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唐林】上瘾(上)

刚看了《门徒》,片子里的性暗示比主线剧情更有张力(翻白眼)

代入角色写一下,毒枭乐,卧底昊,瘾君子林,过把瘾!

唐林上了车,昊乐随便看看不打tag了


(上) 

唐昊从杂货店里出来,大包小包地穿过拥挤的小巷,三两步跨上肮脏窄小的公寓楼梯。他把塑料袋换到一只手上,腾出一只手从牛仔裤里掏出钥匙开门。他搬过来两个月,之前都住张佳乐的房子。

唐昊遇上张佳乐的时候,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蹲在路边捡别人的烟头。张佳乐的车停在他旁边,车窗摇下来一点,很感兴趣地打量着唐昊。

唐昊跟张佳乐回了家,张佳乐给他饭吃,给他钱。张佳乐有些生意是在家里谈的,从不避讳他。等到把他养得像模像样了,张佳乐开始带他交货接货。唐昊脾气不好,在外面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打人,回来对张佳乐却惟命是从。有人说唐昊就是张佳乐养的看门狗,唐昊无所谓地笑笑。

唐昊跟了张佳乐快五年,张佳乐把他当自己人,唐昊却很识相。张佳乐给他的钱他都记了账,后来自己开始独立做事,有点儿余裕便要还给张佳乐。张佳乐坚决不收,唐昊便开了个户,把钱往里存。密码是张佳乐生日。

张佳乐知道这事儿之后有些哭笑不得。青年在他家吃饭,坐在饭桌对面,穿着廉价的衬衫,这几年摸爬滚打,胳膊结实了,肩膀也宽阔了,穿着地摊货也很英俊。张佳乐往他碗里丢排骨,唐昊埋头吃个精光。张佳乐说:“你有多的钱就对自己好点儿呗,别总想着还我。”

唐昊扒着饭,直愣愣地说:“我又不像你那么爱买东西。”

张佳乐笑起来,“那这样吧,先存你那儿,我什么时候想要了再找你。”

唐昊这才作罢,结果这张卡张佳乐就再没提起过。第四年唐昊提出要自己找房子住,张佳乐正窝在沙发里看电影,闻言歪着头看了他一眼,问:“嫌我烦了?”

唐昊痞里痞气地咧嘴一笑,“你不嫌我烦吗?”

张佳乐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带人回家这事儿。张佳乐总把人往家里带,时间不定,乱搞也不关门,唐昊都撞见无数次张佳乐被人压在饭桌上操的场景。张佳乐抱着人肩膀,红着脸大声呻◘吟,同时轻描淡写地对站在饭厅外的唐昊挥挥手。

张佳乐说:“你想出去住就出去住吧,老在我这儿也耽误你,这么多年女朋友都没有。”

唐昊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隔天就搬走了。搬到一间拥挤的公寓,正是他提着塑料袋走进去的这间。公寓楼房挤着楼房,厨房窗口就能看见对面那家人的厨房。唐昊把塑料袋放在茶几上,从里面翻出方便面,走到厨房去煮。烧水的时候他不经意朝对面望了一眼,见对面的厨房里站着个男人也在烧水。热气弄花了他的眼镜,他摘下来慢条斯理地用衣角擦干净,又重新戴上。唐昊的视线被他撞了个正着,对方冲他笑了笑,主动寒暄起来,“做饭呢?”

唐昊看了眼还没冒泡的水,“煮面。”

那人又问:“新搬来的?”

唐昊点点头,没继续说话。那人说:“我在这儿住了好多年了,楼下租碟的就是我开的。”

唐昊又点点头。他身份特殊,不愿意跟来路不明的人交流太多。他是扫毒组的卧底,当年就是在路边蹲着等张佳乐经过的,保不齐现在也有人在哪个角落等着跟他来一个偶遇,有意无意套他的话、摸他的底。

对方见他不怎么搭理自己,也没有觉得尴尬,自顾自地说:“我叫林敬言,很高兴认识你。不过明天你可能就见不到我了,因为我正在煮最后一颗蛋。到明天弹尽粮绝,我就饿死了。”

唐昊垂着眼看水里的泡泡升了起来,又抬起眼看了看对面厨房里的人。厨房肮脏、油腻、昏暗,而林敬言干净、斯文、苍白。唐昊问:“吃面吗?”

林敬言看了他半晌,笑起来,“我现在过来找你。”

唐昊看着林敬言转身消失在厨房门外,低头把泡面饼丢进锅里,又回到客厅找了一包方便面,回到厨房加进去。不一会儿门响了,敲门声也是很斯文的,轻轻的叩击。唐昊走到门边把门拉开,林敬言站在门外。

唐昊穿着背心,在厨房里蒸了半天,额头和胸前都是汗。林敬言爬了两道楼梯也出汗了,打湿了他的领口。唐昊比他高一些,自上而下地看着他细细的眼镜框,精致的鼻梁和单薄的嘴唇。

林敬言说:“你好。”

唐昊点点头,把他让了进屋。林敬言规矩地坐在沙发上,也不四处打量,就看着唐昊在厨房里煮面的背影。唐昊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视线穿过杂乱的小屋,直射在林敬言单薄的、被汗水浸湿的胸口。

唐昊视线上移,对上林敬言的眼睛,“吃辣吗?”

林敬言笑起来,“还能选吗?”

唐昊歪着脑袋,听不懂这人在说什么,“不吃辣就给你放点儿酱油。”

林敬言说:“那就不吃辣。”

唐昊耸耸肩,转身把方便面挑进一个碗,往里面加了点儿酱油,然后把两包调料都倒进锅里,用筷子搅了搅。他一手端着碗一手端着锅,走到茶几边弯腰放下。林敬言伸出手去接,苍白的手腕骨瘦嶙峋。唐昊顺着对方的手臂看上去,臂弯里有明显的青色的针孔。

林敬言注意到他的目光,坦然的把手臂抬起来,“好几年了,就是这样越来越穷,租两张碟哪够我买药的?”

唐昊不置可否,坐下来端起小面锅西里呼噜地吃起来。林敬言拿起筷子拌了拌面,吃了两口,说:“我南京来的,本来不吃辣,后来发现这儿没什么东西不辣。”

唐昊抬起眼看着他,嘴里还吸着面条。林敬言端着碗、垂着眼小口吃面。

唐昊冷冷地说:“你用不着告诉我这些。”

林敬言“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林敬言吃碗面主动要洗碗,唐昊懒得跟他争,靠在厨房门边抱着胳膊,看着林敬言熟练地洗碗刷锅。林敬言身上就一把骨头,一定很轻,毫不费力就能抱起来,毫不费力就能折断。

林敬言一边洗碗一边说:“你请我吃了面,改天到我店里去拿几张碟片吧。喜欢看什么电影?”

唐昊以前还在警校的时候特别爱看电影,后来刚毕业就干了这个,一心一意扮演着一个没读过几年书、没什么娱乐活动的穷小子。张佳乐在家看电影看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唐昊就无动于衷地在旁边给他递纸。张佳乐凑过来拉扯他的脸颊,说你这小子就爱装酷,是不是心里早就哭得稀里哗啦了。

唐昊敷衍地堆起一个假笑,张佳乐轻轻扇他一耳光,说:“行了别装了,指不定你就是没感情呢?”

眼前的林敬言还等着他回答,唐昊抱着胳膊,说:“随便。”

“悬疑片?科幻片?”林敬言自顾自地猜着,“成人片?”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勾起一个笑,也许本应让人觉得下流猥琐,却因为他的脸颊太过清瘦而显得云淡风轻。

唐昊也笑了笑,说:“到时候再说吧。”

林敬言走的时候又带了两包面,跟唐昊说下个月还钱给他。唐昊无所谓地挥挥手,等林敬言一出门就把门关上了。他回到厨房找出一包玉米粒,拉开门踢踢踏踏上到天台。他拿起靠在一旁的旗子摇了摇,招来了聚集在附近高楼上的鸽子。

唐昊蹲下来,把玉米粒撒在地上,又捧了一些在手心。一些鸽子咕咕地围在他跟前,在他手心里啄起来。鸽子的喙坚硬锋利,但啄食的动作很轻柔,弄得唐昊手心很痒。喂鸽子是他最近唯一的娱乐活动,这些畜生很快与他熟悉起来。他抬起一只手,手指轻轻抚摸着鸽子圆圆小小的脑袋,青年小麦色的肌肉和鸽子亮蓝色的羽毛一起在太阳下闪闪发光。

 

唐昊的手机总是在换,没有人知道他的号码,他把每一个号码都记在心里。他在出租屋住了两个月,确认这地方没问题后给韩文清打了个电话。韩文清那边很快接起来,唐昊先说话:“韩队。”

“换地方住了?”

“嗯,这地方干净。你什么时候来一趟吧,我手头又有一批货。”

“行,地址给我。”

唐昊报了一串地址,韩文清重复了两遍,记在心里。

“进度如何了?”

“他最近把大小生意都交给我了,但还没带我去过工厂。”

“好,要有耐心。”

“知道。”

“你自己怎么样?”

唐昊顿了顿,“我没问题。”

“好,下周见。”韩文清挂了电话,唐昊把手机后盖掀开,抽出手机卡折断随手丢进垃圾桶里,又换了一张卡。

“乐哥。”

那边人懒洋洋地笑,“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我换了新号码,这段时间如果没生意,我都用这个号,你找我就打这个。”

张佳乐哼了一声,“你要是再不给我打电话我就要亲自到你那小破屋去找你了。马上滚过来,有事情。”

唐昊应下了,挂了电话起身出了门。他走到楼下,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租碟店昏暗窄小的门面就在隔壁楼梯旁边。门口没人,也没见着老板在哪儿。他收回目光,穿过拥挤的小巷走到马路边打了个车。


TBC

放一张阿祖剧照

评论(14)
热度(108)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