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远远远远远远

全职杂食/主叶喻/周翔/互攻
不老歌
http://bulaoge.net/?sofarapart
简书
http://www.jianshu.com/users/bb7ef5e9fdcd/latest_articles
汤不热
http://sooooofar.tumblr.com/

【叶翔/周翔】人生大事(下)

这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修罗场

也不是你们想的那种ABO

随便写写随便写完,随便看看


叶修很怕孙翔这时候脑子短路指着自己来一句“是他是他就是他”,他自然地往前走了两步,自然地说:“哟,都在这儿杵着干什么?”

周泽楷跟他不熟,沉默地看着他,孙翔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完了,这话问得太熟稔了,叶修在心里扶额,面上面不改色地继续说:“被人拉着来的,抽根烟去。你俩抽吗?”

孙翔回头看了眼周泽楷,又转过头看向叶修,说:“抽啊。”他把手抽了出来,小声对周泽楷说:“你先回去。”

叶修径自朝前走,也没管孙翔又小声在后面跟周泽楷说了什么。孙翔从后面追上他,跟他一前一后从紧急出口出了场馆。叶修发了一根烟给孙翔,孙翔凑过来跟他一块儿点燃了。

叶修抽了两三口,谁也没说话。他斜眼看了看孙翔,后者正低头刷着手机,完全没有要交流一下的意思。叶修咳了一声,“你中招了?”

孙翔愣了一下,手指还在刷屏幕,“什么中招?中了韩文清的招?”他随口说完,反应过来,“哦,你说我怀孕了?对啊,上周才知道的。”

“多大了?”

“快两个月了,一直没反应,上周莫名其妙吐了几次才去医院查的。”

叶修也不懂这个,问:“查得出来谁是父亲吗?”

孙翔把目光从手机上抬起来,看了叶修一眼,“你想知道?”

叶修反问:“你就不想知道?”

孙翔两手一摊:“我无所谓。”

叶修哭笑不得,“这事儿不能这么随便吧……”

孙翔叉着腰,“我都想过了,上♂床是两厢情愿,套♂子你们戴着,真不小心怀了那也怪不到你们头上。”

叶修把烟头丢进垃圾箱,说:“那你现在怎么打算的?”

孙翔老实承认:“没想好。”

叶修一时半会儿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孙翔见他没话说了又低头去看手机,然后低声骂了句:“我操,这些人懂个屁。”

叶修扫了一眼,“骂谁呢?”

“嘉世粉,现在在论坛上掐我,怎么比霸图的还讨嫌?”

叶修不得不承认孙翔心眼太大了,或者根本就没有心眼,他拍了拍孙翔肩膀,说:“我进去了,有急事就打我们网吧电话。”

孙翔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继续气冲冲地刷着论坛,然后开了小号跟人掐架,掐一半又掉了马。他在外面站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把手机一锁塞进衣兜,拉开消防门钻了进去。

全明星快结束的时候周泽楷又给孙翔发了条消息,问他晚上去哪儿。孙翔跟嘉世的打了个招呼,就熟门熟路地打车去了周泽楷的公寓。

孙翔到了公寓楼下,习惯性地要去便利店买零食和安全套,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掏出手机开始搜孕期能不能有性♂生♂活,然后瘪着嘴把手机收起来,老老实实地进了电梯。

周泽楷把门给他打开,把孙翔让了进去。孙翔一边脱鞋一边说:“我刚查了,刚怀上的不能上♂床。上次那个游戏你打了吗?存档还是在之前的那个地方吧?”

周泽楷“嗯”了一声,问:“喝水吗?”

“有什么喝的?我想喝冰可乐。”

周泽楷想了会儿,“能喝吗?”

孙翔掏出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搜索,一边搜一边抱怨:“太麻烦了,找个时间去打掉算了。”

周泽楷看着他没说话,孙翔飞速浏览网页,念:“不能喝冰的,不能吃辣的,不能偏食……”孙翔看不下去了,“不能有性♂生♂活!先不说别人,我自己就要憋死。”

周泽楷给他接了杯常温的水递过来,问:“还有谁?”

孙翔看了他一眼,反问:“你问这个干嘛?”

孙翔蹲在游戏机跟前拿手柄,周泽楷贴在他后面伸手拿了另一个,胸膛罩着孙翔的后背,信息素铺天盖地罩下来。孙翔脸红了,皱着眉:“你倒是收敛点儿啊,都说了不能做。”

周泽楷腼腆地笑了笑,把手收回来,跟孙翔一块儿坐到沙发上。这是个双人作战的末日生存类游戏,孙翔抢了中年硬汉的角色玩,周泽楷只能捡了剩下的那个萝莉角色。孙翔打游戏很投入,恶狠狠地抓着张牙舞爪的僵尸猛揍,嘴里骂着:“老子干死你。”

周泽楷瞟了孙翔一眼,让萝莉在硬汉身后端着来福一枪爆头,血花溅满了视角,硬汉喘着粗气对萝莉说了声谢谢,孙翔却哼了一声。周泽楷小声说:“后面还有。”

他俩打到快半夜,孙翔开始打呵欠,周泽楷说:“不打了。”

孙翔也没坚持,把手柄递给周泽楷,看着他关机、收捡手柄。周泽楷收拾好转过身看见孙翔眼皮都架不住了,走过来推了推他,“去床上睡。”

孙翔听话地站了起来,跟在周泽楷身后进了卧室。他们谁也没说话,洗漱完毕刚躺下,只听周泽楷冷不丁问了一句:“是不是叶秋?”

孙翔愣了两秒,没反应过来,“叶秋怎么了?”

周泽楷没说话,孙翔又迷糊了一会儿,一拍脑门,“哦你说我是不是跟叶秋睡过?你还在纠结这个?是睡过,怎么了?”

“是他的吗?”

“不知道。你们怎么都对这个这么感兴趣?”

周泽楷又陷入了沉默,孙翔伸手宽慰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没事,不要担心,不会让你负责。”孙翔话锋一转,“说起叶秋,问你个事儿,你觉得我跟他谁更强?”

周泽楷一愣,侧过头茫然地孙翔,只听孙翔又说:“以前他还在嘉世的时候你们轮回跟嘉世打过吧,你觉得他怎么样?”

周泽楷跟不上孙翔的思路,只好就事论事:“很强。”

“比我呢?”

“比你强。”

“比你呢?”

“……”周泽楷想了一会儿,“比我强。”

孙翔不屑地哼了一声,“有那么厉害?”

周泽楷说:“他打了十年了。”

“所以呢?哦,你是说经验比我们丰富?”

“还有心态。”

孙翔抬起胳膊在半空中挥了挥,“他那老头心态,就算再长十岁我也变不成那种。”

周泽楷说:“对呀。”

孙翔侧过头竖着眉毛龇着虎牙,“啊?”

周泽楷被他的表情逗笑了,“本来就不一样呀。”

“哼。”

孙翔哼完就闭上眼睡了,周泽楷又在黑暗中看了他一会儿。他跟孙翔一直都认识,孙翔刚性别分化那会儿发了情,还找周泽楷问有没有什么好A推荐。周泽楷满鼻子都是孙翔的甜味,怪不好意思地澄清:“我就是A。”

孙翔便跟他上了床,此后一直保持联系。他俩年纪相仿兴趣相投住得还近,除了上床有空就一起打个游戏,互相都对这段关系很满意。直到孙翔意外怀孕,周泽楷是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Alpha,觉得这段关系和这件事情需要拿到桌面上来严肃认真地谈谈,谁知孙翔丢给他一句“不用你负责”。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办,躺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也睡了过去。

 

孙翔回了嘉世,没办法有性生活,也只能不跟叶修约了。孕期激素有点紊乱,孙翔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脾气越发古怪,有时候真想给自己两拳,手动流产。好歹捱到了春节放假,之前周泽楷问过一次孙翔要不要紧,孙翔让他别管。现在回了上海,孙翔预约了医院,第二天一早就去了O产科。

孙翔约的是人流,医生先带他做例行检查,凉凉的胶状物涂在孙翔还没显怀的小腹,医生从显示屏里给他指:“胎儿刚刚开始成形,现在做手术不算早,但也不晚。情况还不错,待会儿去查个血就做吧。”

孙翔没说话,沉默地看着显示屏上模糊的一团,想要分辨手脚都从哪儿长出来。他撅着嘴看了半天,医生也识趣地任他看着。半晌,孙翔说:“男孩儿女孩儿啊?”

医生说:“现在还不知道。”

孙翔自言自语:“这么小一坨,怎么长成个人的……”

那小小的胎儿好像自己转了个方向,大约是心理作用,孙翔也感觉到小腹深处的动静。他把搁在旁边的纸巾抽了两张出来擦干净自己的肚子,一边穿衣服一边说:“算了,不做了。”

“想好了吗?再晚就不能做了。”

“想好了。”孙翔穿好衣服,对医生说:“B超能给我一份吗?”

“可以,你先出去等着吧。”

孙翔坐在外面走廊上等着,盯着自己的拳头松开又握紧。拿了B超,他打车回了家。周泽楷知道他春节要回上海,晚上便来孙翔家里找他。之前的事儿都还没说清楚,周泽楷生怕一开门孙翔气若游丝地告诉自己孩子没了。

孙翔给周泽楷开了门,周泽楷低头看了看孙翔脚上毛绒绒的脱鞋。孙翔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讪笑一下,“保暖。”

他俩都吃过晚饭了,孙翔又准备拉着周泽楷打游戏,周泽楷按住孙翔的手,开门见山地问:“孩子呢?”

孙翔握着手柄正要开机,转头瞪了周泽楷一眼,“在肚子里呢,干嘛?”

周泽楷松了口气,“你要生?”

孙翔移开目光,“嗯,今天去做了个检查,有点舍不得。”

“谁来照顾你?”

孙翔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周泽楷,“什么谁来照顾我?”

“生孩子不简单。”

孙翔牙疼地咧了咧嘴,“我当然知道不简单。”见周泽楷静静地看着自己,孙翔又说:“我自己能行,你别瞎操心。”

周泽楷换了个角度:“叶秋怎么说?”

孙翔这才想起好久都没跟叶修联系了,回忆了半天叶修怎么说,最后犹犹豫豫地说:“好像是说让我有急事就找他?”孙翔摊手,“他就没瞎操心,你真是心态不好。”

周泽楷听完,这么好的脾气都想给孙翔一拳抡过去。他忍住了,又问:“生出来之后呢?”

“我养啊。”

“会有连结。”

“屁个连结,我跟你俩都没标记,连个屁。”

周泽楷耐着性子,“有血缘的。”

孙翔不耐烦了,“周泽楷你是不是有Alpha癌啊,扯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怀了就怀了我自己生,跟你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别跟我说性别本能,你一个Alpha,个子没我高嗓门没我大,更别说叶秋了。你思想进步点行不行?”

周泽楷听得一愣一愣的,说:“那你嘉世……”

“那是另外一码事,我尽力而为。”

周泽楷无话可说,孙翔也懒得跟他继续这个话题,气鼓鼓地把手柄抢回来,打开使命召唤开始突突突突。

 

然后孙翔还是当不好队长,他怀孕六个月时嘉世还是降级了。肚子还有点大,陶轩让他避一避,嘉世一群人围着他问到底是谁的孩子。孙翔脖子一梗:“你们烦不烦!我他妈有丝分裂的行了吧?”*

再后来打挑战赛,孙翔除了吃得有点多,大部分时候都生龙活虎面色红润,皮肤越来越好,最大的困难就是抱着肚子在深夜苦苦思索怎么打败叶修,但完全没有“叶秋我可能怀了你的种你居然这样对我”的想法。

第二个困难就是性欲问题。怀孕后期孙翔隔三差五就想做,无奈跟周泽楷隔得远,跟叶修又有时差。不过叶修还算随和,能做就做,有时候会摸着孙翔的肚子表情很奇异。孙翔问他摸什么,叶修说:“没什么,觉得你挺厉害的。”

孙翔拿鼻孔出气,然后又有点好奇地问:“你跟孩子之间有什么感觉吗?”

叶修摇头,“没感觉,估计不是我的了。”他看了眼孙翔,“不过到底是谁的你也不在乎,是吧?”

“当然不在乎,这孩子就是我孙翔的。周泽楷要是有你这觉悟就好了,我快烦死他了。”

孙翔每个月都去做检查,一个人坦然地坐在一堆幸福的AO之中等着叫号。十月的时候孙翔请了一周假去医院把孩子生了,是个女孩儿,跟孙翔一眼面色红润,哭得很大声。生孩子的事情孙翔就给周泽楷和叶修分别发了短信:“生了。”

叶修当天去了趟医院,站在暖房外看了一会儿,又倒回病房去看孙翔。孙翔正拿着PSP狂按O键数连击,叶修想了想,问:“感觉怎么样?”

孙翔头也不抬地回答:“还行,比我想的要轻松。”

“坐月子吗?”

“不坐,医生也说不用。”

“出院了住哪儿?”

“战队旁边找了个房子。”

“谁照顾小孩儿?”

孙翔拿看弱智的眼神看了看叶修,“请月嫂啊。”

叶修笑了起来,“哦,你都想好了。”

孙翔又把目光放在屏幕上,“那当然。”

叶修站起来拍了拍孙翔的肩膀,“成吧,我先走了,加油。”

孙翔正好打完一把,把PSP放下挥挥手,“拜拜,”叶修刚转过身他又补充了一句:“挑战赛我们会赢。”

叶修笑:“加油。”

叶修前脚走,周泽楷后脚来。周泽楷到病房看孙翔,坐在一边也不说话,看了一会儿孙翔噼里啪啦按PSP,然后又默默地绕去暖房看孩子。

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回来了,脚步都在发飘,手掌放在心口。

他小声喊:“孙翔。”

孙翔把目光从游戏机上抬起来,吓了一跳,“你什么表情?你喝酒了?”

周泽楷摇摇头,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就是我的。”

“什么是你的?”

“我的女儿。”

孙翔怀疑地看着他,“真能感觉到吗?”

周泽楷幸福又肯定地点点头。

孙翔警惕地说:“是你的也不归你,你别打什么歪主意。”

周泽楷看着孙翔,想了一会儿,“那我追你。”

“啊?”

“追到了就归我了。”

 

周泽楷狂追孙翔,结果竟然没费什么力气就追到了。然后他俩就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呀!


完。



*有丝分裂是 @真天老婆真可爱 昨天在(上)里的评论,实在是太可爱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那句话,我流ABO,我流CP观,我流孙翔。


评论(67)
热度(465)
©郝远远远远远远 | Powered by LOFTER