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周翔】暗中观察(22)

印调

21.


22.

周泽楷退了出去,孙翔还在余◘韵中轻微地痉挛着。周泽楷半跪起来,把套◘子摘下来丢进垃圾桶,孙翔换了个姿势,躺成一个大字。周泽楷问他:“洗不洗?”

孙翔愣愣地摇摇头,把视线从天花板移到周泽楷脸上,他俩无声地对视了一会儿,周泽楷下床去了卫生间。他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脸,然后“噗”地笑出了声。他抬起手捂在自己的脸上,笑个不停,耳朵都笑红了。他笑了半天,把手从脸上拿下来,又看向镜子。他的眼睛很亮,喜悦沾染着眼角眉梢。

周泽楷甩甩头,打开冷水捧起来扑在自己脸上,然后开始刷牙。刷得满嘴都是泡沫,又“噗”地笑了出来,喷得到处都是,他赶紧拿起抹布擦干净,然后乐呵呵地刷完牙去洗澡。洗了好一会儿,因为光盯着自己的脚趾笑了。

等他洗好出去,孙翔都已经换了个姿势睡着了。周泽楷靠着墙看着孙翔的光屁◘股,又倒回浴室去拿了一条热毛巾出来。他先给孙翔擦了擦脸,然后擦了擦胳膊和胸膛,孙翔射◘得到处都是,股间也一片狼藉。周泽楷把毛巾换了个面,给孙翔擦大腿和屁◘股。孙翔被他翻来覆去地弄,不高兴地嘟囔了一声,然后醒了。

周泽楷收回手,只见孙翔眯缝着眼,口齿不清地说:“你干什么呀?”

周泽楷说:“给你擦擦。”

孙翔嗅了嗅从周泽楷身上传来的热乎乎香喷喷的水气,问:“你洗了吗?”

周泽楷点点头,孙翔翻了个身,躺成一个大字,头顶的发梢翘了起来。周泽楷又忍不住笑,孙翔看了看他,问:“你笑什么?”

周泽楷不答话,孙翔也没追问,发了一会儿呆,说:“我冷。”

周泽楷把毛巾放在床头柜上,把旁边乱成一团的被子扯过来盖在孙翔身上,然后掀起一个角自己也躺进去。孙翔收回胳膊,往旁边挪了挪,周泽楷侧身挤在他的肩膀旁边。孙翔也侧过身看着周泽楷,瞪着周泽楷的眼睛。

周泽楷有点儿想睡觉了,孙翔还瞪着他。周泽楷眼睛都快闭上了,孙翔突然说:“我刚才做了个梦。”

周泽楷只好把眼睛睁开,看着孙翔等他继续说。孙翔说:“我刚才梦到我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了,你就那么小一个,”他抬起手粗略地比划了一下,“也不说话,我就去找你玩儿。”

周泽楷没说话,孙翔叹了口气,“你说我们一个学校的,来来去去那么多次,怎么就是没有遇到过呢?”

周泽楷舒服地枕着柔软蓬松的枕头,脑子里走马灯一样播放着他错过的每一次去和孙翔认识的机会。他问:“你想好了吗?”

孙翔愣了一下,“想什么?”

周泽楷一直问孙翔有没有考虑好,是因为这不仅仅是恋爱,也不仅仅是和同性恋爱,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前方会有一个接一个的坑和地雷。周泽楷是有心理准备,可孙翔有吗?周泽楷做不出那么复杂的表达,只能说:“和我恋爱。”

孙翔看了周泽楷半天,周泽楷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孙翔说:“谈就谈。”

孙翔每次不好意思做出正面回应的时候就会把话说得像赌气,周泽楷都已经摸清了。他一把抓住孙翔的手,说:“好!”

孙翔装出不以为然的表情,露出来的那只通红的耳朵出卖了他。周泽楷乐坏了,又说:“好!好!”

孙翔破了功,抽出手捏住周泽楷的鼻子。“好什么好,我这是因为……”他正想说是因为上了床就得负责,但突然反应过来好像自己才是需要被负责的那个,猛地打住了话头。周泽楷的鼻子还捏在人家指间,笑呵呵地用鼻音发出疑问,“嗯?”

孙翔没好气地收回手,说:“睡觉。”

他俩面对面地躺着,双双闭上眼睛,周泽楷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发出平缓的鼻息。孙翔睁开眼,见周泽楷睡着了还在笑。他凑过去亲了亲周泽楷的嘴角,然后退开一点点,咂咂嘴,喃喃自语:“男的……”

他看着周泽楷,不一会儿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轮回全队乘飞机回到了上海。周泽楷和孙翔旁若无人地黏在一起,从上了大巴开始就这样。孙翔靠着周泽楷、抱着手机刷论坛,然后时不时举起手机给周泽楷看,嘴里还念念叨叨:“你看我怼不死这傻逼。”举着手机一边打字、一边让周泽楷观摩他跟别人掐架。

周泽楷看得直乐。孙翔哪会打嘴炮啊,台词都尴尬死了。他自己不觉得,周泽楷也不说,一本正经地点头,“嗯,嗯。”

孙翔跟人掐了一会儿,大声骂了一句:“靠!”

周泽楷问:“嗯?”

孙翔说:“被封号了,不过没事,我还有小号。”

周泽楷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观赏孙翔冒傻气,觉得又可爱又好玩,忍不住抬起手薅了薅孙翔毛躁的头发,然后转过头看窗外的风景。吴启跟吕泊远坐在他们前排,吴启从椅子缝里看了看他俩,然后回头对吕泊远做了个完蛋的手势。

江波涛和方明华隔了个过道,也探着脑袋询问地看着吴启。吴启摆摆手,无声地做着口型:“完了完了。”

江波涛踢了踢前面杜明的椅背,杜明戴着耳机在听歌,转过头大声问:“干嘛呀?”

周泽楷和孙翔都抬起眼看着他们。其他人同时抬手扶着额头,杜明一脸茫然,“啊?怎么了?”

江波涛摆摆手,“没事,问你饿不饿。”

“不饿啊,早上在酒店吃了好多呢。”杜明莫名其妙地把耳机戴了回去。周泽楷和孙翔看了他们一会儿,也收回目光,孙翔继续靠着周泽楷玩手机,周泽楷继续任他靠着、自己看风景。


TBC



唉,唉,对你的偏爱太过于明目张胆

评论(29)
热度(306)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