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国家队】公费旅游(5)

我突然更新!

(4)


50.

吃完饭,选手们走出饭店。

路边,孙哲平来接张佳乐回家。国家队队员们叹为观止,纷纷掏出手机给这位开着大切诺基的前职业选手拍照。叶修凑在张佳乐旁边,神神秘秘地说:“你家大孙最近倒腾啥呢?这车不便宜吧?”

张佳乐笑呵呵地说:“他们义斩待遇好啊!你们兴欣只能叹为观止了。”

叶修嗤了一声,“你当我没见过市面不是?哥只是淡泊名利,不然你看以哥的身份地位,年薪可不得比韩文清还翻个番?”

张佳乐回头看了一眼张新杰,张新杰打了个哈欠,毫不在意地说:“什么时候回去?我要睡觉。”

 

51.

孙哲平大方地从驾驶座跳下来,跟大家打招呼,然后把跟叶修凑一块儿的张佳乐拎到自己身边。张佳乐跌跌撞撞地站稳,靠在孙哲平身边,挥挥手,“拜拜,我们先走了,下次有时间一起吃饭。”

孙翔还记得上次跟孙哲平见面,孙哲平骂他孙子,站在一边有点别扭。孙哲平转身前看到他,“孙翔?”

孙翔双手揣兜,面色不善地说:“干啥?”

孙哲平笑起来:“不干啥,就看你长得特帅。”

张佳乐也抖着小辫儿,“帅吧?帅吧?”

孙翔咳了一声,揉了揉鼻子,只听孙哲平又说:“决赛打得很精彩。”

孙翔还没说什么,那边叶修看了过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孙哲平冲他挥挥手,转身就上车了,叶修侧身小声跟喻文州说:“这爷俩大概挺同病相怜的哈。”

喻文州面带微笑、并不说话。果然叶修又说:“不过你跟他们应该也很有共——”后面“鸣还没说出来,喻文州扫了他一眼。

叶修面不改色地改口:“——共同话题,都是职业选手嘛,没事可以交流一下。”

 

52.

黄少天有点儿愁,拉着方锐不放,一直跟他唠蓝雨训练营往事。王杰希远远地站着,握着手机,“黄少——”

“啊哈哈哈哈哈方锐你太好笑了!我跟你说,魏老大他以前其实就总是去那家吃饭,那家老板娘也认得他啊!有一次——”

叶修跟王杰希对视一眼,踹了黄少天一脚,“人王大眼要回家睡觉,少天大大就别拉着我们锐锐唠嗑了。”

黄少天捂着屁股哎哟了一声,不情不愿地蹭到王杰希旁边。

一辆出租刷地停在他们跟前,黄少天拉开副驾钻了进去,砰地关上门。

 

53.

王杰希挥了挥手,独自坐进后排。叶修还黏着喻文州,站在人家旁边切切查查。

“我看少天儿怎么有点儿不对劲儿呢?”

一串卷舌缠绕在喻文州耳边,使他歪了歪脑袋。喻文州笑了笑,反问:“是吗?”

“是啊!你看他是不是好像特别害怕靠近王大眼?”

喻文州又笑了笑,“你怎么知道他是害怕而不是反感?”

喻文州意有所指,但叶修没被噎到,反而笑意更浓,眼睛都笑弯了。

“管他呢,走,回酒店睡觉去。”

 

54.

叶修和喻文州前后洗漱完毕,喻文州躺在靠墙的床上,叶修躺在靠窗的床上。喻文州又玩了一会儿手机,叶修则平躺着发呆。过了一会儿,喻文州放下手机,看了看叶修。

“我关灯了?”

叶修“嗯”了一声,只见喻文州一盏一盏地熄灭了床头灯、镜前灯、吊灯,然后留下一盏廊灯。

叶修在昏暗中无声地笑起来,他正想让喻文州留盏灯来着。

 

55.

喻文州也躺下,拉好被子,一动不动,眼皮合上又掀开。

叶修那边没有动静,也不知道睡着没有。喻文州心里想着事情,思维越来越缓慢,几乎要开始做梦了,突然隔壁传来一声奇怪的钝响。

喻文州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钝响还在持续,一声接一声,音量很小很闷、但很有节奏感。叶修那边忍不住,“扑哧”笑了出声。

只听叶修带着笑意地小声说:“隔壁住的谁啊?”

喻文州要睡不睡的,带着鼻音,“不知道。”

“这动静也太大了吧。”

这是床头的木板撞在墙壁上的声音。酒店隔音不差,喘息和呻吟好歹被隔掉了,但床头却是实实在在地撞击着墙壁,隔不了。

喻文州不置可否,他们俩静悄悄地听了一会儿,叶修突然又问:“文州,问你个事儿呗。”

喻文州“嗯”了一声表示自己还醒着。

“你有对象吗?”

喻文州的心坠了一下。

“没有。”

叶修那边“哦”了一声,也没下文了。

喻文州却完全清醒了过来,他盯着天花板,然后转过头看了看旁边,发现叶修也正看着他。

喻文州收回目光,慢吞吞地翻了个身,背对着叶修闭上眼睛。


TBC

评论(23)
热度(221)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