别想蒙混过关。”

喻文州报了自己手机号。

“说吧,为什么袭警?”

喻文州如实回答:“正当防卫。”

叶修一本正经做笔录,面不改色问:“哦?防卫什么?”

“性骚扰。”

“谁骚扰你?”

“异协检察官叶修。”

“怎么骚扰你的?”叶修用笔头敲敲桌面,“说具体点儿。”

喻文州皱着眉开口:“借用搜身对我进行,呃……”他说不下去了。

“?”

“叶长官,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

“你是不是想泡我?”

叶修拿眼斜瞅着喻文州,把笔杆叼在嘴里,抱着胳膊。

“你倒是很有自信。”

“你是不是不会搭讪的?”

“你很会?”

喻文州站起来,勾身凑到叶修面前:“你好,我们是不是见过面?”他坐回座位,耸耸肩,“很容易的。”

叶修咧了咧嘴,随手把笔抛在桌上,点点头,“我们的确见过面,喻文州。”

TBC

评论(13)
热度(228)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