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周翔周】渐近稳定(2)

(1)

嘿嘿!


2.

孙翔在卧室中醒来,大脑昏沉沉的。他伸长手臂把床边地上的手机捡起来按亮屏幕,然后骂了一声。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孙翔又睡过头、错过了上午的语言课。

他翻了个身,把另一个枕头抱在怀里,大腿压着被子,睡眼惺忪地点开微信。聊天栏里多了不少新好友,全都是昨天在派对上稀里糊涂加的,他随便点开一个看了看,完全没印象。孙翔冲着这位姑娘可爱的头像哼了哼,退出来看朋友圈的消息提醒。昨天孙翔发了在派对上跟人合照的自拍,收获了不少赞和评论。孙翔看着一溜的“好帅”,酷酷地扯了扯嘴角,继续往下滑,只见周泽楷的微信头像静静地躺在点赞的通知里。

从周泽楷眼疾手快地加了孙翔的微信已经过了快两个月了,周泽楷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只时不时在他的新状态里点一个赞。孙翔的朋友圈什么都发,聚会的时候发自拍,训练前发自己的冰鞋,打完游戏发战绩,半个月前把一条断了腿的小狗送到救助站,他也跟脏兮兮的小狗合照一张然后发了朋友圈。

周泽楷并不是一条不落地点赞,也没什么规律,看上去就像刷朋友圈的时候看到就顺手点了。孙翔一开始还要多看两眼,现在都习惯了。他退出朋友圈,给申建发消息:“今天点名了吗?”

申建回得很快,“点了,我说你病了。”

孙翔回道:“你小子很可以啊,老师信吗?”

“不知道,你要不搞个病例补上去?”

“不用了,无所谓。”

“翔哥牛逼。”

孙翔有些得意,把手机放下去洗脸。U大的学生宿舍有好几种,孙翔住的最贵的那一种,单人公寓,带小厨房和卫生间。厨房他从没用过,来了快三个月连水都没烧过一次。卫生间不算大,孙翔的各种洗漱用品堆满了洗手台。

他弯下腰把温水扑在自己的脸上,然后打上剃须泡沫。他仰着脖子对着镜子,专心致志地剃下巴,欣赏自己线条流畅的下颌。手机贴着他的大腿,突然震动了起来。孙翔手一抖,给自己脸上划拉出一条小口子。他骂了一声,甩了甩手上的水,把电话掏出来接听。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热情的hello,孙翔愣了一下,也回“哈喽”。那边又用英语问:“是孙先生吗?”

孙翔“嗯”了一声,只听电话里说:“孙先生您好,我是XX动物救助站的员工。前段时间你送到我们救助站的狗狗现在已经恢复健康了,吃饭睡觉都很正常,也很活泼。考虑到你也许在担心狗狗,我们便告诉你一下他的情况。”

那头叽里呱啦说了这么一堆,孙翔只能听懂一半。他从小搞训练,就没怎么认真上过文化课,更别说讲英语。来了V市之后,孙翔在语言班也总迟到早退,英文没有任何进步。

他把电话举在耳边,用英文说:“嗯哼……是……”

他虽然不怎么会讲,但发音却很是标准,那边的姑娘也没听出来孙翔的茫然,又问:“狗狗现在还在救助站等着新的家人,你有没有想法带他回家呢?”

电话员语速很快,还会吞字。孙翔听了半句“take him”,没听清那个被吞掉的“home”,下意识问:“Yeah?Where?”

电话那头愣了一下,回答:“狗狗目前在XX救助站。”

孙翔也愣了,说:“哦……那我过来?”

“那真是太好啦!”电话员又叽里呱啦赞美了一通,孙翔“嗯、嗯”地应着,终于那头说了希望很快见到你,孙翔也回答:“OK,拜。”

他挂了电话,三两下把脸刮完,把脸上的泡沫洗干净,然后看了看下巴上冒着血的小口子。伤口有些深,他拿纸巾按了两下,勉勉强强止住血。他扣上耳钉,换上衣服,在玄关把大衣抓在手里,踩着鞋出了门。

室内的暖气充足,孙翔在家总是光着膀子,出门也不记得要多穿点衣服。他就穿了一件线衫,一推开公寓大门,被寒风吹了个透心凉。孙翔赶紧把外套穿上,把双手揣进衣兜里,一路小跑朝公交站跑去。

这个点儿不是高峰期,公交的班次不多。天空灰蒙蒙的,不远处的针叶林看起来好像一团深灰的墨,一群乌鸦扑棱棱地飞过。孙翔在车站等了快二十分钟,缩着肩膀,左脚换右脚地跳着。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他跟前,车窗打开,里面传来一声:“孙翔?”

孙翔弯腰朝车内看去,周泽楷在驾驶座上扶着方向盘,也歪着头看他。

孙翔揉了揉通红的鼻子,“你出门?”

周泽楷点点头,回答:“买菜。”

孙翔也点点头,没再多问。周泽楷也没说话,他俩诡异地沉默着对视了几秒,周泽楷才问:“你去哪儿?”

孙翔说:“去看狗,在市中心。”

周泽楷说:“我载你。”

孙翔犹豫了一下,转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公交车站,回过头来说:“谢谢。”然后拉开副驾门钻进车里。

周泽楷伸出手点开导航,问:“地址?”

孙翔掏出手机,把救助站的地址报给周泽楷。周泽楷输入了地址,松开刹车让轿车缓缓起步。孙翔把手机揣回兜里,吸了吸鼻子。周泽楷说:“后座有纸。”

孙翔哦了一声,侧着身子伸长胳膊在后座上捞到纸巾。周泽楷微微转过头,看着孙翔凑近他的脸。孙翔飞快地收回手,把纸巾捂在鼻子上。周泽楷似笑非笑地收回目光直视前方,问:“要养狗?”

孙翔说:“不是,之前路上捡到一只狗,给救助站送过去了,今天去看看。”

“哦。”

两个人没话聊,孙翔拿着手机刷了一会儿,再也刷不出什么新消息,只好目不斜视地靠在椅背上。他从余光中看见周泽楷不停地在朝他看,于是清了清嗓子,表情严肃地抱着胳膊,微微皱着眉、抿着嘴,摆出一副酷酷的表情。

车辆遇到了红绿灯,周泽楷平稳地停了下来,侧过身体靠近孙翔。孙翔镇定地看着周泽楷,问:“怎么?”

周泽楷目光下垂,聚焦在孙翔的嘴边。孙翔克制着呼吸,却下意识地动了动嘴唇。周泽楷一边看他一边伸出手,从后座上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他。

孙翔莫名其妙地接过纸巾,只听周泽楷简要地对他说:“流血了。”

孙翔抬手摸了一下,指尖沾到一点浅红的液体。他拿着纸巾坐正,把遮光板放下来照镜子,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渗血,蜿蜿蜒蜒沿着下巴往下淌。不过血量不大,孙翔都没什么感觉。他擦干净血迹,然后按住自己的伤口。

孙翔按着下巴,说:“刮胡子的时候不小心划了一道。”

周泽楷点点头,也坐正。红灯结束了,他继续往前行驶。孙翔有点尴尬,继续找话聊。“你去哪儿买菜?”

“大统华。”

“你会做饭啊?”

周泽楷笑了笑,“嗯。”

“会做什么菜?”

“都会。”

孙翔噎了一下,斜眼看着周泽楷,“这么自信?”

“嗯……”周泽楷想了一会儿,又说:“看菜谱。”

孙翔嗤笑一声,“照着菜谱我也都会啊,你拿手菜呢?”

“本帮菜吧。”

“你是上海哪里人?”

“闸北。”

“哦,我静安的。”孙翔绞尽脑汁找话题,突然想起一个实事,说:“听说之前闸北要跟静安合并,简直就是农村小伙傍上千金小姐嘛,哈哈。”

周泽楷并不觉得好笑,礼貌地呵呵了一下。孙翔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后脑勺,换了个话题,“你喜欢什么车?”

“特斯拉。”

孙翔自己喜欢肌肉跑车,对这种电动车其实不屑一顾。他打着哈哈说:“哦,因为省油嘛?”

周泽楷摇摇头,说:“环保。”

孙翔完全不能理解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抱着胳膊咬牙苦想还能聊什么。他平时去任何地方,总是别人围着他跟他聊天,从来没有要他这样主动搭话的。

周泽楷本来也不太喜欢聊天,他转头看了看孙翔,说:“快到了。”

孙翔“哦”了一声,沉默地看着周泽楷打方向盘转了几个弯,停进动物救助站前的停车场。孙翔揉了揉鼻子,说:“谢了。”

周泽楷点点头,看孙翔拉开门钻出车。孙翔被冷风一刺激,又打了个喷嚏。他其实身体很好,就是鼻子有些敏感,算不上鼻炎,只是很容易打喷嚏。周泽楷本来打算掉头去买菜,看孙翔打喷嚏打得弓起了背,把他叫住。

“孙翔。”

孙翔转过身,“怎么了?”

“要多久?”

孙翔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周泽楷是在问他要在这儿呆多久。“不知道,干嘛?”

“等你。”

孙翔一手搭着车门,弯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周泽楷,拿不准周泽楷是不是有别的意思。向孙翔献殷勤的人不少,但如此难捉摸的一个他却没见过。孙翔歪着脑袋想了两秒,扯着嘴角说:“行啊。”

周泽楷点点头,目送孙翔走进救助站。今天是工作日,也还没到下班时间,路上车辆不多,停车场更是空旷,只有周泽楷的黑色小车停在空地上。突然开始下起小雨,周泽楷把车窗打开了一点,把冷冽的空气放进温暖的车内。

周泽楷望着灰蒙蒙的街景,想起第一次见到孙翔那天也断断续续地下着雨。一开始周泽楷对孙翔挺有好感,但也没有到一见钟情的程度。加过微信之后,周泽楷随便翻了翻孙翔的朋友圈,最近一张就是孙翔跟几个露着雪白大腿的女孩儿的合照。

周泽楷发现孙翔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便也没再想要做些什么。今天周泽楷让孙翔搭车,也只是出于友好。但他没想到孙翔竟然这么有意思,整个人都处于戒备的状态,又偏要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非要给一个评价的话,周泽楷得说孙翔是个很单纯的人。也许他们玩法不同,但孙翔那样的也算不上坏,还不至于让周泽楷避之不及。


TBC

评论(18)
热度(103)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