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车库 http://www.dimensionfortress.com

【伞修】时间旅行者

科幻架空放过细节

伞修也能happy ending

所有真情都在歌词


1.

叶修当时看见苏沐秋,手上的东西都掉在地上,随即捡起来,迅速跟上前面苏沐秋的背影。

那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目的地二十一世纪。叶修各项指数达标,参加了星际联盟的世界修复计划,通过时间旅行回到过去,改变特定的一件或几件事,来达到拯救世界的目的。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是非常危险的,他们每一项任务都经过了长期的推算和演练,因此所有时间旅行者回到过去,只能严格执行任务,所有超出任务范围的活动都是违法的。

叶修跟着苏沐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停下脚步,清醒了一下,继续做自己任务范围内的事。

苏沐秋是他过去的搭档,他们在一次战斗中发生了意外,苏沐秋牺牲了。那年他们还很年轻,刚成年,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苏沐秋的死亡带给叶修不小的影响,虽然他恢复得很快,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有多么不能释怀。

叶修在跟总部汇报之后顺便提了一句自己见到了苏沐秋,通讯器那边张新杰噼里啪啦敲了一会儿键盘,回答:“是同一个人,但是不是同一个人生。”

叶修听着只觉得玄乎,点烟,含糊不清地说:“转世是吧?”

“差不多的意思。但具体跟传说不一样,无关鬼神,只是时机轨迹的一部分而已。每个人都会不断经历这种不同人生的转化。”

叶修停了一会儿,无意义地感叹了句:“你说我怎么运气那么好,就能见着他呢?”

“那个不是他,虽然是同一个人,可是又是完全不同的人。你能理解我吗?他根本不知道你是谁,你对他来说是不存在的。”

“行了哥懂,都懂,我又没说我非要干点什么,我就看看。”

叶修在那次任务期间,最大化地使用了自己能自由支配的时间,跟踪苏沐秋,观察他的生活。也许这个人不能被叫做苏沐秋,他叫什么名字叶修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是想看看苏沐秋。的确,一开始只是这种心态。

苏沐秋是个大学生,每天上课,吃饭,打球,回宿舍,打游戏,洗澡,睡觉。叶修没事的时候就跟着他在大教室听课,坐在后排看前排苏沐秋无聊地翻课本,转铅笔,在草稿纸上飞快地演算。苏沐秋成绩很好,长得也很帅,打球的时候有不少女孩子站在场边看他。叶修也混在人群中间看,苏沐秋是鲜活的,眼神是明亮的,呼出的气是热的,进球之后笑得特别开心。

叶修看着他,想起有一次他和真正的苏沐秋闲聊,不知道怎么就说到退役。

“你还没正式服役就开始想退役?”

“哥也想过过普通人的生活好吗?”

苏沐秋完全不想接话,叶修手上飞速地组装着枪械,一边继续说:“你不想吗?”

“普通人的生活是什么样?”

“苏沐秋你可以啊,入伍之前你就是普通人吧然后你就忘了?富贵不能淫你知道吗?”

“我那是普通人过的日子吗?”

叶修回想了一下刚认识苏沐秋那会儿苏沐秋凄惨的生活水平,摇了摇头,又加了句:“不过那时候也挺开心吧。”

“是……”

“普通人,就是,起床工作啊,吃饭睡觉啊,谈个恋爱啊,什么的。反正不会成天出生入死吧。”

苏沐秋想了一下。“行啊,跟你一起,就行。”

那会儿他们刚开始谈恋爱。男孩子虽然表面不黏在一起,心里却都跟糖水似的,偶尔说一句模糊不清的情话,马上就甜得忍不住要笑出来。

叶修看着普通的大学生苏沐秋,打一场普通的篮球,听一堂普通的课,吃一顿普通的饭。一开始只是想看看,到最后任务结束叶修该回去的时候,竟然开始舍不得。

他对这个连话都没说过的苏沐秋,产生了感情,只想和他谈一次恋爱。

再谈一次恋爱,普通的,长久的恋爱。

 

2.

叶修后来去月球看了苏沐秋一次。星际战争中牺牲的战士都被葬在月球,所有的墓碑都朝向地球,在这颗卫星上永恒地注视着远方蓝色的故乡。叶修在苏沐秋墓前沉默地站了一会儿,伸手摸了摸墓碑。

他第一次修复任务完成之后以为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苏沐秋,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之后的每次任务,都能遇到苏沐秋。他并没有再向总部报备这个问题,因为这实际上根本不算是一个问题,这整件事都跟他要执行的任务没关系。可就像是约定好的,不同人生的苏沐秋每次都会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叶修没有再跟任何人提这件事,他只是仍旧在远处观察苏沐秋,感受着同一个人不同人生的微妙。每遇见一次,要再一次恋爱的想法就更强烈。他们过去恋爱,都还没来得及学会温柔待人,总是以自我为中心。有时候答应对方的事情转过头就忘了,有时候也会忽略对方的感受,虽然都是鸡毛蒜皮,可到了真正再也不能弥补的时候,全都一清二楚地被记起来。

叶修也有过要研究这个事情的想法,偶遇了那么多次,总是有哪里不对,有什么规律,有什么缘因。直到他看到真正的三世书,才知道一切都是注定的,世界自有它的规律,命运就是这么发展,就连他们现在从事的修复世界轨迹阻止世界毁灭,也都是一早的定局。

即使是这样,不管是什么样的苏沐秋,叶修只想把没有实现的,换一段人生与他实现。

 

3.

长期频繁地进行时间旅行,叶修的身体已经被耗损到极限,执行完最后一个任务之后就必须进入修复期。他最后一次任务目的地民国,毫不意外地遇到苏沐秋。这一个苏沐秋还是个少年,成天上树掏鸟下河捉鱼,还没经历痛苦的事情,这时候就像那只横空出世的猴子,比叶修所知道的任何一个苏沐秋都还要神气。

叶修仍然一边完成任务一边看着苏沐秋,他每次都谨慎地不出现在苏沐秋人生中的任何一秒,这次也不例外。

少年苏沐秋玩儿得无聊了就喜欢往河边的蒲公英丛里跑,再冲出来,带出漫天的蒲公英,跟下雨似的。太阳好的时候,尤其是傍晚,叶修在不远处看着他,他瘦长的身影生动地窜出来,蒲公英的飞絮跟在他身后像一场纷飞的雪。

叶修这次任务完成得很快,他先回总部处理完公事,又到苏沐秋的墓前,把他违法偷渡回来的一朵蒲公英从保温箱里拿出来。

他把蒲公英小心搁在苏沐秋墓前,呆立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打开设备,做了他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情。

他回到了苏沐秋去世的那一天。

一直以来都想,能不能回去,不让苏沐秋死,或者和他一起死。但叶修自己心里有原则,知道已经发生的就算是小事也不能被轻易改变,更何况是生死。他依旧规矩地站在阴影里,看着意外如何发生,苏沐秋怎样倒下迅速死亡,而当时的自己又是什么反应。

虽然有点任性,但还是想说,想和你在一起,你去哪里我都跟你去。

叶修摘取的这一段时间消耗完毕,他被传送回来,还在苏沐秋的墓前。月球没有风,蒲公英不会飞,时间像是静止了,这一刻好似不会消失的永远,又像相片上停留的一个画面。

叶修慢慢滑倒,肩膀抵在苏沐秋墓碑上,脑袋轻轻地靠上去。

 

Fin.




《月球上的人》林若宁


无须要快乐 反正你一早枯死

如果有眼泪 只不过生理分泌

就算泪水多得可灌溉整片湿地

蒲公英不会飞 陵墓里伴你於一起

 

如果有再会 恐怕已经一世纪

回忆哄骗我但凡失去也是美

共你一分钟都足够我生醉梦死

如怀念也是有它限期明日我便记不起

 

从未来再见 遗憾旧时不太会恋爱

愿我永远记不得我正身处现在

从月球观看难辨地球相爱跟错爱

三世书不会记载 情系我这半生的最爱

 

时空太过大 超脱我的喜与悲

人恋爱过后自然参透到命理

就算一双手 只拥抱你的纪念碑

流离在某月某天某地仍自觉共你一起

 

从未来再见 遗憾旧时不太会恋爱

愿我永远记不得我正身处现在

从月球观看难辨地球相爱跟错爱

三世书不会记载 谁为某某叹息感慨

 

再见 仍旧未能跟你再恋爱

但你与我有过的过去牵涉后代

从未来观看 潜伏万年的野史记载

不理它小爱与大爱 人类太过渺小的最爱




评论(12)
热度(112)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