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周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短篇)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可能磕这cp磕出了幻觉8。。。



孙翔发现自己站在一团黑色的浓雾里。雾气温柔地包裹着他、他佝偻的背、眼前微微举起的嶙峋的手。他想了想,往前走了两步,步伐是蹒跚的。

他今年八十一岁了,退休后一个人住在上海。他谈过几次恋爱,结过一次婚,五十来岁的时候离婚,跟前妻有两个孩子。他断断续续有一些新朋友,以前在电竞圈的后来淡了,工作上又认识了几个,再后来也淡了。许多的人在他的生命中来了又走,日子过得不咸不淡、不愁吃穿。他最近的爱好是去公园看看人家遛狗。

小动物总都很喜欢他,经过他的时候都用湿漉漉的眼睛朝他看。孙翔便挥挥手,跟叫得出名字的狗和狗的主人打招呼。有一些年轻人跟他挺熟的,会停下来聊两句,让他摸摸狗狗的头和下巴。

孙翔的儿子在北京工作,今年暑假的时候带着妻子和女儿来看过他。女儿就在上海,上周还来过。他的女儿信奉独身主义,坚持觉得自己一个人过得比谁都自在逍遥。孙翔也不怎么劝,前妻劝得比较多,有时候还会打电话来拉票:“你说说你女儿好伐啦,这样下去也不是个样子哦?”

孙翔脾气已经好多了,但听多了还是烦,冲电话里说:“她自己觉得开心就好,你又不是她,你别管。”

前妻也有脾气,说:“哦,都跟你一样,你开心哇?”

孙翔还没来得及回答,前妻又说:“算了算了,不说了,我们做了点菜周末叫囡囡给你带过去。”

要离婚前早就吵得不可开交了,离了婚倒还都知道了分寸。直到四十几岁的时候孙翔都还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他做不好的事情,他很聪明,又努力,在电竞圈登过顶,退役后做的工作也算得上成功。他四十几岁,有家庭,有儿女,一帆风顺。

再后来,他终于承认有太多自己做不好的事。这跟聪不聪明努不努力没有关系,这就是人的一生。一个人总是会不停地遇到挫折,做出错误的选择,失去重要的人,付出百倍的努力也不一定能收获一半的成功。他不能打一辈子荣耀,也不能拥有永恒的爱情。他的婚姻与所有人一样有冲突和绝境,他的小孩也会叛逆,自己成家后也会疏离。

当然,也有很多好的事情发生。好坏各一半吧,孙翔已经学会坦然地接受坏的部分了。而好的部分,则更要格外珍惜。但这一点,他却学得格外的慢。

他站在这团浓雾中,不觉得慌张,反而觉得安全。他试着往前走了一段,雾气渐渐变薄了。他的脚下是一条路,笔直地、宽阔地朝远方伸展。他的脚步快了起来,头顶渐渐有了稀疏的星星。

路的两旁出现了建筑,孙翔掠过一眼,认出是他之前和前妻的家。窗户里亮着暖黄色的灯,有一个高大的男人将一个小女孩抛上半空又稳稳接住,小女孩尖叫着喊爸爸,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孙翔的脚步没停,他继续往前走。道路两旁又出现了写字楼,他的第一个工作室就是在那儿租的。三十来岁的男人穿着正装,风华正茂,从大楼里跑到旁边的便利店买一个三明治。他掏钱包、对收银的女孩儿笑。

头顶的星星一颗一颗亮了起来,银河的光带也从孙翔的身后蔓延至正前方。孙翔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那是一双青年的、有力的手。衣袖也变短了。现在应该是冬天,他却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他朝着前方奔跑起来,跑过训练的大楼,跑过欢呼声几乎掀翻屋顶的比赛场馆。东方露出鱼肚白,清凉的风撞上他的额头和胸口,吹起他的头发、鼓起他的短袖。

一枚耀眼的太阳从地平线升起,他不停地跑啊跑,身体越来越有活力,好像回到了二十岁的时候。天光大亮,炽热的阳光照耀着他的头顶和肩膀。他跑过一排茂盛的香樟,一群挤在路边看电竞杂志的高中生。他突然认出了这条街,这是青少年活动中心外面,这是他来到轮回的第一天。

那天孙翔到得很早,学生上学的时间。他本来心情不太好,但现在他只想要做一件事情。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血液蓬勃地、赤诚地冲刷着他矫健的四肢,使他的脸颊泛出健康的红光。

街边有一个人,正从早餐摊儿里出来,掏出钱包要结账。那个人的黑发柔软地贴着后颈,个子很高、手腕很白。

孙翔一刻不停地朝他奔跑过去,叫出对方的名字:“周泽楷!”

周泽楷愣了一下,转身呆呆地看着孙翔。

孙翔的眼眶发烫,冲过去紧紧拥抱住周泽楷,他哽咽着说:“我喜欢你。”

这句话他最早不肯拉下脸皮表白,最后也不愿放下自尊承认。所有的景色皆物是人非,过去的事情不能修改,离开的人也无法追回来。喜欢周泽楷这件事,孙翔最终没有做好。

可是周泽楷,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他仍然最喜欢你。


评论(36)
热度(275)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