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周翔】暗中观察(17)

16.


17.

周泽楷站起来探头探脑地看了看孙翔,然后轻手轻脚地去洗漱。他洗完穿着睡衣搭着毛巾,坐在床边擦干头发。他的手机震了一下,是江波涛发来的消息,问他俩到了酒店没有。

周泽楷回了个“到了”,又问:“你们回来了吗?”

江波涛回复:“在路上了。”

周泽楷放下手机,坐在床边发呆。不一会儿,他听到楼道里模糊的人声,便站起来拿了房卡走了出去。吕泊远正扣着杜明的脖子要来一个过肩摔,几个人嗤嗤地笑着,看见周泽楷都愣了一下。

“小孙呢?”

周泽楷回答:“睡了。”

江波涛看了看周泽楷湿漉漉的头发,问:“吹头发?”

周泽楷点点头,江波涛跟杜明一间房,吕泊远和吴启都还在跟杜明闹,跟着他们一起挤进了房间;方明华回自己房间跟媳妇儿视频去了。江波涛把酒店的吹风拿出来递给周泽楷,周泽楷站在墙边插上插头、吹头发。

杜明坐在床边刷兴欣的消息,兴欣对战昭华,唐柔威风无比地打了个一挑二。吴启和吕泊远凑在旁边分析兴欣接下来的赛程,杜明抱着手机一脸梦幻。吴启看了他一眼,用肩膀撞了他一下,“还念念不忘呢?”

杜明委屈巴巴:“你们还说要给我出主意追她,结果都光顾着说风凉话了!”

吕泊远说:“追,追,来,你先把她好友加上。”

杜明犹豫,“会不会太突兀了?”

江波涛也在一旁插嘴,“约她PK,她肯定来。”

杜明喃喃自语,“有道理。”

吴启笑着说:“唐柔肯定很难追,小明可要有心理准备。”

杜明“呸”了一声,没理他。倒是周泽楷吹好头发,把吹风关掉,问:“怎么追?”

吴启也没多想,张嘴就胡说八道:“这妹子多厉害啊,满脑子输赢。你打不过她她是不会注意你的,首先你要打赢她,压着打,她才会拿正眼看你。”

吕泊远说:“我怎么听着有点像翔翔?”

吴启头一歪,说:“我觉得翔翔跟她不一样。”

江波涛也点头,“我也觉得小孙不一样,小孙肯定很好追,你一个劲儿对他好就行了。”

周泽楷难得一回唠嗑唠得这么积极,“他要是感觉不到呢?”

江波涛想了想,“有道理,他很有可能察觉不到。”

吴启哈哈大笑起来,“这时候你就得跟他讲清楚啊,”他拉着吕泊远的胳膊,“翔哥啊!”

吕泊远不屑一顾,没好气地说:“干什么?”

吴启星星眼,“人家好喜欢你哦,这是人家给你特地!专门!只为你一个人!做的便当!”

吕泊远忍住笑场的冲动,嘴角都快抽筋了,他抄着胳膊噘着嘴,把下巴一仰,“哼!我竟然有点小感动!”

吴启一摊手,“计划通。”

杜明在一旁笑得跟杀猪似的,抱着江波涛的胳膊一边笑一边瑟瑟发抖。江波涛赶紧捂着他的嘴让他小声点。周泽楷也被逗笑了,不过笑得很文静,抿着嘴低头把电线绕在吹风机上。

江波涛看了他一眼,说:“我也觉得小孙肯定特别好哄,说两句好听的他就开心了。”

周泽楷最近和孙翔之间气氛微妙,不只是江波涛,全队的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不知道个中缘由,但这俩人都没提,别人也不好去打听,只能明里暗里让他俩多相处、多交流。现在既然聊起了孙翔,江波涛便见缝插针隐晦地劝一句。

周泽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我回去了。”

他跟几个人道了晚安,回到了自己和孙翔的房间。孙翔听到门响,翻了个身。周泽楷拧开了他那边的床头灯,倒了杯水放在孙翔的床头,然后倒退两步坐在自己床边,看了孙翔好一会儿,然后无声地说:“喜欢你才特地给你倒水的。”

熟睡中的孙翔无意识地拿鼻孔重重出气,好像在回应他。周泽楷忍不住笑起来,躺进被窝里关上了灯。

 

一周后,轮回迎来了客场作战的蓝雨战队。前几天下过一场雨、稍微凉爽了一些,现在秋老虎又回来了,孙翔嫌热,只穿了一件短袖队服。

周泽楷是从家里出来的,本来也穿的短袖,临出门被他妈妈叫了回去,硬要让他带上外套,还要塞给他一个月饼。周泽楷把手背在身后不去接,让了一下,说:“吃不下了呀。”

“走两步就能吃下去了。”周妈妈强硬地把月饼塞进了外套口袋,然后把外套一股脑塞给周泽楷。周泽楷怕掉地上,只好伸手把外套抱在胸前;他下了楼,扣上墨镜步行去了活动中心跟队友们汇合。比赛场馆离活动中心很近,轮回一行人从僻静的小路绕进了场馆。

孙翔没上周打霸图时那么紧张,耳机里放着高达原声带,手揣在裤兜里走得很有男模气场。队友们把他和周泽楷落在后面,周泽楷臂弯里挂着外套,沉默地跟在一边。

孙翔拿余光瞅了周泽楷一眼,后者盯着自己的脚尖,孙翔又把目光收回来。

比赛时,孙翔第一个在擂台赛出战,拿下了蓝雨一个半的人头。轮回粉丝给他的掌声一场比一场更热烈,孙翔从比赛席钻出来对台下挥挥手,人群里传来一声清亮的:“二翔!”

孙翔愣了一下,朝台下看去,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姑娘把手放在嘴边做成喇叭冲他喊:“二翔牛逼!”

孙翔皱着眉回了句:“叫翔哥!”

台下笑成一片,纷纷附和:“翔哥牛逼,翔哥牛逼!”

孙翔很有风范地冲自己比了个拇指,潇洒转身,但却遮掩不了红透了的耳朵尖。他回到轮回的席位,队友们笑得直不起腰,对他鼓掌:“翔哥打得很出色!”

孙翔推了一把即将上场的江波涛,坐下来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眼神从水瓶后面瞄了周泽楷一眼,周泽楷正靠着椅背翘着板凳、咬着嘴唇笑。孙翔伸出长腿踢了一下周泽楷的板凳,周泽楷往前一栽,抓着板凳稳住了身形。孙翔把头扭开,一脸若无其事,避开周泽楷回过头疑惑的目光。

轮回在个人赛丢了1分、擂台赛丢了2分,最终把比分定格在7比3赢得了比赛。他们照常参加了记者会,然后又从侧门出了场馆,走偏僻的小路绕去吃宵夜。

下午还很热,晚上就降温了。一阵凉风吹来,孙翔下意识地搓了搓胳膊。周泽楷刚穿上外套,见状又脱了下来递给孙翔。孙翔看了看走在前面的队友,小声说:“我不冷。”

周泽楷说不出什么甜言蜜语,傻乎乎地举着外套,说:“你穿……”话还没说完,自己打了个喷嚏。孙翔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似乎很想笑又很想翻白眼,周泽楷只好收回手把外套又穿了回去。他碰到口袋里的月饼,又问:“你饿不饿?”

孙翔如实回答:“饿了。”

周泽楷赶紧掏出月饼:“给你。”

孙翔接过来拆开包装咬了一口,走在前面的吴启回头要找他说话,看见他手里的月饼,随口问了句:“翔儿中秋怎么过啊?”

孙翔愣了一下,“回家啊。”

“跟家里一起过?”

孙翔摇头,“我妈不在。”

周泽楷小声说:“来我家吧。”

前面几个人还指着他俩快点和好如初,闻言纷纷附和:“对啊对啊,去队长家吧,队长他们家的饭可好吃了。”

孙翔找不到理由拒绝,“哦”了一声,转过头去看了看周泽楷。周泽楷没说话,孙翔也不说,咬了口月饼,鼓着腮帮子。他俩对视了几秒,孙翔收回目光,口齿不清地说:“好吧。”

周泽楷刚刚还觉得冷,现在又觉得热,把外套脱了下来拿在手里。他小声问:“你冷不冷?”

孙翔自己也在冒汗,咳了一声,说:“不冷。”

周泽楷“嗯”了一声,没再说话,与孙翔肩并肩地穿过一条又一条窄窄的弄堂,朝吃宵夜的地方走去。


TBC


翔哥的女粉丝不远千里飞到上海看他比赛来着。(爆笑)

评论(36)
热度(323)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