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叶喻】老胃病(短篇)

叶修年轻时生活不规律,人到中年落下一身毛病。其中常年不见好、最严重的一项是胃病。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康师傅应该给他支付医药费。

二十五岁以前没人管他,疼得厉害了就吃两片药,或者猛抽一包烟,将就着也就过去了。二十五岁以后开始跟喻文州谈恋爱,其实一开始也不觉得有什么。直到有一次叶修因为胃病而住了三天的医院,都不敢给喻文州讲;最后他在心里偷偷地告诫自己:健康很重要啊,否则以后比喻文州先死了怎么办,喻文州都没有追求的目标、仰慕的对象了啊!

这是后来叶修自己告诉喻文州的。

喻文州报以微笑,笑容大意:论脸皮厚度谁比得过你。

去过医院之后,叶修好歹注意一下三餐了。但这其实也没什么用,该胃疼还是疼,该想吐还是吐。他和喻文州恋爱之后,经常以朋友的身份拜访喻文州的父母。有一回适逢犯了胃病,不顾形象地蜷在喻文州父母家的沙发上。喻文州的母亲看得十分心疼,当即给叶修煲了一锅山药老鸡汤,晚饭时间单独给叶修盛一小盅,喻文州他爸和喻文州都不许碰。

他们出柜之前,叶修在喻文州家里就是个宝贝。喻文州的父母关心竞技赛,知道这么个人。在他们心里,对于喻文州的职业来说,叶修是大神,是前辈,是这个行业顶顶好的人物;而对于喻文州的人生来说,叶修则是导师,是知己,是至交。

总结一下大概可为两个字:贵人。对待儿子命中的贵人自然要比对儿子还好,这让叶修一度嘲笑喻文州不是亲生的。喻文州只是伸手去捏叶修的耳朵,谁是谁的贵人?叶修得了喻文州这么一个对象简直是前十个辈子修来的服气。

叶修第一次喝过喻文州母亲煲的汤,从此难以忘怀。头三年异地,跟喻文州打电话别的不谈,首先问咱妈好不好。喻文州说她很好谢谢你,叶修就追着问什么时候能再喝到山药老鸡汤。喻文州开玩笑说:要不你跟我妈谈恋爱吧?

叶修连声解释:不不不,哪能呢,我这叫爱屋及乌,爱你及令堂。

喻文州问:胃还好?

叶修答:不太好。

第三天上林苑收到来自广州的快件,猪肚汤和薏米粥都结结实实地密封在乐扣乐扣里,被快递员捧着送上门的。陈果签收了,叫叶修来拆包裹,还以为他又在淘宝买的什么阿迪王。叶修心不在焉扒开纸箱,从一堆塑料泡沫里捞出一盒汤一盒粥,兴欣众人啧啧称奇。

魏琛薅了叶修一把,神情极度刻薄,表示自己辛苦带出来的小队长(一颗白菜)就这样白白让叶修(这头猪)拱了。叶修一个劲儿笑,盛了一点汤一点粥,捧着小碗坐在沙发边一口一口地吃。方锐把这一幕拍了张照片,发微博艾特喻文州,苏沐橙首当其冲转发戴墨镜,底下一排“怎么回事”“有奸情”。

喻文州大方转发:不用谢我。

叶修跟喻文州恋爱从未藏着掖着,也没有刻意去说。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你在他面前激情拥吻他也不会懂。例如孙翔。叶修和喻文州正式出柜之后,江波涛给孙翔解释了老半天他俩是怎么回事。最后孙翔发表感想:吓我一跳。

江波涛问:为什么?

虽然不情愿,孙翔不得不承认:我刚刚还以为他们要一起打组合。

在媒体上公开之前,叶修和喻文州首先跟各自的父母出柜。叶修很多年不回家,一回家第一句话:爸妈我回来了。第二句:爸妈我是同性恋。当天就被揍出了军区大院的院墙,还是叶秋后来偷偷又把他放进家门,给他饭吃的。喻文州的出柜方式则要温和很多,晚饭后跟父母对坐饭桌两边,一人手里一碗红豆汤,喻文州娓娓道来:在我初中的时候……

总之说了一晚上,意思就是生而为GAY我很抱歉。喻文州的母亲心思细腻,问了一句:你现在是有对象了吧?

喻文州回答:是的。

是谁?

是叶修。

那厢叶修身处北方的寒夜四季如春,一边对着暖气片烤内裤,一边把电话夹在耳朵与肩膀之间,无不担忧地问:你妈还会给我煲汤喝吗?喻文州逗他:我妈说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叶修着实一口气没提上来。喻文州的父母是叶修这么多年以来唯一对他呵护备至的长辈,要说老死不相往来叶修是绝不愿意的。于是他连夜赶飞机到喻文州父母家门口,连喻文州都回自己的住处了。叶修敲门,门一开,他垂着头耷拉着肩膀,说阿姨我错了,你不要恨我。

喻文州的母亲愣了好一会儿,问:你怎么来了?

叶修在路上打了一肚子的腹稿,此时语无伦次,从他绝无害人之心说起,倾诉了对喻文州的一番衷肠;又说到他如何发自肺腑地喜欢喻文州的家庭,多么想要成为其中一员。都把喻文州他妈说哭了,敲了一下叶修的脑门,直说真噶系傻仔。最后还是喻文州开车来把叶修接走的,路上问叶修说了什么,两个人眼睛都这么红。叶修摆摆手:随便夸了几句咱妈的厨艺。

之后的春节假期,早就跟俱乐部和战队商量过了,他们才正式在公众前发稿。但形式也很简单,一人一条微博。一人说我正在和文州恋爱,另一人说我跟叶队是情侣。所有人的反应几乎都是先看日期,确定不是愚人节;再看看日期,确定只是普通的一天;最后有恭喜的有暴哭的有喷子也有剪刀手,甚至还有粉叶修黑喻文州的不得不含恨与粉喻文州黑叶修的握手言和。外界看得热闹,然而当事人之一在那天胃病犯得厉害,缩在自家小床上跟喻文州通话,头晕眼花地跟人讨安慰,还说我真的好想咱妈。

恋爱五年叶修搬到广州长住,跟喻文州一人出一半的钱买了一套房子。那套房子他们一直住了将近十年,一直到叶修的胃病都被不间断的养胃汤给养好了,烟也戒得差不多了,他俩才决定再换一个居住环境。当然是往更好的换,后院种花前庭栽树,养一池鱼和一只猫。猫的名字叫叶神,叶·不要脸·修自己取的,他说因为这只猫特别会跟那池鱼友好相处,就像他叶修对喻文州一样,明明一爪子就能拍死,但却始终得不到批准就绝不亵玩。

到底谁拍死谁?就这年纪了叶修还为了一根烟拉着喻文州的胳膊装胃疼,虚情假意地说我疼我疼我疼死了,你给我一根烟我缓缓,半根行不行,哎哟谋杀亲夫。喻文州把手机递给叶修,说:想回去看看我妈你就直说嘛。

叶修把电话接过去,拨号,兴高采烈喊一声:妈!今天晚上我和文州回家吃饭行不?

喻文州看了看叶修,刚还要死要活的此刻屁事儿没有,一脸谄媚,就为了一口汤。喻文州没眼看,拿着小壶低头浇水,那桂花树已亭亭如盖矣。

 

全文完


评论(28)
热度(320)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