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周翔】暗中观察(21)

20.

21.

落水后的那一瞬间周泽楷除了巨大的水声,别的什么都听不见。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身躯急速往下沉,他条件反射地闭上眼又睁开,望着波动的水面,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然后他听到有人在大声呼喊他的名字。感官和思维回来了,湖水冰冷,头发浮动在眼前,水流和气泡在他的耳朵、鼻孔拥挤交换,周泽楷蹬了一下,朝水面浮起。

他的胳膊划动着水流,再次抬起的时候被一双微暖的手拉住了。他被拉出水面,被拉得撞进一个人的胸膛。孙翔面对面地抱着他,架住他的胳膊,在他耳边大喊:“周泽楷!”

周泽楷咳了两声,抬起手比了个拇指表示自己还可以。岸上的人看见了,孙翔没看见,还一个劲儿喊:“周泽楷!周泽楷!”

周泽楷只好一边咳一边说:“听到了……”

孙翔松了口气,把周泽楷往岸边推了一下,周泽楷被七手八脚地拉了上去。孙翔想自己两手撑住上岸,结果岸沿太高,他又掉了回去。吴启那边刚把周泽楷拉上去,见状“哎哟”了一声,赶紧又过来拉孙翔。

轮回几人把周泽楷团团围住,纷纷确认队长没摔出毛病。周泽楷呛了水,鼻腔里火辣辣的。江波涛拍了两下他的背,问:“怎么回事啊?”

孙翔也爬上来了,看着周泽楷,只听后者忍住咳嗽,声音毫无起伏地说:“脚滑了。”

脚滑一听就很扯淡,但周泽楷难得拿出了队长的威严,一脸“谁追问我就跟谁急”的冷酷表情,其他几个人只好默不作声接受这个答案。吕泊远没话找话说:“还好队长会游泳!”

吴启笑,“对啊,不过翔翔不知道吧,上一秒队长掉进水里,下一秒他就跳进去了。”

周泽楷转过头看了看孙翔,孙翔侧着脸避开了他的目光。一阵晚风吹过来,周泽楷和孙翔同时打了个喷嚏。方明华说:“走吧,打车回酒店。”

周泽楷和孙翔裹着湿透了的衣服,身上还各自披着两三件队友的外套。他们终于走到马路边,叫了车,江波涛跟他俩一车。上车前江波涛弯腰跟司机说:“师傅不好意思啊,我们这儿有两个人掉湖里了,您介意吗?我们会多付给您车费的。”

司机歪着头看了看车外瑟瑟发抖的两个年轻人,哈哈大笑,“哎哟你们也太会玩儿了,演的哪一出啊?上车吧。”

他们道了谢,钻进车里。周泽楷和孙翔都坐在后座,一人占了一边,孙翔望着窗外,周泽楷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沉甸甸的湿裤子。司机一边开出去一边问:“怎么回事儿啊,掉后海了?”

江波涛点头,“嗯,有一个是不小心,有一个是跳下去捞人的。”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看后座异常沉默的两个人,憋了一肚子调侃,却也没再多问什么,跟江波涛扯起了国家大事。江波涛会聊天,跟司机吹得直乐,司机说江波涛耿直、能侃,不像后面那两位,一看就是心怀鬼胎。司机是聊嗨了开玩笑,江波涛也哈哈笑说他俩冻着了。周泽楷跟孙翔对视一眼,又收回目光,仍然默默不语。

终于到了酒店,江波涛掏了钱,带着另外两个人上了楼。周泽楷和孙翔住一间房,房卡在周泽楷那儿。他摸了一下裤兜,钱包还在。再摸了一下领口,刚才挂在那儿的墨镜果然不见了。周泽楷掏出房卡刷开门,江波涛说:“你俩没问题吧,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周泽楷和孙翔齐刷刷地摇头,江波涛咳了一声,说:“那我回我房间了?”

周泽楷和孙翔又齐刷刷地点点头。

江波涛转身去自己房间,孙翔跟在周泽楷后面进了他们的房间。他们在玄关沉默地站了一会儿,周泽楷说:“你先洗。”

孙翔“哦”了一声,走进浴室。周泽楷看他把门关上了,站在房间中央开始脱衣服。湿衣服牢牢地黏在身上,周泽楷拽掉外套都花了好几分钟。他努力地扒着自己的长袖T恤,拽着袖子往外扯,终于脱掉了大部分、衣服挂在他脖子上。浴室里传来孙翔的声音:“周泽楷,你来一下。”

周泽楷脖子上挂着T恤,想了两秒走去了浴室,敲了敲门,孙翔的声音闷闷的:“没锁。”

周泽楷把门推开,只见孙翔被自己的衣服缠得乱七八糟的,脑袋被裹在T恤里,怎么都扒不下来。周泽楷站着没动,孙翔说:“你来帮我一下啊。”

周泽楷这才走过去,从绞成团的布料里找到T恤下摆,一点一点理出来,拉上孙翔的脑袋。孙翔的胳膊还绑在衣袖里,想抽出去,跟周泽楷互相拉扯。周泽楷只好说:“别动。”孙翔停下动作,蒙在衣服里什么都看不见,呼吸里都是湖水的腥气。周泽楷总算把他把T恤从头上拽了下来,孙翔的下巴脸颊额头都蹭红了,头发傻气地搭在额头上。

下文


TBC


啊,it's you it's you it's all for you, everything I do

评论(38)
热度(331)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