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叶喻】男友力三十题1-5

小短篇,当然是男友力三十题最好写啦。

不知道能写多少,写到我复习完全职吧!

三十题来源不清楚……一年前微博上存的()

普(安)及(利)一下健康积极的叶喻观hhhhhhhhh(不)

要我说啥呢,我只能说一句,成熟的人,一定会对感情认真负责,踏实诚恳。

——————————————————————


1.倾向一边的雨伞


喻文州第一次到杭州是一个夏休日,飞机降落后,他提着行李坐上摆渡车,肩膀已经被大雨湿透。车厢内很闷热,拥挤不堪,喻文州的手机这时响起来,显得特别突兀。

陌生来电。

“你好。”

“到了?”

“在摆渡车上。”

“我用的机场电话,出来在E3口。”

“好。”

车停下来,喻文州走进航站楼,直奔叶修所在的那个出口。

叶修正背对着他,站在路边抽烟。喻文州走到他身边,叶修转过头来,看见一道水痕蜿蜿蜒蜒地顺着喻文州的脸爬下来。

“淋着雨啦?”

“有点,没关系。”

叶修在衣兜里掏了半天,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喻文州。

“谢谢。”

他们上了出租,喻文州把墨镜摘下来。叶修瞅了他两眼。

“瘦了?”

“没有吧。”

“我记得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脸好像大一点。”

“你上次见我什么时候?”

“我想想,三年前?”

“两年前吧。”

“现在抽条了。”

叶修笑起来。

“过来是小飞机?”

“嗯,满客。”

“是嘛,暑假,旅游呀。”

喻文州笑了笑,没接话。沉默了一会儿,叶修说:“师傅,前面小区门口停。”

他们从后座下车,叶修把折叠伞撑起来,给喻文州举着,看他打开后备箱把行李拿出来。

“你们住这里面?”

“对,别墅,高级吗?”

“高级。”

“老板娘还说啥时候去整个独栋的。”

他们一边说话,一边朝小区里走去。叶修非常自然地将雨伞倾斜到喻文州那边,喻文州抬手给他推回去。

“不用斜着。”

“你那边不还有行李嘛。”

“防水的。”

“噢。”叶修应了一声,端端正正地撑着伞。

又沉默了一会儿,叶修说:“饿了吗?”

“饿了。”

“快到了。”

“嗯。”


2.我一直在这里


半夜,叶修独自复盘结束,保存了文档,关了视频文件,掐了烟头,又点了一根,站到窗边活动脖颈。

抬头看见明亮的圆月。

又走回电脑前,点开喻文州的QQ,对方对他隐身可见,现在头像灰着,离线。

叶修敲了句:“月亮挺亮。”

然后关机洗澡睡觉。

第二天醒来上线,喻文州早上八点的时候回复了他一句:是啊^_^


3.晚安


相比叶修,喻文州的作息时间要规律很多。

他们同居之后还是如此,常常喻文州从床上翻个身,迷迷糊糊觉着身边没人;或者起来喝个水,看见书房灯还亮着。

“还没睡?”喻文州站在书房门外,身前罩在温暖的台灯光里,身后融进蓝黑色的夜。

“嗯,看水下古城老三的数据。”

水下古城是荣耀即将开放的新副本,叶修是主要开发人。叶修就这点好,不管他在干什么,他都会跟喻文州说明白。他从不会说,在看个东西,在玩电脑,这类模糊不清的答案。

“哦,”喻文州打了个哈欠,“我继续去睡了。”

“水。”叶修转过头来,朝喻文州招招手。

喻文州走进书房,把水杯递给他。

叶修伸长胳膊搂了一把喻文州温热的腰,接过水杯。

“去睡吧你。”

“晚安。”


4.读心术


后来荣耀有一场纪念晚会,叶修和喻文州同去。退役之后的选手回了各自的城市,算一算也有两三年没相聚了。

聚餐的时候,相熟的人坐了一个大圆桌,先是聊往事,再是聊八卦,聊到叶修头上,叶修正低头对付一块鲫鱼里复杂的刺。

“我什么?”

“你俩啥时候结婚呀?”问的是他和喻文州。

“这不还没出台婚姻法嘛。”

“跟家里说了吗?”

“说了。”叶修挑完刺,把鱼肉丢进嘴里。

“没被揍啊?”

“小揍了一顿。”

桌上嘻嘻哈哈的,扯了几句话题重心又转移到别处了。叶修继续认真吃饭,实在是饿了。他吃得差不多,抬起头,喻文州看了他一眼,递了张纸巾给他。

旁边方锐说:“你咋知道他要纸啊?”

喻文州愣了一下,回答不上来。

“万一他是要水呢?万一他只是抬个头,还要继续吃呢?”

喻文州被难住了,最后笑着说:“我就是知道啊。”


5.只要你要


“战队突然有急事,我下周末过不来了。”

“行,那换个时间?”

“要不你过来吧?”

喻文州等了一会儿,那边没回复,他把窗口最小化,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大概半小时之后,聊天窗口亮起来。

“成了。”随之而来的是航班信息的截图。

那是喻文州和叶修谈恋爱半年之后,叶修第一次去广州。



评论(12)
热度(150)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