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周翔】暗中观察(24)

印调

23.

倒数第二章了嘿嘿

24.

第二天一早,周泽楷和孙翔在食堂吃早饭。孙翔照常刷着论坛,然后“卧槽”了一声。周泽楷咬着面包看着他,安静地等着孙翔的下文,孙翔大拇指滑动屏幕,眉头紧锁,然后把手机递给周泽楷,“你自己看吧。”

周泽楷刚看了个标题,全是论坛黑话,周泽楷只看懂了一串感叹号。他继续往下看,还是看得一知半解,终于翻到有图片的楼层,发现照片里是自己和孙翔站在酒吧门口。再往下就有人科普那家酒吧,周泽楷又看了两眼,把手机放下了。

孙翔没怎么担心,只觉得有点喜剧,说:“昨天还说不要被发现,今天就发现了。”

周泽楷冲他短促地笑了笑,孙翔看着他,问:“你担心吗?”

周泽楷摇摇头,“不担心。”

没一会儿,江波涛从食堂外面走了进来,问他俩:“都看到了吗?”

孙翔和周泽楷点点头,江波涛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说:“吃完去一下经理办公室吧。”

周泽楷又点点头,孙翔说:“我呢?”

江波涛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周泽楷。只听周泽楷说:“都去。”

他们两口把饭吃完,孙翔跟周泽楷一起去了经理办公室。经理趴在电脑桌上焦头烂额的,见他俩进门,赶紧站了起来,“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周泽楷沉默,孙翔茫然,“什么真的?”

“说你俩去gay吧啊!”

周泽楷说:“路过。”

经理松了口气,坐下来敲着桌面,“好,好,没有的事嘛!马上发声明。”

周泽楷看了孙翔一眼,孙翔耸耸肩。周泽楷又说:“我是gay。”

经理刚把手机拿起来,闻言啪嗒滑在地上,他顾不上去关心手机,瞠目结舌地看着他的队长,“小周,这事儿可不能乱说。”

周泽楷平静地说:“是真的。”

经理大脑快死机了,僵硬地看了看孙翔,孙翔抱着胳膊一脸坦然:“我不知道我是不是。”

经理完全听不懂这人在说什么,只听孙翔又说:“但是我喜欢周泽楷。”

这是孙翔第一次说自己喜欢周泽楷,时间地点好像都有点不对劲,但周泽楷一下就笑起来了,咧着嘴又不好意思笑出声,低头咳了一下。经理听了这话只想跪下叫祖宗,他混乱地摇摇头,“不行,不能承认啊,不能承认啊!”

孙翔说:“为什么?”

经理说:“你想想,现在小姑娘们也许还好,都乐得看、看这个,搞基。但是你们毕竟是搞电竞的,男粉这么多,这这这,人家这个心里……”

孙翔听不明白,“啊?这是什么逻辑?搞电竞不能搞基吗?男粉怎么了,又不是男友,我喜欢男的还是女的跟他们有关系吗?”

孙翔竟然给他扯逻辑,经理无言以对,而且说到底,确实没有关系。但这其中的复杂绝不是一句“跟你没关系”就能说清的。他看了看周泽楷,也不指望这位沉默寡言的队长能说出什么条理清晰的话。他缓了口气,把手机捡起来看了看,问:“那你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周泽楷和孙翔异口同声地回答:“在谈恋爱。”

经理刚捡起来的手机又掉了下去,最后坐在位子上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然后挥了挥手把他俩赶出去。“不管什么人问你们,你们都回答无可奉告。不要跟人起冲突,战队会发通告的。”

周泽楷点点头,孙翔气鼓鼓的,有点儿憋屈。他们走出经理办公室,孙翔踢了踢墙角,突然问:“你是不是也害怕被发现?”

周泽楷抬起头茫然地看着他,“不是。”

“之前吴启问你是不是在追我你为什么要否认?”孙翔还记着这回事儿,周泽楷也没戳穿他把“泡”改成了“追”。他耐心地说:“怕你有压力。”

孙翔哼了一声,“我能有什么压力。”

“现在呢?”

“现在更没有。”孙翔一说又来气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台湾的同性恋都能结婚了,我们这儿哪来的这么多破事儿!”

周泽楷安抚地拉了拉孙翔的衣袖,然后握住他的手。“去训练吧。”

孙翔反握住周泽楷的手掌,说:“下一场打呼啸是不是?看他们最近狂的,走,我们去把他们打个十比零。”

周泽楷笑起来,跟孙翔手牵手下楼回到训练室。电脑后的队友纷纷抬起头看着他俩,孙翔示威似的举起跟周泽楷紧握的手,“羡不羡慕!”

本来还有些担心的队友们都笑起来,做作地激烈鼓掌,“厉害死了!”

他们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孙翔戴上耳机开始做基础训练。周泽楷也戴上耳机、又抬头看了看孙翔,后者无意识地鼓着腮帮子,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再过五十年也还会这样横冲直撞。周泽楷收回目光,也安心开始了训练。

 

酒吧事件从论坛炒到了不入流的电竞杂志、还上了网络几家自媒体的专栏。这事情说大也不大,毕竟周泽楷和孙翔只是站在酒吧外面的街上而已;大多数人都是看个热闹,当事人要真急了反而显得欲盖弥彰。轮回战队在周五低调地发了个不起眼的声明,语气平淡地把这事儿揭过了,然后让大家多多关注比赛。

周六,轮回主场对战呼啸。孙翔嘴上说着不紧张,抓着周泽楷的指关节都在发白。擂台赛孙翔首发,周泽楷拍了拍他的手背。孙翔瞪着观赛席外的大银幕,说:“我上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孙翔站起来,放开周泽楷的手,突然问了句:“我厉不厉害?”

周泽楷愣了一下,点点头。队友夸张的咳嗽声此起彼伏,孙翔冲自己的拳头吹了一口气,“好,看我杀他个片甲不留。”

这场比赛下来,孙翔的状态虽然不是最好,但也算正常发挥。轮回在个人赛和擂台赛各丢一分,最后把比分定格在八比二。赛后召开记者会。江波涛问:“小孙去吗?”

孙翔说:“为什么不去?”

吕泊远和吴启在旁边起哄:“就是,为什么不去,去就去谁怕谁?”

江波涛一人给了一巴掌,然后嘱咐孙翔:“那你尽量少说话啊。”

孙翔“哦”了一声,跟着江波涛和周泽楷去了记者会。他们照常拍照、落座,一切都与平时无异。经理也来了,把常规赛以来轮回的“魔鬼之旅”重点渲染了一番。六轮结束,四支顶尖豪强,都已经一一被轮回战败,轮回终于可以毫无压力地谈论他们如何征服了这一赛程。

闪光灯又噼里啪啦闪了一会儿,记者们纷纷问起席上选手对于征服了魔鬼赛程有什么心情。江波涛打了几句官腔,孙翔看了看他,有模有样地说:“还不错,但是,我认为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强大。”

周泽楷想了半天回答:“还好。”

见没出什么乱子,江波涛和经理同时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问题都很常规,周泽楷和孙翔又恢复了沉默。记者会终于结束,他们站起来鱼贯离场。吴启他们在休息室等着,见他们推门进来,都啪啪鼓掌,“很棒,翔哥表现得特别好,特别会说话,江副可以瞑目了。”

孙翔哼了一声,又不自觉地黏到周泽楷身上去了。他们像往常一样打算从后门离开场馆,周泽楷走在前面,孙翔趴在他肩上推着他。他们刚推开消防门,就被一片雪白的闪光灯晃花了眼。

孙翔条件反射地抬起手遮住眼睛,上半身还靠在周泽楷背后。后门蹲着几家不知道哪儿来的小报记者,连赛后记者会的门槛都踏不进,不知怎么找到了这里。只听一个兴奋的声音问:“周队跟孙翔是什么关系?”

周泽楷和孙翔被闪了个措手不及,现在两人都是懵的。江波涛赶紧从后面挤上来,把孙翔从周泽楷身上扒下来,“都只是普通同事。”

闪光灯又亮了起来,周泽楷眼睛都睁不开,孙翔掏出墨镜递给他,周泽楷接过去拿在手里。孙翔看了看面前围成一圈的人,正要说什么,江波涛一把拉住他,“比赛结束了,记者会也结束了,大家有什么问题下次再说。”

方明华和吴启几人也挤了过来,跟江波涛一起想把周泽楷和孙翔拉走。谁料到从另外几个门退场的观众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迅速涌了过来。江波涛他们想往通道里退,不知道是谁把门堵上了。他们立刻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后背抵着坚硬的墙壁和门板,记者的录音笔戳到他们眼前。

轮回的主场,来的大部分都是轮回的粉丝,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最里面站着的是他们支持的选手,便都围了过来。有个记者见人多胆子更大了,又问:“普通同事怎么会一起去gay吧?”

江波涛说:“只是路过。”

记者刷地亮出手机:“照片里的人是不是周队?”

他们定睛一看,是一个穿着连帽衫、捂得严严实实的人在便利店收银台钱,左手一瓶润滑油右手一盒安全套。江波涛正要说话,记者把录音笔戳到周泽楷脸上,“周队,这是你吗?据调查这家便利店就在贵队下榻的酒店楼下啊!”

周泽楷脸上立刻被戳出一个红印子,孙翔一把把他拉到身后,恶狠狠地对记者说:“关你什么事?”

吕泊远他们几个也怒了,纷纷把周泽楷护了起来。方明华挤到他们前面,生怕他们动手,然后冷冷地对记者说:“我们已经报警了。”

记者看了看身后挤挤挨挨的人群,有恃无恐地说:“同性恋就同性恋呗,遮遮掩掩的干什么,难不成孙选手还是潜规则进的轮回?”

周泽楷淡漠的、冷静的声音从队友的身后传了出来:“不是。”

队长有了回应,记者便得寸进尺,“不是吗?那怎么贵队不敢正面回应?”

周泽楷推了推前面挡住他的队友,站到记者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说:“跟比赛无关,跟你无关。”

周泽楷平时没什么气场,现在难得地带着隐隐的怒气,压迫得记者缩了缩脖子。挤在前面的粉丝都看明白了这是在干嘛,有一个壮汉粗声粗气地说:“这儿有个傻逼说翔哥是睡进我队的,你们服吗?”

后面也不知道前面在干嘛,听到这句都瞎起哄:“不服!谁说的!拖出去打一顿!”

记者也没想到轮回粉丝走的这种路线,刚才还指望围观群众替他撑腰,现在只想悄悄往人群里退。周泽楷抓住他的胳膊,说:“工作证呢?”

记者一边想甩开手一边支支吾吾的,周泽楷伸手从他胸前的口袋里摸到名片盒,拿在手里掂了掂,看也不看,反手递给方明华。周泽楷松开手,记者不管不顾地钻进了人群。其他几家等着捞八卦的小报也早就不知道溜去哪儿了。前排粉丝见这事儿告一段落,开始吵着要选手们的签名。

好在这道消防门很偏,涌过来的粉丝也就几十个。他们挨个给粉丝签名,已经拿到签名的粉丝还站着不走,给他们拍照。终于签到最后一个,周泽楷埋头龙飞凤舞地写字。粉丝虽然不像小报记者那样具有攻击性,但终究也是好奇,还是有人忍不住问了一句:“周队和翔哥到底什么关系呀?”

周泽楷抬头看了看孙翔,孙翔也看了看周泽楷,然后看了看问话的人,是个戴着圆框眼镜的瘦小男生。

孙翔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队友,江波涛叹了口气,对孙翔比了个拇指。孙翔说:“周泽楷是我男朋友。”

周泽楷手上攥着粉丝的签字笔,心漏跳了一拍,然后咬着嘴唇笑起来。人群里传来惊呼,有人问:“真的吗?”

周泽楷说:“真的。”

孙翔扬着下巴:“对啊,谈恋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有人起哄,“就是!没什么见不得人的!”竟然还有人鼓掌,还有个女孩儿直接哭了,“早说嘛!太好了!”

那个瘦小的男孩儿扶了扶眼镜,对他们笑了笑,“你们真勇敢,我就不敢这样公开。”

孙翔举起拳头捶了捶自己的胸口,“怂什么,还是不是翔粉了?”

那男生笑起来,“本来就不是翔粉,我是周粉。”

一群年轻人都哄笑起来,周泽楷把本子还给面前的粉丝。战队一行人与粉丝们道了别,朝相反的方向离开。走出去好远,那边还有人喊:“加油!”

孙翔抬起手远远地挥了挥:“好!”

TBC

评论(36)
热度(349)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