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周翔】暗中观察(16)

15.

16.

大巴在夜色中驶入了活动中心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了,方明华从前排站起来,把打瞌睡的队友们挨个叫醒。周泽楷和孙翔靠在一起,孙翔的侧脸靠在周泽楷的胸口,周泽楷的鼻尖杵在孙翔的后脑勺上。方明华还没来得及叫他们,周泽楷先醒了。他抬起头,睡眼惺忪地看着过道上的方明华和前排伸懒腰的吴启。

方明华小声说:“到了,把小孙叫醒吧。”

周泽楷打了个哈欠,手掌托住孙翔的下巴,把对方的脑袋托了起来。孙翔跟小动物似的靠着周泽楷的掌心,愣是没醒过来。

周泽楷轻轻地晃了晃自己的手掌,“孙翔,醒醒。”

孙翔偏了偏脑袋,把脸颊贴在周泽楷的手心,好像睡得更熟了。轮回其他人都醒了,看热闹似的趴在椅背上围着他俩看。周泽楷咳了一声,把手抽了回来。孙翔往前一栽,猛地惊醒。

“嗯?!”

吴启啧啧称奇,然后笑着说:“翔哥,到家了,别睡了。”

孙翔环顾四周,皱着眉头揉了揉鼻子,“哦。”他把脚边的背包拿在手上准备站起来,一抬头大家都还看着他,“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翔哥是不是累了,快上去休息。”吴启说完,跟其他人鱼贯下了巴士。孙翔收回目光,一脸莫名其妙,然后转头看到身边的周泽楷。

周泽楷也起身下了车。孙翔跟在他后面,一头雾水又困得不行,上楼的时候盯着周泽楷的背影,眼皮打架,终于成功回到了寝室。

 

接下来的赛程比较紧张,轮回将要连续对战三支冠军队。他们早上基础训练、下午开会,自由时间自主训练。时间安排得很满,让人没精力去关注别的。这使得周泽楷和孙翔之间微妙的关系不那么引人注意了,也让他俩都缓了口气。

在去青岛的前一天,轮回暂停了集训,队员们自由活动。孙翔正要回寝室蹲着,江波涛从楼梯走了上来,手里拿了几份邮件。

“正找你呢,有你的快递。”江波涛把一个鼓囊囊的快递袋递给孙翔。

孙翔有些诧异,他把快递接过去,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圆圆的软软的。江波涛低头看了看,又递给他一份,“队长的,你帮我带给他吧?”

孙翔又接过那个长方形的纸箱,转身上楼回了寝室。他拿膝盖撞了撞周泽楷的房门,周泽楷来给他打开了。孙翔说:“有你的快递。”

周泽楷习以为常地接过去,说了句“谢谢”。孙翔没有离开的意思,好奇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袋子,又看了看周泽楷手里的盒子。周泽楷抬起头注意到孙翔,对他投以询问的眼神。孙翔举了举手里抓着的袋子,问:“谁会给我寄快递啊?”

周泽楷说:“粉丝吧。”

孙翔扬起眉毛,嘴角一下就翘起来了。周泽楷看着他的表情,说:“进来吗?”

孙翔点点头,跟周泽楷进了宿舍。他俩一起拆快递,周泽楷慢条斯理地撕着胶带,孙翔三两下扯开了袋子的封口,伸手摸了一把,触感是毛绒绒的。开口很小,孙翔朝里看了看,看见了毛绒玩具一类的东西,一块黑一块白的。

孙翔皱着眉咕哝:“什么东西啊……”

周泽楷坐在床尾,看了他一眼,说:“企鹅吧。”

“啊?”孙翔终于把玩具拽了出来,还真是一只圆球一样的企鹅玩偶,他疑惑道:“为什么送我企鹅?”

周泽楷说:“因为是轮回。”

“什么轮回?轮回的吉祥物是企鹅吗?”

“队服。”

孙翔抬眼看了看墙上的海报,恍然大悟,“队服像企鹅所以粉丝就送我企鹅吗?”

周泽楷点点头:“大家都有一个。”

孙翔嘴上说着:“我又不喜欢这种软绵绵的玩具……”却仍然用双手拎着企鹅玩偶的双鳍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他想起来周泽楷收到的快递,问:“你的是什么?”

“零食。”

“你们是不是经常收到粉丝寄来的快递啊?”

“嗯。”周泽楷把拆出来的pokey放在一边,见孙翔探头探脑地看着,拿起一盒递过去,“要吃吗?”

孙翔接过来,说:“谢了啊,我回我屋了。”

周泽楷没说话,孙翔站起来,左手拎着企鹅右手拿着零食,离开了房间。

 

常规赛的第三场,轮回客场对战霸图。轮回主力队和经理一起提前一天到了霸图,周泽楷和孙翔分到了酒店的同一间房。比赛前夜,孙翔躺在黑暗里瞪着天花板。周泽楷都快睡着了,孙翔突然问:“你睡着了吗?”

周泽楷徘徊在浅眠的边缘,挣扎着清醒过来,回答:“没有。”

孙翔问:“你紧不紧张?”

周泽楷翻了个身,面朝着孙翔的方向,睡眼描绘着孙翔模糊的轮廓。他小声说:“不紧张。”

孙翔兀自叹了口气,周泽楷说:“别担心。”

孙翔哼了一声,“我没担心。”

周泽楷在黑暗中微笑了一下,说:“那睡了。”

孙翔也翻了个身,面朝着周泽楷的方向,说:“晚安。”

周泽楷也说:“晚安。”

第二天的擂台赛,周泽楷终于有机会上场了。团队赛打得很激烈,孙翔早已习惯了周泽楷简短的指挥,发挥得很好。轮回赢得了比赛,赛后两队握手。孙翔上一次见韩文清还是在一年多前的全明星上,回忆不是特别美好,孙翔拿出气势抿着嘴,对韩文清伸出手。

韩文清握住他的手掌,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打得不错。”

孙翔紧抿的嘴唇忍不住挑了起来,又勉强地往下压,一本正经地跟后面的张新杰握手。

从赛场出来,轮回一行人纷纷脱掉队服,穿着各自的短袖T恤戴着鸭舌帽。轮回也来过青岛好多次,熟门熟路地绕去酒店附近的一家露天大排档吃宵夜。这家店人不多,东西却很好吃。有了之前的经验,他们点菜都点得很清淡。

店内在做活动,消费满两百送一瓶啤酒。方明华正要说“不用了”,孙翔说:“要一瓶吧。”

一桌人回头看他,他说:“我喝一口。”

方明华便说:“那大家分着喝吧,一人喝一点儿,庆祝一下。”

于是七个人分一瓶酒,一人喝了不到一杯。孙翔确实不会喝酒,一杯下肚,很快就觉得有些飘。周泽楷的酒除了刚才干杯的时候抿了一口就放在手边没动了。孙翔在他身边晃来晃去,然后用胸膛靠着桌沿,愣愣地盯着桌上的菜。

方明华说:“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

周泽楷点点头,拍了拍孙翔的肩膀,“回去吧。”

孙翔回头看了看周泽楷,对他咧开嘴笑起来,“好。”

他俩站起来,一起朝酒店走。夜深了,路上很安静,孙翔抬头看了看半空中雾里的霓虹灯,又侧过头看了看身边沉默的周泽楷。

孙翔问:“我今天打得怎么样?”

周泽楷说:“很好。”

孙翔冷不防地提起他俩都在回避的话题,“所以你才喜欢我吗?”

周泽楷停下脚步,正好站在树影里,孙翔也停下来,回头看周泽楷、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周泽楷说:“不是因为这个。”

孙翔说:“你到底为什么喜欢我?”

周泽楷没想到孙翔会这样直接,他心脏狂跳,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好听的答案,只好答出心中所想:“因为你是孙翔。”

孙翔没想到周泽楷会这样回答他,也愣住了。他俩就这样傻站着,直到一对小情侣勾肩搭背嘻嘻哈哈地路过他俩。孙翔仿佛惊醒似的,动了动,突然问:“我哪里好?”

周泽楷说:“哪里都好。”

孙翔脱口而出:“哪儿都好?我怎么没觉得你有这么喜欢我。”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开口,孙翔又嘀嘀咕咕地说:“我没被男的喜欢过,但是以前妹子跟我表白至少也会递情书送我巧克力,你这算什么……”

孙翔自顾自地说完,转身就往前走了。周泽楷刚才都快窒息了,现在脑子里什么思路都没有。他跟在孙翔后面朝前走了两步,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样确实什么都不算:唯一一句“我喜欢你”还是脑子不清醒的时候说的,事后也没对此进行任何有效的交流。

他追上孙翔,和他肩并肩地走着,然后侧过头去看孙翔。孙翔的脸很红,目视前方,大步朝前走。周泽楷在心里组织语言,结果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孙翔回到酒店就钻进浴室洗澡去了,周泽楷坐在床边盯着手指等他。孙翔洗好出来,看也不看周泽楷,钻进了被窝、背对着周泽楷在冷气中裹紧被子。

周泽楷叫了声:“孙翔。”

孙翔没答话,不一会儿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TBC

啊,我的两个小宝贝儿……

评论(32)
热度(314)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